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十四平米的旅程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十四平米的旅程


我去过很多地方。

初秋的季节,上海的温度依旧如夏般的狂热,偌大的城市,除了地铁的拥挤,街上只流淌三三两两的人群,如果没有马路上行驶的车辆,我可以很认真的以为这是一座死城。

比起自己曾经去过的广州,上海一切都显得如此静悄悄。一条条幽长的小巷都死寂得望不到头,仿佛你走进去,在下一个拐口就是一个充满未知的地狱,不知道会不会有去无回。而最悲的莫过于自己在这里已整整生活了四年却从没有过一次去真正给予认识。

自己只是常听人说起上海的好,那一番痴迷的描述总让人误认为那便是我们向往的天堂,活着下去的圣地。当黑色昏暗的日子在之前一直包围着那个强大而又脆弱的人时,我终于知道上海其实没有天堂,也不是圣地,它仅仅是人们口中的传说。

孤独和困难的时侯,我喜欢一个人出去走走,见惯不怪的高楼和梧桐让我很厌恶,很担心把自己融化在这里,上海街道梧桐很有名,说每一株都是法国移栽过来的,我偶尔会仰头看看,最后才发现它不及武汉梧桐的英岸与叶绿,那么我想它存在的价值也只是在深秋风过叶落带给人们那种凄美的意境罢了。谁不想要这种意境呢,谁都想成为这种意境里的诗人。

自己一直想走出去走一走,走出上海,丢掉缚在自己身上的一切,独自行走在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到那远方寂寂的荒野,对大地与天空说说自己的心碎和疲惫。在累了的时侯停下来,一口干粮一口水,静静地看看荒漠斜阳余晖似血的黄昏,自由享有夕阳带来这世界的宁静与祥和,不再为过往朝愉暮愁。

我还是在上海,我去过很多地方,其实哪也没去过,一直守在这间房里,一个人,每一天。我活在这个繁华的大都市,不曾远离、但我到过最荒凉的地域,并在那里迷失了好多年。其实我哪也没去过,一直在这里,一个人,一间房,每一天!



返回列表
上一篇:他说之海·风
下一篇:走在自己的大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