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北国听雪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北国听雪


早晨出门,落了一身的雪花。

今年的北方,温暖的不像话,没有很厚的雪,没有呼啸的风,甚至,都见不到结了冰的窗花。

我向来不是个开朗的姑娘,今日又没来由的烦躁,上班的路上,看着车窗外白茫茫的一片,思绪又飘回了几千个日夜之前的冬。

铺天盖地的大雪之后,是银装素裹的一片,远山和树,白云和蓝天,都淹没在了无边无际的银色里。踩着掩过脚面的雪,一步一滑的蹒跚,眼里眉梢净是抹不去的欢喜。

捧起一把在手心,入鼻的是满目清新的凉意,化在掌心,滋生出千丝万缕的想念。头顶是簌簌而下的希望,脚下是欢欢喜喜的怀抱,风吹过来,换了一年一岁的枯荣,苏醒的时光满是峥嵘。

很奇怪的,我怕冷,可我莫名的喜欢下雨,喜欢下雪,喜欢雨雪过后一片静谧的世界,喜欢倚在窗前看着焕然一新的万物。

而今的雪,落地已化成涌动的水流,再也听不到踩上去便吱吱吖吖的声音,随着车轮的滚动,沿着既定的轨迹,毫无意外的消失在一个个下水道入口处。唯有天空洋洋洒洒的碎片,还有远山隐隐约约的轮廓,告诉我,下雪了。

都说,念旧的人总是活的不快乐,热爱文字的人更是,而我,注定冷静到孤独,即使感性到不能碰触,笑点低,泪点更低,而欢喜忧伤依旧波澜不惊。字里行间,甚少有光风霁月的明媚,也不想期期艾艾,于是便婉转低吟。

我想,我该是生于春去秋来皆不明显的江南小镇的,梦里有千百次的游回,在缓慢曲折的小河桥头眺望,在芳草萋萋的田野间奔跑,在细雨婆娑的小巷撑一柄折伞。

可我身上,既没有北方姑娘的潇洒爽朗,亦缺乏水乡女子的温婉灵动。

最爱大雪纷飞的夜晚和阳光明媚的清晨,耀眼的光芒下,闪烁着的皑皑白雪,偶尔传来声声鸟鸣,飞速掠过的微小身影,胜过这世间绝大多数美景。北国的风韵,一览大半。

常常想,和心爱的人一起堆个小小的雪人,轻轻拭去发间沾染的雪花,不经意间触在指尖的温度,融化了嘴角上扬的弧度,倒映着余生漫长的岁月,日子忽然就春暖花开了,那场景,定足够日日夜夜回味咀嚼。

此后的每一场雪,都像足了记忆中永不凋零的那个午后。



返回列表
上一篇:我对你有多少敬意,是由你给我几份尊重决定的
下一篇:窗外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