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玉米花

导读 : 记得上世纪70年代的冬天特别冷。 入冬前,鹤眼岭村小学一至五年级各班空荡荡的门窗上都装上了一层透明的塑料薄膜。但是,在寒流未来之前,五(1)班的各个窗户上那层薄膜就被我们这些捣蛋鬼用手指、小刀捅得千疮百孔了。寒... [...]


玉米花


记得上世纪70年代的冬天特别冷。 

  入冬前,鹤眼岭村小学一至五年级各班空荡荡的门窗上都装上了一层透明的塑料薄膜。但是,在寒流未来之前,五(1)班的各个窗户上那层薄膜就被我们这些捣蛋鬼用手指、小刀捅得千疮百孔了。寒流到来的时候,我们开始后悔当初的调皮:这么冷的天怎么上课呀! 

  冬季在延伸,寒流更加肆无忌惮地从那些破洞钻进教室,袭击着我们稚嫩的脸和手。这天,第一节课上了不到10分钟,同学们冷得受不住,有人开始跺脚,有人不停地打哈欠,教室里顿时乱成了一锅粥。班主任刘爱芹老师停止了讲课,搓了搓手,自言自语地说:“嗯,得想先办法。”沉默一会儿,她说:“同学们,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大家现在讨论防寒的事,看谁的办法好。”如冰窖的教室里活跃起来了,同学们纷纷出主意,有同学建议用木炭火防寒,刘老师立即赞成。因为木炭在我们山区十分普及,是农家过冬的必备物资。最后,刘老师说:“为了节约,我建议每张课桌之间生一盆木炭火,当然,这要你们同学之间互相合作,大家同意吗?”“同意。”我们已经等不及了,都在想象着烤着火上课的情景。当下,我和同桌岳妞丽商量好了,明天我带火盆、木柴,她带木炭,6点30分准时赶到学校生火。 

  第二天的教室里暖融融的,25盆木炭火驱赶了寒流,我们听课似乎比以往更加专注了。 

  第三天上课,我发现前桌的岳占强在偷偷地爆玉米花。我就无心听讲了,盯住他的每一个动作,看他将玉米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塞进口里,我的口水都淌下来了。下课了,我又发现许多男生都带来了玉米,他们把玉米埋进木炭灰里,等一二分钟,玉米受热膨胀后纷纷跳出来,变成一颗颗玉米花。学到经验的我放学回家就往衣袋里装了一大把玉米,准备明天派上用场。 

  次日早上第一节课是刘老师的数学课。我听了一会儿,手便伸进衣袋,摸出几粒玉米,瞅准刘老师写字的机会,用铅笔头在炭火边挖个小坑,然后迅速把几粒玉米丢进去。同桌岳妞丽看见了,朝我直摇头。我才不理睬这个黄毛丫头哩,我等待着那激动人心的时刻到来。 

  “嘭”的一声,一粒玉米跳出了炭灰,紧接着又是“嘭”、“嘭”几声,几粒玉米挨个跳了出来,变成一颗颗白生生的玉米花。我兴奋极了,捡起几颗玉米花,吹吹灰,得意地塞进口里。就在我忘乎所以的时候,一抬头,突然发现很多同学都在看着我,我慌了。这时,岳妞丽轻轻地碰了碰我的胳臂,小声说:“刘老师在你身后呢。”我吓得张大嘴巴,一颗玉米花也掉了出来。我扭头看刘老师,见她正咬着下唇看着我,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哇地吐出嘴里还未来得及咽下去的玉米花,顿时,全班同学都被我的滑稽表演逗乐了。 

  “你们不要笑,今天在课堂上搞这种小动作的还有不少同学,我这里就不点名了。我现在宣布,凡是口袋里装有玉米的同学,请你们自觉拿出来,放在我的讲桌上。”刘老师说完,快步走上讲台,目光严厉地注视着教室里每一张脸。 

  我第一个走上讲台,掏出衣袋里的玉米放在讲台上。紧接着,班上的男生除了班长以外都站起来,排队走上讲台,交出他们口袋里的玉米。 

  刘爱芹老师咬紧下唇,呆立在讲台上。我们低下脑袋,不敢看她,教室里静得掉根绣花针也能听见。我们眼见刘老师快步走出教室,不一会,她拿着一个塑料袋进来,把桌上那足有四五斤的玉米装好,用细绳扎紧,挂在黑板的右上角。刘老师严肃地说:“我想看看,今后我还能收到多少袋玉米”。 

  那以后,再也没有同学在课堂上爆玉米花了。 

  冬天过去了,刘老师从墙上摘下了那袋玉米。那天,她还从家里带来一大袋玉米花,每个同学都分到了一把。我们吃着玉米花,心里甜滋滋的。

请点击更多的散文精选欣赏



返回列表
上一篇:秋思
下一篇:星月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