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无题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无题


记忆的宴席也许只是个缺口,痴想一下,也许我们并不是在长大,而是在成熟,当跨入青春期的那一刻,我们做到的只有羞涩,那羞涩之后呢?我们是否想到过些什么?

呵,有时觉得,单单纯纯多好,但一切都只成了泡影。

有些人,合了分,分后又合,最后呢,过眼云烟,就像是过家家,没有始末……也许真应了那句话,有时候,靠的住的依旧是老朋友……

闲过,听听JAY的“蜗牛”,要一步步往上爬,到最高点后衔着叶片往前飞,因为我们可以不完美,但我们可以努力,我们可以不永恒,但我们可以真诚!



返回列表
上一篇:胡适的三个主义
下一篇:月夜放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