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温暖的冬天

导读 : 印象里的冬天,不是漫天飞雪,也不是一树寒梅。故乡的冬天,正是农村一年里最美好的时光。田垅收割了,堆成了整齐的草垛;菜地施肥了,期待来年的丰收。远离了“双抢”时的汗水,总要轻松释放一下。于是,炊烟袅... [...]


温暖的冬天


印象里的冬天,不是漫天飞雪,也不是一树寒梅。故乡的冬天,正是农村一年里最美好的时光。田垅收割了,堆成了整齐的草垛;菜地施肥了,期待来年的丰收。远离了“双抢”时的汗水,总要轻松释放一下。于是,炊烟袅袅,爆竹声声。难得的农闲时光,怎不好好庆贺一番?于是,一家人围着火桶(木制,有靠背的,有坐的,有站的),吃着火锅(往往是连锅端上来,下面是烧得旺旺的小炉子,里面是豆腐和腌菜),喝两口烧酒,其乐融融。饭后,全村不用招呼,都集中在一户人家中,要么是请来讲大鼓书的,要么是村里最擅长“谈文翻古”的,说三国,讲水浒,现在想起来,还是那样的金声玉振,余音绕梁。那时的冬天,和着一屋子的旱烟味,泛着浓浓的亲情和乡情,一点儿也没有寒冷的味道。
  
  上学时的冬天,其它的都模糊了,只记得学校的灯,总是熄得特别早。熄灯后,总有几个发奋的同学(当然是成绩最好的同学),点着自制的煤油灯(空墨水瓶,拧上自行车的气门芯,里面用棉线,装上煤油)在秉烛夜读。那时候,特别佩服他们。想想,在严寒的冬夜里,就着如豆的灯光,看书学习,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状态。现在,每当坐在温暖如春的空调间里无所事事的时候,想起那时候的时光,心里特别惭愧。我想,只要心中有了目标,并为之不懈奋斗,即使是漫长的冬夜也不会觉得寒冷。
  
  上班以后,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丰富,渐渐觉得有境界方成高格。于是,很向往古人:“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在滴水成冰、呵气成霜的冬日里,不用去理会那浓重如铅的阴云,也不用附庸风雅,在响晴的冬日盼着下雪,只需一两个谈得来的朋友,啸聚斗室,围着温暖的炭火,把酒言欢,谈天说地,酒酣耳热之时,岂不乐哉?冬天,没有花团锦簇,没有蝶舞蜂忙,但是冬天也能让生命在严寒下涌动,让激情在冰雪里燃烧。不是有诗人这样说吗:“西风啊,你告诉我,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返回列表
上一篇:若来生,不愿相遇
下一篇:窗外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