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无关痛痒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无关痛痒


新的泛读老师,颇有点雷厉风行,招数也很多,写的一篇日志在上课铃声响起时便无疾而终了。再次提笔便晚上了,烦热难耐,只怪自己错过了好时光。

每次给奶奶打电话,奶奶都着急要挂掉,爸爸接时却在旁边嘱咐个不停。奶奶眼里的我永远也长不大,不停地担心着我的功课有没有做,有没有生病,吃饭了没有。奶奶和别的奶奶一样,祈求着家人的平安康健,却也认定,有些劫数逃不过。奶奶说,所有病痛都留给我吧,人老了,经得住,别让两个孙女儿难受。每次听奶奶自言自语,心里就一抽一抽地疼。

高考前一次,家里的赛虎跟丢了。我有点赌气,怪家人没看好,晚自习后跑回老家的路上找无功而返,回去时奶奶竟像一个孩子一样哭了,一下子有点懂了,奶奶的寂寞。

睡前总是悔恨,每天无端的荒废。未来,不敢想,怕突然的不知所向。我们都怕,没根的感觉。世人讽浮萍,随波逐流,也有人赞羡,它的自由。我想,果断弃根的它,一定是坚强、有勇气的吧?

是谁说,每个人都在白天里,盲了目。身边的看不到,不知珍惜。远方的不可及,便谈不上风雨兼程。偶尔的迷途,反而擦亮了眼,此后,或走或停,已容不得退。我们的年少的执念与借口,早已断掉了来时的路。才知道,原来殊途同归,归的叫,不归路。于是有人说,远方从来都不是用来抵达的。

后来,你的果实近在咫尺了,你憧憬已久的那份一直都在,你却忽地没了勇气,原来它也会长大,长了厚厚的、坚硬的壳,你开始不确定,开始怀疑你的初衷,甚至你的能力。广播里静静放着,《时间都去哪儿了》,不该属于你的年纪的歌,也不是第一次听,你却落泪了,猝不及防。

四年的大学生活,曾经艰难的抉择,曾经认为痛不欲生的过不去放不下的,乃至曾经暗自骄傲的小小辉煌,是那么的不值一提。而有些个你,四年并无大起大落,也曾偷羡过他人没像你一样被狗啃的青春,无数次压下内心的欲望,奢求一点点的平衡。

此时的你,猛然发现自己都难以置信的成长与收获,你开始感谢当初的自己,一点一滴小小的积聚,甚至有些心疼她,是如何鼓足勇气武装自己,无视他人的目光。但终究,当初你的点点积淀,铺就了你来时的路,你感不感得到,用不用得到,都是单单属于你的,成为了现在的你。

“我知道,我们都将离开,都不会再回来。”当初自己选择的,就没必要再悔。我们年轻,不愿将就,我们有梦,却懒得追。梦想是什么东西,一张童年里的作文纸罢了。甲说,他本该努力的,有能力拼一把,只是当初……唉!乙说,很遗憾,没有在那个傲骄的年纪疯狂一把,回忆时不至于太索然,只是当初苦了自己。只是当初?何必当初?

“真正的凋谢,败去的是四季,而不仅仅是花期”,时刻点着明亮的心,粲然淡然,走自己的路,看自己的景,无关痛痒。在这个,该去回首,去温柔,再狠心转身的季节。



返回列表
上一篇:四月,走在与你相遇的路上
下一篇:又见菊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