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慕跑记(3)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慕跑记(3)


看来,会跑且能跑的人终究是自由的;至少是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环境,逃离自己不喜欢的地方,可有些人终究是不能这样的,事实没有这样的机会,能与这眼看着揪心,却终究无法改变的境象,终也是无能为力。

父亲喜欢看新闻,总是觉得国家大事大于一切,为此还时常喋喋不休,唏嘘不已。我终究不想理会那些所谓国家的大事,不过是一些位高权重的人暗地里耍的一些把戏,把这些平民的眼光倒是深深吸引了。也不并是说我就是不爱国了,也不一定就非要认为我自恃清高,我是爱我的国家的,我也爱自己的家人,只是我总想关起门来不想看一些门外汉的戏子自作的一些把戏罢了。我是深深的被一些缠绵爱恋的电视剧给吸引了,这也得认可我关于青春的盼望与享受,乃至作为一个幕后的忠实的观众,由此,总是觉得和父亲在抢一个电视看,最终我都是落败的,他将遥控器一调,那些青春的故事瞬时化作人世的苍白。

虽然母亲不识字,但电视也看的,而且不懂的也总要问问,父亲看得入神,回答总是不耐烦的。她自从去了趟城里看了一段时间的孙女,也被孙女的童年印象深深渲染了!她,也喜欢上了看《熊出没》,我也喜欢,我们一起看的时候也总是在一起发笑,她说:光头强太笨了,总是被两头熊欺负!

树林投下的日光,射在白日晴朗的路上。

我们都欣喜断断续续下了半年的雨可算是停了,大概是没有人讨厌这晴天的,尤其是晴天放射出来的晒人温暖的光芒。

姐在远方的家里总是打来电话询问家里有没有下雨,她说他们那里天天大晴,热的人不行。我们这虽是秋天,却已经感受得到冷了。家里的电话也总是只有她经常打来的,每当听到电话的铃声,母亲便说:你的姐姐打电话来了!

每次打电话回来,母亲都会和她说得很久,事后母亲才说她那边的话费肯定费得凶!每次挂了电话,没等我们问,她便说起姐姐给她说的她的境况,嘴边离不开讨论的总是她的侄孙是怎样调皮折磨人的,她总是给我姐说要隐忍,这样才能做好婆媳关系。也不知道姐有没有听进去,只知道母亲是次次都这样叮嘱她。

隔得最远的就是我哥了,他忙得不行,时常不往家里打电话询问情况。距离终究是太远了,尽管母亲的挂念时常响彻在我的耳边,却传不得半句到他那里,有时我也挺想说他几句的,但还是算了,长兄如父,我也深知道生活的不易。一种色彩的生活简单,太多色彩的生活便是复杂的了,每个人都在被渲染,最终变成一个身不由己的人。

 



返回列表
上一篇:心连心,一直在路上
下一篇:燃烧的咖啡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