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青涩暗恋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青涩暗恋


她——方依依,不漂亮,也不开朗,但她学习成绩优异,待人谦和,老师、同学都很尊重她,请原谅我用了“尊重”这个词,那是因为她的确不是讨人喜欢的长相和性格。

她不曾想到有一天班里的那个又帅学习又好的男生竟然会过来找她问题,帅是真的,学习虽然没她好,但是也是前几名。她其实是自认为很笨的,作为一个笨笨的女生,她常常羡慕那些边玩还能边学习的男生。男生来找她的时候,很自然地称呼她为依姐,他就站在她的座位旁的过道里,因为要给其他同学让路,他其实靠她很近,那是她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个男生,好像也是第一次和他讲话诶。

“依姐,给我讲一下这个题吧”

她感受到他热切的充满朝气的目光,却不好意思也没有勇气回应,只是认真的听着他问问题,那是很简单的一道英语语法题。

“这个是虚拟语气,if引导的,要求主句用将来时,从句用现在时嘛”。

她英语好是全年级出了名的,这点上她通常能找回自信,所以自信是建立在实力基础上的。她很认真的给他讲了那道题,自此以后,他会时常来问她问题,大部分是英语题,偶尔也会有其他的。

慢慢地,她开始期待他来问题,假如哪天他没来问题,她会一整天都心不在焉,感觉浑身不自在,不由自主的会扭过头去看看他在干嘛,而他于这一切从未察觉,除了问问题,偶尔碰面,他也会主动地跟她打招呼,而她却故作冷漠,掩饰着内心的欢喜,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掩饰。

高二结束就是高三了,她很清楚自己喜欢上了这个男生,而自己与之根本无法相配,她不会说也不能说,只盼望每天见个面,说个话就足够了。

高三那年,他却很少来找她问题了,因为他喜欢上了她的同桌,那是她始料未及的,可她能说什么呢,只是默默地承受着,学习成绩开始力不从心,郁闷的心情无从发泄,她开始变得忧郁、敏感、歇斯底里,每天看见他跟同桌嬉戏打闹,她的心都好痛……

然而他的成绩却直升不降,直到超过她,高考的时候,她没有出乎自己的意料,刚过一本线,而他上了军校,她选择去了遥远的边疆,渴望一片心灵的净土。

她从未表白,而他也从未探寻,或许已然感知假装不闻。没有道别的离开,却只会让对方的存在变得愈加深刻-----挥之不去的高中的记忆。

直到有一天,依依回到高中,去祭奠她在这曾经逝去的青春。漫步在丝丝细雨中,依依回想起在这个青葱校园里的点滴,有自豪,有喜悦,有懊悔,有冲动,有刻苦,也有懒惰……她慢慢走到当年那个属于她的教室,她以为在寒假,教室应该是没有人的,不曾想却看到教室里坐着一个身着蓝色风衣的男子,那男子坐在第一排位子上,好像在沉思些什么。依依轻轻地推开门,走进去,那个男子听见推门声,不由自主地抬头望向门边,顿时,两人都有些呆了,依依认出来那是一直住在她心灵深处的男生,只是他现在的形象布满了沧桑。而那个男生,我一直没讲他的名字,他其实叫萧岱。萧岱看着眼前这个亭亭玉立的女孩,漂亮的一头披肩长发,全框的黑边眼镜中闪烁着大眼睛的光亮,是方依依吗,真是不敢认啊。

“依姐,是你吗”

熟悉的问候,方依依略显激动,“萧岱?你怎么会在这?”说着方依依走向他,在跟他隔一个过道的座位上相对而坐,她望着他,他不再有当年的稚嫩,好像是接受了岁月的洗礼,散发着一股成熟男人的味道。

“我,我是路过想来这看看,好多年没回来这了,你呢,我都好些年没见你了,高中毕业以后就再没联系了,班里聚会你也从未参加过,想不到今天会在这碰到你啊”萧岱的言语中也稍微有些兴奋和激动,他也从未想到当年那个其貌不扬的依姐会出落得如此美丽迷人。

“嗯嗯,还好吧,你现在怎么样呢,在这工作吗”

“嗯,军校毕业后,我申请调到家这边,好照顾父母。你呢”

“我啊,没正式工作,偶尔写写东西,算是自由撰稿人吧”

“奥,那你都住在家里吗,那个你……”萧岱想继续发问,似乎欲言又止。

依依猜出了他的语意,“你应该结婚了吧,孩子都上学了吧呵呵,我大学同学好多都结婚生子了”

“我,我还没有,我妈前一阵才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你呢”

“奥不是吧,你这么帅,还用得着介绍对象吗,我嘛,一直一个人独来独往,习惯了,我应该算不婚族一类吧呵呵”依依听到他没结婚,心里竟然感到一丝莫名的喜悦,她不敢往下想,她之所以独身这么多年也不单是因为心中一直有个他,还因为的确是没有遇到她想一辈子相守的人。

“时间不早了,看门的大叔该赶我们走了,我们出去,我请你喝咖啡吧”萧岱站起身来,邀请依依。

“奥,是的,该走了”说着,两人一起走出教室,不曾想雨下得有些大,萧岱看依依没带伞,便主动和依依撑一把伞,依依很自然地接受了,心里充满着感动,因为这是她幻想过的场景啊,她以为这一辈子都是幻想。萧岱用余光注视着依依的轮廓,他第一次发现原来她那么好看,以前的她的样子也在他脑海里清晰的浮现,那时候他只是敬重着她,时常向她请教问题。而这一刻他的心里却泛起很久没有的涟漪,这对那个相亲对象是没有过的。

两人走出校园,萧岱刚要开口邀请依依一起喝咖啡,依依抢先一步道“不好意思啊萧岱,我一会约了发小,要陪她一起看孩子呢,今天她老公出差了”。说着依依走出萧岱的雨伞,就要往另外一个方向离开,萧岱忙抢前一步,替依依撑着伞;

“改天再喝吧”,依依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渴望着能留下来,她想他应该会要她的联系方式吧。她焦急而紧张地等着他开口,他却只是落寞地说了句“好吧,那下次吧,不过你拿着伞吧,我很快就到家了”。

“不用了,我家也很近的,那就这样吧,再见”说完,依依冲出雨伞,急急地往前走去,心里的期待化作对他的失望和对自己的怨怼,不争气的泪水竟然要夺眶而出,她径直地快步走,头也不回,这么多年过去,心里的那份自卑依然固在,那份高傲依然固执。

“方依依,方依依……”她听见萧岱在后面喊她,却倔强的头也不回。

萧岱几个大步跑过来,“干脆,我先送你回家,我再回家,这不就两全其美了嘛呵呵”说着并道和依依一起走着,为依依打着伞,依依嘴上仍硬说不用,心里却已欢喜起来。

一路上,两人聊着班里同学的近况,偶尔回忆起一些搞笑的事情,便一起大笑起来。依依觉得又仿佛回到了那个晚自习两人一起回家的场景,虽然家不在一个地方,但是从校门口到十字路口的那段路是可以一起走的,那时依依总是绕着学校兜个圈子才走回家,虽然经常回家晚被骂,心里总是开心的。

很快到了依依的家门口,依依谢谢萧岱送她回来,又一次期待他会要她的联系方式,而他又一次让她失望。

“不用谢的,时间不早了,那我赶紧回去了,拜拜”萧岱默默地离开,一次又一次欲言又止,他心中暗骂自己窝囊,连个电话号码都不敢要,自己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畏畏缩缩了。

依依失望地刚要把门关上,却看到萧岱又跑了回来,来不及反应就听见萧岱喘着大气,小心翼翼地问道,“依依,我刚忘了问你要联系方式了呵呵”萧岱故作镇定,却不知道依依盼这句话盼了好久。依依极力掩饰内心的激动,“15022785780,你记到手机上吧,你把手机给我,我帮你吧”,萧岱用没撑伞的那只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给依依,依依接过手机,按开锁屏键,看到屏幕上他和一个女生的合影,瞬间心情降到冰点,她木然的操作着键盘,心里在想着自己怎么这么不要脸。存完,她递给萧岱,萧岱接过来,忽然注意到手机屏幕的壁纸不知什么时候被换成那个相亲对象的了,他很生气,在这一刻却来不及生气了,他忙向依依解释道,“这个就是我妈给我介绍的对象,这应该她趁我不在的时候换的”,他解释完,见依依没什么反应,很尴尬地愣在那。依依故意装傻,气一直未消,心想给我解释什么呀。依依没说什么,跟萧岱道了别,回到家里,心情难以平复。晚上要去发小家的事情都懒得动弹了。

在那以后的两个星期里,萧岱都没有联系依依,依依一直焦急的等待着,时常想是不是人家都要结婚了,他那个相亲对象长得那么好看,都做手机壁纸了,肯定是要结婚的节奏了。想到这,心都揪得生疼。

依依以为上天对她那么好,让她持续了那么久的暗恋得以柳暗花明,开花结果。可是这些天的无声无息让她的心里天天慌乱不已,她自然不知道这几天对于萧岱来说也不好过。萧岱的母亲逼着他去见李好,也就是那个跟他相亲的女孩。女孩毕业于本土的师范大学,在市里高中教学,端庄大方,看上去就是个听话乖巧的女孩,她第一次见萧岱就对他一见钟情,私下里她主动约了萧岱几次,萧岱却总是各种理由拒绝,她就只好主动送上门。

这天,李好没打招呼就来到萧岱家,她敲了几下门,没人应,就打了一下萧岱的电话,电话没人接,又使劲敲了几下门,门终于开了,开门的是一个30岁上下的温婉女子,李好按捺住心里的强烈不安,小心试探地说“你好,我是萧岱的朋友,他在家吗”

“他啊,不在啊,出差去上海啦,得过几天才能回来,你找他有事吗”

“没事,他回来我再找他吧,请问,您是”

“呵呵,我是她堂姐,他这天不在家,我过来陪伯母玩玩,刚跟伯母看电视,没听见敲门,你不会是萧岱的女朋友吧呵呵,要不要进来坐啊”

李好听到这,心里松了一口气,她礼貌地写过堂姐的邀请,然后就离开了。刚放下的心又紧张失落起来,他去出差都不跟我讲一声,完全当我不存在嘛……

G市的火车站,只见人群中一个帅气的男生拖着行李箱,高高兴兴地往前走着,他心想,这几天故意没理她,她应该不会生气吧,嘻嘻,给她个惊喜。

萧岱很快地到了依依的家门口,他见门是锁着的,刚要打个电话,却看见依依和一个年轻男子并肩从远处走过来,他忙躲到一边,只见二人有说有笑,活像一对热聊的情侣。虽然没有牵手,萧岱看得出来,依依和男孩的关系不一般,方才如火的热情顿时减了一半。萧岱望着他们走进依依的家里,把门关上,心里七上八下,他心里乱七八糟地浮想联翩,依依那么优秀,会喜欢我吗,虽然高中时,有人说,依依暗恋过我,也不知道真的假的。现在的我突然就喜欢上她,会不会太奇怪了,只因为她变漂亮了吗……

从那以后,两人都没有互相联系,彼此都有了太多的揣测和不自信,爱情的种子来不及发芽就要死在土壤里。

依依最近一直呆在家里,前男友还是时不时来烦她,依依知道那不是自己想要的男人模样:懦弱、无知、不解风情。萧岱在她的心里存在着,那么久,是青春岁月里纹在她心里最深刻的记忆,回忆起来是甜蜜的、苦涩的、隐秘的、期待的,依依以为老天爷要帮她实现这个不可能实现的梦,想不到只是个无聊的玩笑。萧岱没联系过我,他怎么可能喜欢我这种不讨人喜欢的女孩,那么自卑,那么没有魅力……依依满心的自我菲薄,在萧岱面前,她一直都是自卑的,一直。

终于,有一天,依依从同学的耳朵里听到了萧岱要订婚的消息,那一刻,依依失了魂魄,深深现在那份极度的失落里,不想再出来。她知道以后再不会有机会了,只恨自己没有勇气,恨自己没有那么优秀……

晚上,高中同学小方约依依一起唱歌,说是还有一帮子高中同学,依依什么也没听进去,只想转移自己的思绪不在沉浸在那份巨大的失落里。进到ktv的包厢里,依依还是愣了,萧岱就坐在她的正对面,看着她推开门进来,向她报以轻松的微笑,而依依差点就要掉头离开,犹豫了一下,眼光从萧岱身上迅速离开,然后坐在了离萧岱最远的位置。萧岱的未婚妻是否在这,依依刻意没去观察,也不确定她是否坐在他身旁。依依抬起头,看着杜晓在深情地唱着陈奕迅的爱情转移,那是她喜欢的一首歌,她听得全神贯注,并没感觉到萧岱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她的身边,歌曲快要结束,萧岱不好意思的试探着问“宁姐”,

“啊,你啥时候过来的”依依扭头看到萧岱坐在她身旁,离她那么近,她的心忽然揪得好紧,紧张、害怕、讨厌……

依依还没来得及再开口说话,就听见老班长邓锐拿着麦克风起哄,“下面这首情歌,要一男一女对唱,咱们班还没结婚的那两个,就你俩了,方依依、萧岱快来”

依依、萧岱、依依、萧岱……大家疯狂的喊着,依依使劲憋着心里的难过,她真想啥都不管,一下子就跑出这个喧闹的房间,萧岱则淡定地邀请依依一起,依依尽量掩饰脸上难看的表情,勉强答应着,和萧岱一起走到前面,只是一直木然地盯着屏幕,歌曲前奏结束了,依依还没回过神来,只听见耳边慢慢想起萧岱漂亮的嗓音,依依似乎感受到投到自己身上的目光,她知道大家都在看自己,深深地呼吸一下,依依亮出自己的嗓子,那是第一次在萧岱面前唱歌,也是第一次跟萧岱合唱。下面响起热烈的掌声,依依并没有因为这些而感到一丝高兴,歌越唱心里越难过,快要唱完的时候,依依终于忍不住,放下麦克风,一个人冲出去,萧岱愣了一下,追了出去,依依蹲在马路边,风吹散了她的黑发,眼泪在脸上恣意地流淌,萧岱追出来,看到依依,他不知道为什么依依会哭,他默默地走到依依身后,轻轻地问道“依依,你怎么了”,依依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痛苦像打碎的酒杯,不可收拾,心里的苦比中药还要苦上万万倍。依依哽咽的嗓子已经没法发出声音,虽然她想从容地回答一句没什么。外面的风有些大,萧岱试图拉依依的胳膊,把她从地上拉起来,但依依并没有配合的意思,萧岱有些无奈,不知道怎么办,脱下西服外套,披在依依的背上,“依依,你要是不想在这待,我送你回去吧”。说着,转身回去拿依依的包,之间杜晓他们都出来了,萧岱拦住他们,示意让他们别过去了。小方从人群中出来,把依依的包递给萧岱,“那你把她送回去吧”

“恩恩,交给我了,你们都回去吧”

“依依还是喜欢你的,你要把握机会啊”小方把萧岱拉到一旁,悄悄地叮嘱萧岱,萧岱心里咯噔一下。

依依慢慢地不再啜泣,只是脸上的泪还在狂欢,萧岱再次走过来,这次依依配合萧岱站起来,萧岱搀着依依,去路边拦了一辆的士,车上,依依一直低着头,不说话,萧岱也不敢吭声。快到依依家门口,依依突然开口说“我不想回家”,“啊,不要回家吗?”萧岱再次确认,之间依依低着头,重重地点了好几下。

“师傅,麻烦你到前面的广场听一下”

广场上,零星的人,跳完广场舞的大妈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洗洗睡觉,萧岱扶着依依到一个长椅上坐下,萧岱坐在依依旁边,不敢离得太远,她怕依依有事。依依缓了一会,淡淡地开了口,

“听说你要订婚了是吗,恭喜你”说话的时候,依依依然低着头,声音低沉地听着让人难受。

“啥,订婚,我?没有啊,你听谁说的?”萧岱看着依依,感到甚是惊讶。

“难道没有吗,京京告诉我的啊,说是你下周就要订婚”依依终于抬头看向萧岱,泪痕还在,心里还不敢一下子由悲转喜。

“啊哈,那个家伙,一定是听错了,我跟他说的是我的战友啦”萧岱讪讪地笑了一下,突然意识到难道依依哭是因为听到他要订婚的消息吗,心里又疑惑又期待。

“啊,死京京,害死我了”依依忽然破涕为笑,为自己今晚的失态感到非常不好意思,突然意识到心思好像被暴露,脸顿时红得火辣辣,她别过头去,故意不看萧岱。

萧岱这时再搞不清楚就是大傻子了,他一直悬着的心也放下来,心里只是喜悦无限,那种已两厢情悦还未拆穿的心情大抵是酸酸甜甜,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了。

萧岱慢慢地靠近依依,他试着轻轻地掰过依依的肩膀,依依顺从地回过头来,只是一直低着头。萧岱双手扶着依依的臂膀,“依依,今天我终于知道你的心意了,虽然之前别人跟我说过,可是我不敢相信,今天我是真的确定了,依依,我的心意跟你是一样的,依依”

依依听见那几声呼唤里充满着柔情蜜意,心里开满了花儿,娇羞地低着头,还是不好意思抬起头

“依依,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只是一直不敢告诉你,依依,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

依依没有抬头,却主动把身子靠在了萧岱的怀里,然后嘤嘤地回答道“我等这句话等好久了”。

萧岱兴奋地搂紧依依,幸福感像电流一样,袭击了二人,今晚的月亮好美啊。

过了良久,依依慢慢抬起头,方才伤心的泪痕已化作爱的喜悦,良辰美景,四目相对,两颗心砰砰地一起跳动,心率一起升高,双唇触碰的那一刻,相守一生的印章就此刻下,是承诺一起白头,一起面对今生今世……

依依,那个缺少自信的女孩,终于收获了那个等待千年的爱情。



返回列表
上一篇:房东老周
下一篇:星月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