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玻璃房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玻璃房


多年以后,手捧电脑窝在舒服的沙发里,沙发套是我喜欢的蓝色粗布格子,茶几上摆放着精致容器盛放的现磨咖啡,餐桌是我喜欢的怀旧色,地板是原木的,最最重要的:这是一所玻璃房子,阳光透过玻璃从四面八方照进来,温暖每一个秋意浓的清晨、午后……

此刻,办公桌前的电脑接收器又开始不合时宜地响起,打乱了我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幻想。最近被这“咚咚”的响声搞的要神经质了,只要听到哪里有“咚”的响声就会不自觉的伸出手去拿东西,还不忘作出带耳机的动作。自从单位开始使用电脑接收器,办公的时候就基本与这电脑粘在一起了,离开片刻都怕又漏接了电话,而这个电话还刚好是高层领导或者哪个无德暗访组打过来的。

这是一个三面都是玻璃的房子,确切地说这是一个三面都是玻璃的办公室。新办公楼还没竣工的时候,我和同事迫不及待的跑来看过,她说你就放心吧,这个玻璃房子铁定是你们的了。我一脸不屑:谁愿意在这样的透明环境中办公谁就是傻子。然而十一刚过,搬迁的通知就下来了,完全没有选择的余地,乖乖搬到玻璃办公室办公。底层公职人员最大的特点就是服从,没有原则的服从,因为一旦不服从,在领导眼里你就成了堕落份子,说不定哪天领导看你不爽了,你这铁饭碗也就保不住了。于是只能乖乖的搬迁。

现在在这玻璃办公室已经工作了快半年了,也慢慢适应了这透明。起初透过玻璃看到有人从大厅进来,总是要精神高八倍的正襟危坐,有时领导进来还不忘展现下关怀给你挥挥手,你只能微笑着挥手回敬。大概全天下的领导都很享受阅兵的快乐,当他们挥手致意“同志们辛苦了”的时候,内心的自豪绝对高过对基层公务人员的怜悯,而基层人员的那句“为人民服务”当然也只是说给领导听听而已。

透明带给人的压力是无形的,可是领导才不在意这些,他们以为底层人员的透明就代表他们的透明。于是这压力自然而然就落在底层人员身上。每天面带微笑、正襟危坐、寸步不离,标准的接待礼仪、标准的普通话。当然,养成这样的习惯也并非不是什么好事。

听说日本有一种解压方式,就是把领导的头像做成模型,放在一个封闭的房间,工作人员下班后可以对这个模型做任何的动作,不用担心领导来找你算账,也不用担心你的任何言行会激怒领导。我倒不想对领导表示什么不满,只想给我一个工具,我把这玻璃办公室的玻璃砸个粉碎。



返回列表
上一篇:暖光,能给距离光年的温暖
下一篇:窗外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