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救人有感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救人有感


“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觉得非这样做不可。”这句《穷人》中的话,的确香美无比、意味深远。

我的童年在香溪河畔长大,成为游泳高手完全是“自学成才”:夏天,跟着哥哥下河,看他们在深水中游曳,自己便在浅水里爬行;姐姐下河洗衣服时,壮着胆子在较深的水里钻来钻去;小伙伴游泳,总是背着父母跟去……也不知何时,自己竟然能漂在水上了。

小学时,自己就能在香溪河涨水时,来去自如,俨然一叶扁舟。初中时,“水鸭子”“泥鳅”的雅号不请自来。游泳使我的身体强健,直到现在,几乎很少吃药。

最叫人自豪的是水中救人,胜造七级浮屠的感觉,真好。

我的侄儿,跟我们小时候一样,也喜欢游泳,常常背着大人“偷游”。那时,我们住在老街上,弯弯曲曲的一条街,高低不平的瓦房、木板房交织在一起,右边是吊脚楼,楼下是潺潺的香溪河。人们选了四处修成便道,下河去洗衣、挑水、游泳,到河坝上玩耍、纳凉、晒东西,十分方便。

有一天下午,我顺路回家去看望母亲,走在热乎乎的老街上,一个人也没有:上班的尚未下班,农民还在田里劳作,老太太老爷爷躲在屋里纳凉……

当我走到第二个下河的便道处,无意间向吊脚楼下望去,一个头对着上游脚对着下游的转动的小孩儿沉在水中向下荡去。我飞奔下去,跳到水中,抱起这个孩子。原来是4岁的侄儿在偷游时被流水卷进了急水,好在沉下水的时间不太久,我把他抱到岸上时,他的眼睛就睁开了,随即哇哇地哭了几声。

现在,侄儿已经成家立业多年。偶有一回其母提及此事,我感到像甘泉流入心田。

读师范时,我们常常到学校附近的一个堰塘游泳,一些“旱鸭子”也跟着凑热闹。后来觉得在堰塘游泳不过瘾,水又不大干净,几个徒弟提议到小溪塔桥下去游。我们几个师傅觉得理应满足“旱鸭子”的愿望。帮助一个人实现心中的梦想,是一件莫大的幸事。于是,桥下成了一群理想青年的游乐园。

桥下的确是一个理想的去处:河坝上全是鹅卵石,很干净,可放衣、鞋,可坐看游人风采;浅水区,可以供徒弟爬游;桥下是深水区,可以爬上桥墩练习跳水。一来到河坝,师傅告诉徒弟“练习规则”后,各自在不同的辖区游动起来,游水声、叫唤声、嬉闹声、教导声构成了一首活力四射的青年交响曲,桥上的行人常常止步俯视,射下羡慕的光芒。

在我的徒弟中,有一个秭归的“阿骄”,住在长江边,从未下过水。看我跳水,眼睛一眨也不眨;看我钻来钻去,他老是张着嘴,一脸的咪咪笑;看我逆水而游,他就在水边比划。他对游泳痴迷,我也常常教他,指手画脚,当师傅的味道爽极了。

在阿骄似会非会的时候,他的胆子越来越大,总想到深水区试试。那一回,上游下了一点小雨,河水有点浑,在岸上看水里的人影有点模糊。他跑到浅水区扑下水,头扬出水面,手在水下不停地抓,脚像青蛙那样蹬着水。他的头朝上,脚对着下游,慢慢向桥下滑去。水越来越急,当他想站起来的时候,脚总是够不着水底,他连忙将头钻进水里想看个究竟,结果整个人掉到了深潭里,像根冰棍一上一下,就是头露不出水面。

所有的人都在水里游动,谁也没有注意到阿骄。当我游累了坐到河边时,发现浅水区少了阿骄。我迅速意识到这个徒弟出了意外,赶忙向桥下冲去。钻进深水里,很快就发现了目标,阿骄睁着眼,双手上举,仿佛早就知道我会拉他上去。他一动也不动,我捉住他的右胳膊轻轻一拉,他就跟着我浮出了水面,我似乎很轻松地救了他。

这是一个聪明的徒弟,他的心里非常清楚,师傅一定会来救他,看见师傅来救自己时,千万不能乱抓乱??。

后来,阿骄当了中学校长,我与他也巧遇过两次。其中一次说起这段往事,略有印象。

如果现在有人问我:“你还会救人吗?”我仍然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救,但我觉得非救不可。”



返回列表
上一篇:夜凄人
下一篇:走在自己的大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