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房东老周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房东老周


到七坊的第一天已经很晚,售楼员帮我们租的房子,就是老周家。老周高高瘦瘦的,比我们大一岁,祖籍是海口人。老伴是广东人,比他小两岁,两人都是当年的知青。年龄相仿,经历相同,所以大家一见如故,很是投机。

老周的二层小楼刚盖了两年,老两口和一个儿子住在上面,一层全都出租。因为都没有厨房,所以租的都是不起火的年轻人。租给我们的这间连带个厨房和卫生间,都是他们盖楼之前用的 。和新楼中间还有一米左右的露天地,这也是海南房子的一大特色,留的这段空地由新楼的大房檐遮着,可以晾衣服,另外,还有采光和通风的作用。厨房和卫生间这部分是平房,我们这个小厨房和他们的新厨房只隔一道墙,有门互通,两家做饭的时候互相可以交谈。老两口很节俭,他老伴烧饭都是捡的树枝当柴烧,也有煤气罐,一般不舍得用。老周退休后还在客运站摆个小烟摊,卖点香烟饮料,每天补贴点家用。

住的第一天就把我们吓得够呛,原来老周在厨房里还养了几只鸡,准备过年用。虽然离地挺高,但海南的老鼠太厉害,喂鸡的饲料掉在地上,成了它们的 美味,每天成群结伙,盯上了这里,有时大白天也在你的眼前招摇过市,全然没有害怕的意思。到了晚上就更猖狂了,大约两三点钟的时候竟然开始挠我们的门,还夹杂着“吱吱”的叫声,恐怖极了。

听了半宿的鼠叫,第二天说给老周听,老周笑嘻嘻的说:“等过年把鸡杀了,就好了。”又指给我们看他架的大鼠笼子,带着他特有的广东味慢条斯理地说:“他妈——的,支了好久了就是不上钩!鸡蛋也拣不着,都让老鼠碰打了。” 我们一看,那笼子上面好东西是没少放,又是花生米又是香肠,无奈平常老鼠的伙食也不错,所以嘴太刁了吧。

知道了老鼠的厉害,就时时防着点吧,买回的米面,菜等吃的一概装塑料袋,厨房里横了三根大竹竿,这些东西统统吊在上面,成了一道特殊的风景线。每天做饭吃饭在下面钻来钻去,吃饭的时候还要随时留意脚下凑热闹的老鼠。晚上上厕所就更得加小心了,我们预备了一根拖布把当武器 ,开门之前先“梆梆”地敲几下,把老鼠吓跑,然后人才敢出去。卧室的门更得快开快关,不然放进老鼠更是大麻烦。

年龄相仿,作息时间和生活习惯也差不多。老周也晨练,我们每天一起出门,他练慢跑,我们练气功,各练各的 ,然后一起回家吃早饭。晚上他领着我们在周围散步,成了我们的好顾问,给我们讲农场的过去和现在。文化宫门前的广场上,有一些老知青们为纪念厂庆五十周年捐献的石雕,有一块非常朴素的大石上刻着:“青春岁月,我们共同走过。纪念那段难忘的日子。”我们经常在这里驻足,心中百种滋味,萦绕心头,一个时代里的一代人,就这样韶华已逝,风光不再了。看着广场上遛弯的,看孙子的阿公阿婆们,曾几何时,他们也年轻过,也拼搏过。他们把最美的青春献给了广阔天地,献给了祖国,他们有着真正的无悔的青春!

快过元旦了,我们两家商量着过一个老知青味的联合年,来个海南菜和东北菜的大比拼。不巧的是我们有两家朋友要来玩,老周的小屋实在是住不开,我们只好另租了间大房子。搬家那天,一早就听见厨房里的老鼠叫得欢,到那一看,笼子里一只一尺来长的大老鼠!周围还有几只可能是它的亲属或子孙,围着笼子着急的叫着,苦于没有解救的办法。

老周高兴了,一把拎起笼子冲到街上,让邻居们看他逮着的大老鼠,嘴里不停的骂着:“他妈—-的,这回看你还往哪跑!”

在老周庆祝逮住老鼠的胜利的喜悦中,我们搬出了老周家,好在住的仍旧不远,我们的友谊依旧延续着。每天的晨练和晚上的散步依旧,每次买菜路过他的小烟摊大家还要开两句玩笑,聊两句闲话。再后来,我们买了房,离镇子也不远,依旧上镇里买菜,有时聊两句,有时不下车,直接骑过去,也要远远的看他一眼,看见他的小烟摊,看见他在那忙着,心里便踏实。

遇见老周,可能也是我们在这万里之遥的南国的缘分吧。



返回列表
上一篇:懂你的人最温暖
下一篇:月夜放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