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你的所受都将变成你的所得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你的所受都将变成你的所得


编辑荐:相信梦想是价值的源泉,相信眼光决定未来的一切,相信成功的信念比成功本身更重要,相信人生有挫折没有失败,相信生命的质量来自决不妥协的信念。

因为不愿在家中荒废一个暑假,所以在即将进入暑假的时候我面试了一个暑假教育机构的教师职位。原以为这是一家在室内专职授课的职位,却没想到这个教育机构的体制是不一样的。

这个教育机构有很多教学分点,这些教学分点遍布广西各个城市,总部是在安徽。面试之前我跟面试官聊过一下自己的实习经历,给对方发了我的简历,这样的结果是对方直接跟我说:面试的时候你直接面试分点的第一负责人吧。

分点的第一负责人是校长,第二负责人是副校长,其余的都是教师。一个点总共只有八个人。

起初我并不知道,在负责人的专属培训课上甚至没有人告诉我们同一个教学点都有哪些人。而那所谓的专属培训课也不在我所在的城市,所以这就意味着我得一个人跑到其它城市去上那么一两节课,来回坐的是火车,时间长的得在那个城市过夜。

家人不理解,说好好的家不待你跑出去干什么?你面试的那个教育机构可信吗?去其它城市培训?跟谁去?有人跟你一起去吗?就你一个人?你可当心别被骗了!

虽然家人不理解,但是培训前一天我还是一个人背着背包踏上了前往那座城市的火车。

***

对于那个教育机构,从一开始面试的时候,上级负责人的各种通知就从未停下来过,他们会给你一个名单,要你给名单上的人一一打电话询问其愿不愿意跟你在同一个教学点授课,要统计出你所在教学点目前拥有的教师人数及每个人所能教的年级和科目,要跟教学点所在地的人员联系问清楚教学点的情况,还要写好各种策划书。

要知道,那个教育机构的面试都开展在省内各大高校,面试者全是在校大学生,这就意味着,我的同事全是没什么社会经验的人。

***

暑假到来的前两天,我一个人就拖着我的行李箱奔赴了我被分配到的教学点所在的某座陌生城市。

在下点之前,我还天真地以为我的工作只是到点管理教师团队和学生。却没想到,所有的事情都得自己亲力亲为。

经历过这个暑假我才知道,有不少的教育机构所组织的培训班都是租用的当地幼儿园教室。我面试的那个教育机构分点所在地就是这样。

在陌生的城市组织假期培训班是有风险的,因为你是外来者,你人生地不熟,所以你会遭受很多人的质疑甚至是带有恶意的言语打击。我们就在这样的打击中咬牙坚持。

你能相信吗,到最后我所在的教学点总共只剩下了五个人,我们五个人将那座城市每一个角落都贴上了我们辅导班的宣传海报,我们顶着烈日进行家家户户走访并把辅导班的报纸洒满了大街小巷,我们自己动手做了一个展架钉上了辅导班的大喷绘海报,我们甚至把辅导班信息登上了当地的热销报纸……有竞争对手通过电话问我是如何把宣传工作做到遍布每一个角落的,我回答他,因为我们人手足够,我们人心齐,只要有心,什么都能做到。

实际上,我们只有五个人,五个女生。

我们进行了半个月的招生工作,把自己的皮肤都晒成了炭色,我们每天都在接收外人质疑的目光。辛苦到最后,我们所招到的学生数量却不多。

在招生期结束当天,我报上自己不佳的成绩,问上级:学生人数这么少,能开课吗?

上级答:当然开。

于是找教学点所在地的幼儿园园长谈签合同的事情,却不料园长翻了脸。园长见我们能顺利开课能租用她的场地表示很开心,开心的结果是把之前谈好的租金翻涨到两倍,还放话,我从来说的只是这个价。

其实在正式开课之前,我跟幼儿园园长谈过租金的事情,也只是口头谈,没有签合同,因为一旦签了纸上合同,那就得付所有租金。可是我们却不敢保证能开课,所以只能是口头协议。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翻脸比翻书还要快的人,年近花甲的妇人似乎掉进了钱眼里,看到的只有钱。

好不容易协商低了一些让上级同意出了租金步入了教学阶段,问题却一点都没有少。

因为每天都会听到同伴们问:明天上什么内容?怎么讲?怎么备课……等种种问题。可我没那么多时间来回答她们的问题,因为我得给学生们分班,排课表,给年轻教师们排工作表,得应付上级抛出的种种问题和压力,得跟幼儿园行政人员们周旋,应付她们的没事找事,还得跟依旧对我们心存怀疑的家长们打交道。

***

我一直觉得,我所组织的不是暑假辅导班,而是疑难杂症解决班。

在这里,招生期间遇到了一个将我的电话号码抄在小纸条上紧握在手的老爷爷,他顶着烈日骑着老旧的电单车一路找到我们的报名咨询点。电单车前边的小筐里放着几本初中阶段的书,他说那是他孙子的书,他说他孙子这学期从其他地方转学过来,担心孙子跟不上新学校新班级的学习进度,担心课本对不上,所以想在这个暑假给孙子补补课。

他孙子的名字很特别,叫韦一。

我们收了一个年仅四岁的小同学,为此差点和幼儿园的行政人员打起来——原因是副园长说我们抢了幼儿园的生意。然而那个似乎有着多动症的小同学却闹闹腾腾地从不让老师省心。

认识了人小鬼大的琪琪同学,会跟我聊明星八卦,聊自己从小到大遇到的各种奇葩事情,也会抱着我说我就像她的家人一样。

遇到了一个被他妈妈担心患有轻微自闭症的男孩子,不论什么时候什么事情从来都是老师问一句他才回答一句,他几乎从不会主动开口说话,但是只要仔细听就会发现,他有着很干净好听的声音。

还有那个会每天不厌其烦地跟我打招呼说“老师好”的小胖子,有着一上课就犯困,一下课就趴桌的厌学毛病。

遇到完全没有学习态度的两姐弟,疯起来能把老师给气得半死。

……

其实,这段期间最珍贵的,是这段前所未有的经历。

从招生期间所遇的种种不如意,到教学期间遇到的各种难题,从眼睁睁看着身边并肩作战的同事挥手离开,到后来跟所剩无几的教师团队紧密相连,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

留下的,都弥足珍贵。

一直以来,我最害怕的从来就不是未知的困难,而是在困难来临时,身边没有并肩作战的战友。所幸,这条不寻常的路终是有人陪我一起走。

其实我是一个会对生活琐事感到深恶痛绝的人,可这段时间做的最多的就是琐碎的小事。有时候,真的很佩服自己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忍耐力,居然能撑下来。或许,是因为被现实打击过后仅剩的责任感,或许,是学生们微笑着说的那一句“老师好”,又或许,仅仅是因为在刚步入教学期时无意说过一句“存在感越来越低”的下一秒,同事脱口而出的那一句“我们没你不行”的感动。

一个半月的时间,说真的,其实很短,短到才刚刚开始,似乎就要结束了。后来面对学生们提出的“老师,你下个夏天还会再来吗”的问题,我只能以微笑来答复。

谁知道自己的将来会在哪里,谁知道明年的自己又会踏上一段什么样的旅程?

***

之所以会想到写这片文章是因为最近我接到一个来自那座城市的陌生电话,对方是一个态度温和的母亲。她开口就问是莫老师吗?我愣了愣说是的,她说我是听人介绍才找到你的,听说你的辅导班会辅导作文是吗?我说是的,不过我们辅导班已经结束了。她说假期还会再来吗?我说,我建议您还是找一找其他的辅导班……她沉默了一下,说,这样啊……谢谢你了……

这样性质的电话其实接的不少,就像前一段时间有一位低年级学生的妈妈在把孩子从学校接回家之后还是会出于惯性地打电话给我报平安。

就像,那个内向孩子的母亲偶尔会给我打电话告诉我那孩子的境况和在教育孩子上所遇到的烦恼,偶尔的天气变换她也会给我发微信告诉我多穿衣服,俨然成为了我的家人。

距离辅导班结束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我不知道现在会不会有学生会记得我这个半吊子老师,我只知道自己还是挺感谢这个暑假的。

我曾有一伙友爱的教师团队,也曾有一帮可爱的学生们,更结识了一群热情的家长们。 那样不平凡的经历,是怎么也不会忘记的故事。

我很感激这个暑假,感激自己当初做出的面试决定,感激自己的勇敢,感激自己的坚持,感激这一份难得的经历与感悟,感激所有的套路与压力。

我很珍惜自己所受的苦难,因为所有我受过的苦难如今都变成了雨露,滋润我成长,变成了我的所得。

看完这篇文章,听我说完我这个暑假经历的你,不论你一直是顺风顺水还是经历过大风大雨,我都希望你能珍惜自己的经历,相信你的所受都会变成美丽的花,芬芳你未来的路。



返回列表
上一篇:相逢不语是懂得
下一篇:月夜放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