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暖光,能给距离光年的温暖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暖光,能给距离光年的温暖


虫鸣,繁星,夜静。

炉火里煮着水温热,门外的夜很黑,只余山脚下亮起一团暖色灯火。

狗吠声忽然惊起,怕是叔公家又有谁来访,酒声,豪饮伴笑入了酒。他也是时常一个人,一条狗,他有自己的简单快乐。忽然记起一日路过一老人家门前,见院景萧索,一人独自倚栏,房子已是破败塌了一半。想昔日她对她门前过往的那些人,破口大骂,但是她却愿意小孩到她家庭院里来,因为垂涎她家树梢上的柚子,对她是又惧又怕的,但她却很高兴地拿出许多柚子说让我们常来,并煮了鸡蛋与我们这几个破小孩。如今长大,她仍是一个人慢慢在孤寞中衰老,记不起从前的那个小孩已长高变了模样。想她多次想要自杀未遂,她是惧怕这寂寞漫长岁月荒芜,如一颗柚子渐风干瘪皱,没人去关心,最后是麻木,言语犀利在岁月中逐渐变钝,头发也渐渐花白,只有等待,相守孤寞。她孤独是寡淡的岁月,亲情早已变淡稀薄,只有她儿子每年称足一年的米粮,打发这仅剩的如水血缘

有些时候,同一种状态,有不同的人生意味。喜欢热闹的,邀几杯清酒,与人笑谈,或孤寞久了,扎不进俗世热闹,便极端地拒绝他人的好,不断的伤害,寂寞的口袋收得越紧,只有温暖与爱才能松开口袋。

水温热至沸,火有热度,水才能感受到他的心是热诚,毫不保留地接受,直至生命自由沸腾。

今夜仍是虫鸣,繁星,暖夜。寂寞在空中成为孤星,仍亮起暖色,我们都看到了,给一束光的温暖,光年距离的彼岸,看得到这光亮。



返回列表
上一篇:心若是会乔装
下一篇:窗外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