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大院里的月

导读 : 雁  鸣一轮梦寐似的月,挂在我的前方。她似乎从远方奔跑而来,戛然停在这幽静的大院里。又似乎是从我的箫洞中悄悄逸出,为我寂寥的心域点上一盏小小的灯。静静的月,仿佛有些儿累了,斜斜地躺在摇动着那片竹影之上... [...]


大院里的月


  雁   鸣
  
  一轮梦寐似的月,挂在我的前方。她似乎从远方奔跑而来,戛然停在这幽静的大院里。又似乎是从我的箫洞中悄悄逸出,为我寂寥的心域点上一盏小小的灯。
  
  静静的月,仿佛有些儿累了,斜斜地躺在摇动着那片竹影之上。她也许是涉江而来,一路上还溅着水滴。也许来自山峪,身上还透着泥土气息和一些野花野草的清香。而此刻,她静若处子,离我那么近,只有咫尽之遥。窗前的我,像亲近美丽的女子,禁不住耳热心跳起来。我凝望着她,轻轻地吹响箫声。轻轻的,像婴儿的呼吸,生怕弄得太重,我疑心一只稍微响亮的音符都会把她惊跑。沐浴这朗朗的清辉,我不禁想到今夜那些街面上和楼房里忙忙碌碌的人,有谁像我一样离月这么近呢?
  
  古人诗云:江清月近人。可那毕竟要走出书斋,寻到船上或者岸边才会感觉得到。又不曾听说哪儿有像大院里这样的月,穿过重重的喧嚣来到你的身边,静静地依偎在你的窗前,脉脉含情地望着你,用她姣美的脸庞为你照亮这一片黑暗的空间,照亮一段午夜里心灵的孤旅。
  
  话说回来,“年年岁岁月相似”,再嘈杂再混沌的世界也会有月的圣殿,而我却是无意中闯进了这片“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的境界里的。
  
  从校园搬进大院,一晃便过去了十年。十年里,除了职业的异动以外,对我来说,再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依然是教书时那种个性那些爱好那些处世待人的态度,以至于最要好的朋友都抱怨起来,说我怎么一点活水都不会走呢。这年头,嘴得勤,腿得快,领导满意,群众高兴,哪个会像你这么不谙世事。然而,我依然故我。除了拼命完成好例行公事,依然抱着自己的个性、爱好和态度不放。下了班,便钻进大院偏僻的一隅,在许多人为名利得失荣辱升迁而忙碌的时候,静静地读书静静地读月。
  
  月亮总是陪伴寂寞的人!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我脑海里闪过征夫思妇、游子怀乡的吟唱。我想,只有这些寂寞的人,才能得到月亮的青睐。大院外,灯红酒绿,卡拉0K厅、舞厅茶餐厅座无虚席。而今夜,我却幸运地拥有月亮,拥有这位令千年的文化骚客仰慕不已的美丽女子。她陪伴着我,依偎着我,把我的房间镀上一层美丽的银光,把我的生活打上了一层舞厅和KTV包房所没有的亮色。我想,那些为名来为利往辛辛苦苦猥猥琐琐奔忙在“钱”途上的人,就在这时,他们错过了月色,错过了纯静的感觉,错过了诗意的夜晚。
  
  是谁倡议在这座大院的办公楼前辟上这块福地,杆杆修竹,丛丛绿树,一亭清风,满池荷香,且多了这澄清、柔嫩、洁白而温软的月亮。
  
  不知道今晚的月光下,有多少寂寞的人也如我一般,身居闹市与月亮默默对语。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返回列表
上一篇:玻璃房
下一篇:窗外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