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海,夜莺歌唱

导读 : 炎热的夏季,难耐的季节,似乎每个汗毛孔都要和空气作对。朋友鼓励我写一些有阳光的文字,我提起笔来,还是木讷于键盘之端的。我在雨夜临窗,我没有看夜的黑,只是靠在椅子上任思绪沉寂。我反复地将过往的一切想起,反复地感伤岁月带给我... [...]


海,夜莺歌唱


炎热的夏季,难耐的季节,似乎每个汗毛孔都要和空气作对。朋友鼓励我写一些有阳光的文字,我提起笔来,还是木讷于键盘之端的。我在雨夜临窗,我没有看夜的黑,只是靠在椅子上任思绪沉寂。我反复地将过往的一切想起,反复地感伤岁月带给我的疼痛,咀嚼着苦涩的情怀与酸楚的人间忆事。
  
  我彷徨而又焦灼,一阵清冷,一阵心颤,迷痛我所有的思绪。谁说鸟总喜欢在阳光下飞翔?可缠绵的雨季,似乎鸟的影子也会布满这忧郁天空。
  
  这缠绵牵绊的雨季,日日夜夜的兼程,许多如泣如诉的情节,早已在我的视线里飘然远去。沉闷的世界,始终在夜深里敲打着我的无眠,敲打着我久废的心曲。我知道,幸福太遥远,它仿佛是睡眠在林荫深处的夜莺,它从不醒来歌唱。那来自彼岸的蔷薇岛屿,种下了人世的迷雾浮尘,使人类的目光变得缺少了通透和睿智。不知道这静默的岁月,是否可以洗去少数人性格的浮躁和目光的短浅,将我们可以在岁月里变得沉稳而安详。
  
  朋友说,去海边吧!是哦,为什么不可以去海边呢?虽常常向往着海边的浩瀚无际,但梦中的天堂,已经悄然在我的心内渐渐远去,憔悴了孤寂而落寞的岁月,回首再望,一片苍白的往日旧痕,淡淡的消逝在那遥远的天际。我不知道海边的沙滩可是我的温床,我向往那变幻无常的大海,浪花就像女郎裙袂的蕾丝花边,欢快的唱着兰色的多瑙河。我的眼里影射着大海的波澜,可谁又能阻挡我眼里的向往?我曾在有你的老地方旁若无人地拂动着我的裙袂,让海风荡漾过我的衣裳,长发禁不起海风的热情,终于在尘世间躲藏至背后飘散。我仿佛听到海浪的呼吸,悄悄地问一声白云的去处,哪里才有那爱的痕迹?我曾听到有人说,天,很蓝很大,却容不下一只没有翅膀的飞鸟。海,很宽很深,却留不住一条没有尾巴的鱼。路,很长很坦,却放不下一个没有梦的人!是哦,那深在海底的花草和泥污的森林,虽然枝叶扶疏,却缺乏着生的精彩。哦,多么悲观的想法,我不禁潸然泪下。
  
  你看,我又听到了海的呼唤,那是海在呢喃,海在耳语,海在反复徘徊,像是恋人间的对话,也恰似你我枕畔的温柔。今夜,和着海浪的轻言细语,我的心里了开始湿漉漉的泥泞和跋涉。而生命里已乏了太多的感动,于恹恹的红尘中穿行。在走失的繁华间寻觅悲绝的色彩,淡漠了情感也淡漠了世事。
  
  每天,在夜深来临,就是这样写着属于我的文字,脸上的表情是忧伤的。我未曾愈合的伤口又在层层的剥离,像岁月剥离往事,像老成剥离纯真。我常想,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那么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的心里吧。
  
  我就咀嚼着无由的心事,如同咀嚼着艾叶的苦涩与冷香。好想关上悲欢离合的心绪,看一身的清肌素然,在岁月的行走间浅吟低唱。此刻,我愿意化为夜莺,在嘴唇间点上一抹紫痕,然后离开尘寰,在幽暗的寂静山林中悄然隐没……
  
  傍晚,夏季里夹杂着狂躁的闷热,凝固在空气中。钟表摆在五点,潮湿的天空弥漫着暧昧的前奏,一场大雨不期而至,将梧桐的叶和地上的尘土卷起,连同窗外飞奔的车辆,映入在我的眼帘。大雨吓跑了我的想象和安静,在街道的另一端,一辆孤独的车响着马达声,然后亮起了灯……
  
  孙    奕



返回列表
上一篇:一个梦
下一篇:生而为你,荣幸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