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春节,魂牵故乡

导读 : 仰望故乡伫立在季节背后,故乡在时间中变得遥远,岁月在轮回中变得遥远,我找不到最初飘逸在窗前的音符,暖暖的阳光便刺透江海湖泊,在潮声中踏水而来。其实,面对生命的交替,思念已经无远近可言。唯有古老的乡村,依旧在弯弯曲曲的河畔... [...]


春节,魂牵故乡


仰望故乡
  
  伫立在季节背后,故乡在时间中变得遥远,岁月在轮回中变得遥远,我找不到最初飘逸在窗前的音符,暖暖的阳光便刺透江海湖泊,在潮声中踏水而来。
  
  其实,面对生命的交替,思念已经无远近可言。唯有古老的乡村,依旧在弯弯曲曲的河畔,随着晶莹的浪花一次次拍打着贝壳的记忆。
  
  其实,面对无助的呼唤,能否携手同心已经不是很重要。唯有浓郁的乡情,依旧在故乡的土地上日渐成熟,生动成瞳仁中闪烁的光华。
  
  流传许久的故事,陪伴了多少个寂寞的时光,被爱情灌浆的那缕嫩绿,而今,还在日子与日子之间徘徊,只是你早已忘记了我的乳名。
  
  童年的风筝能持续飞翔多久,没有人告诉我,在奶奶蒲扇下长大的童年,可会在风浪到来时,嘶哑所有潺潺流淌的哭泣?
  
  从你焦灼的目光中,我感觉到一种切肤之痛来自拔节的麦子,而挂在土墙上已经生锈的镰刀,是否也会成一道凄苦的风景。
  
  绵绵的春雨,散落成一串串无韵的诗句,有谁会在意那来自泥土的香味,原本的忘却只是面对生活的道具,就像那首歌谣不会成为我一生的吟唱。
  
  无数次聆听到自己的心跳和着你的脚步,一起走进灵魂的深处,无数次感受到你迎面而来的微笑,只是一种礼仪的延伸,让我始终触及不到生命的根。
  
  是距离让渡口变得陌生,是翱翔让渴望变得真实。为何,每一次的怀想,都被你无情地诠释成梦的颜色。为何,每一次的仰望,都被你诠释成攀岩的高度。
  
  阅读故乡
  
  是谁的目光还在那截水域闪动?让波涛漾起的圈圈涟漪,化作一句句无声的语言,在瞬间与我的思想交融、渗透,直抵我清澈透明的内心。
  
  河岸上的那段往事,已在阳光的剔透下显得斑斑驳驳,说不清最初的回首,是否凝聚着一种淡淡的乡愁?道不明最初的握别,是否凝聚着一种浓浓的乡情?
  
  想象很远,思念很近。在岁月的渡口,是河流最初的妩媚,暗淡潮涨潮落的夜色,还是生命的蠕动,诠释了渐行渐远的记忆。只是,圣洁的月光早已苍凉了冬日最后的表白。
  
  其实,从一开始你便是我今生今世的牵挂。无论走多远,不变的情怀始终是我和你心与心的距离;无论走多久,不变的乡音始终是我与你此起彼伏的默契。
  
  选择这一刻的宁静,静静地读你,读你古香古色乡村气息,读你如火如荼的泥土芬芳,读你至真至纯的婉约歌谣,读你一生一世的声声呼唤……
  
  当所有的祝福都已弥漫节日的气氛,当所有的祝福都化成行行热泪,我不想因为别离而放弃祝福,我不想因为无法靠近而放弃追逐,唯有你才是我永永远远走不出的风景。
  
  而我注定会在这里守候,守候那久违的琴声,再次成为我生命的音符;而我注定会在这里眺望,眺望远方那盏渔火,照亮我走向你的每一条路。
  
  置身于如痴如醉的水域,我看到绿色的飞翔,在春天的田野栩栩如生,我感觉到笛声的回荡,在季节的边缘悠悠扬扬,那是你伟岸的赞歌,穿越我的灵魂、我的家园。
  
  □丁 梅 华



返回列表
上一篇:我的故事
下一篇:生而为你,荣幸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