- N +

他的话(二)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他的话(二)


他自私,他任性,他心胸狭隘

他多愁,他多思,他细腻敏感

于许多人而言,他实在不适合做朋友

因为会带给自己诸多烦恼

可还是有那么几个,一只守在他的身边

从来都不曾离去

在他难过时给他关心

在他高兴时与他同乐

在他任性时选择包容

在他受伤时默然陪伴

他很幸运

他有他们

——他的话

从操场往回走的时候,遇到阿奕,她见到我身旁的两个女子,说了使我愕然的一句话。她说,姜斌东,你的身边,总是不缺女人。

犹如甲骨迷文,使我难知其意。却以灿笑回应她,亦在心中回应她,没错,姜斌东身边总是不缺女人,更准确一点说,从来都不缺异性朋友。

无关乎其它的,只是,相比那些淡漠疏离,薄情寡义,我留恋于那一丝温情。

2016年5月27日

你说其实她挺好的。

可你却不知道,我比她更好。

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床下清纯,床上淫荡……

唔,这其实不是我……

2016年6月1日

昨天上课,从上方落下一朵极尽美丽的大蒲公英种子,我一看便爱不释手,又想着正好落在我的面前,定是缘分使然,就在语文课上玩了起来。当蒲公英种子被吹到地上,我弯腰去捡拾时,恰巧被语文老师潘贵妃看到了,就用粉笔头掷我。说:“我看有的同学是释宠而骄了。”

引得同学大笑。

哎呦我的天,这个潘贵妃,再也不是昔日的潘答应了……

昨天的我们,盛开的花,那灿笑的模样,你还记得么。

你吵我闹,有了罪责一起扛,你哭我笑,就算受伤也不会投降。

那时的走廊,还有那操场,别人眼中的,痴傻模样。

哪怕如今,已天各一方,从前的时光,谁敢稍稍遗忘。

2016年6月2日

由于喜欢上课时用一只椅子腿转圈的缘故,今天被一同学提醒,才发现地板居然已经被我转出好几个坑来了。就有些害怕,还不会被发现吧。

2016年6月3日

学校草坪里新移栽的草和树都已经成活了,可我心中培植已久的花,却总是含苞不放。我还能等么,我还有多长时间呢?

明明距离不远,却像光年。所给我的期待,还能支撑我走多远。远在天边,忘了从前。

稍不留意,就渐行渐远了。

2016年6月4日

《他的话》其实是我的随笔了,每天有时会写一点,又或者会一点都不写。其实很多的,但是选的时候又删了很多,毕竟有一些,见不得人……我是说太过消极,而不是涉及黄赌毒……



返回列表
上一篇:大院里的月
下一篇:窗外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