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成都站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成都站


去年是回四川老家跨的年关,已经有很久没有在四川过年了,还依稀的记得小时候在集市上哭吵着和婆婆(奶奶)要一盒摔炮,人很少,显得很冷清。

再一次回到这里,已经分不清了方向,以往清澈的河水也变得浑浊不堪,热闹的邮局也换成了加油站,记忆里最漂亮的小区变成了废弃的危楼,被拆的只剩半座。

花去两天的时间走遍村里,在熟悉而又陌生的环境里向落叶问好,向野鸡道安,和雨雾等候炊烟,随凉风追赶夕阳。就这样一直到老。

年初六的样子我暂居在堂弟的家中,原因是这里离街近,婆婆怕我闲的慌说年轻人爱上网,正好不远有个网吧之类的。其实我一点不在乎这些。

网吧回来的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老去,老到满头都是银发,满身都是斑点,说话都会漏风。我突然怕了。

醒来后我买了当天去成都的车票,没有计划的走了,和家里打了声招呼,邀了下不可能会去的朋友,就这样孤身一人,甚至没有带一件换洗的衣裳,冬天的成都很冷。冻到眼泪不再掉下来。

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初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我想这回是看不见这芙蓉城的芙蓉了。

在很小的时候我就想去成都,去见一见这座围在山丘里的城市,欣赏一番蜀岳风光,尝一尝家乡的美食。

真的踏足这片天地,站在天桥上不知所措,从旅店出来已经走了很远,怎么也要见识一番才能回头,把硬币当作路标三花朝上,就这样顺从天意的选择了武侯祠作为目的地。路很远、也很孤单。

天空中撒落的雪绒粘在伞沿上,融成的水珠滴落打断欣赏桃花的眼眸,波光回转明显的含着一丝哀怨,轻摇两步随意的搭上桥边的石墩子,伸手摘一瓣桃花抛入缓缓流动的河塘也透露别致的优雅。这是怎样一幅画卷。

我在这细水桃花边,迟迟不肯离去,两座石桥已走了数遍,为了看一眼脑海浮现的伊人,也为了在将这美景死死的映在脑内,忽然觉得这门票花的实在太亏,进门不过数步就将这最美的景色看遍,哪里来的心思再去欣赏后院名胜。

匆匆两日转瞬即逝,归期在即也是无可奈何,时日短暂能去的地方不多,能看的也不富裕,细细数来所在意的不过武侯漫咔两处而已,不过漫店大叔的风趣幽默,武侯小巧桃花伴流水的轻松写意,都是不可多得的美妙回忆。走的路不必太多,每一步都有她的风景。

这样也好,一次没能够全部映下的脚印定是期待着下一次的相逢。路很长,我还年轻。



返回列表
上一篇:像四月的风吹过青春
下一篇:走在自己的大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