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柳絮

导读 : ◎栾 淑 莹草长莺飞,柳明花媚,最是一年春好处。又见柳絮飘飞。柳絮是苦命女子,尚未出世,父母便指腹为婚把她许给了春风。天资聪颖的柳絮晓世故通人情,她深知春风是薄情寡义的浪荡子,难以托付终身,然婚约难违... [...]


柳絮


  ◎栾  淑  莹
  
  草长莺飞,柳明花媚,最是一年春好处。又见柳絮飘飞。
  
  柳絮是苦命女子,尚未出世,父母便指腹为婚把她许给了春风。天资聪颖的柳絮晓世故通人情,她深知春风是薄情寡义的浪荡子,难以托付终身,然婚约难违,于是在母腹内就日日忧伤着这不可抗拒的宿命,悲叹着自己今生的飘零。愁苦和伤悲如冰冷的霜雪染白了她的头发,羸弱了她的身躯。自诞生之日起,柳絮就是满头白发弱不禁风。
  
  果然,悲剧在预料中上演。春风对柳絮“始乱终弃”,在短暂的恩爱缠绵之后,春风就把柳絮抛弃在了世间的一隅,或侯门公府的雕梁画栋,或寻常百姓的茅檐草舍,甚至是断壁颓垣、山野荒郊。从此,柳絮孤苦无依。从此,柳絮颠沛流离。
  
  《红楼梦》中,大观园的诗人们咏过月,咏过雪,咏过菊花,咏过白海棠,亦咏过柳絮。其中,唯有饱经离丧的潇湘妃子(黛玉)能体察领会柳絮的哀伤痛楚。她用一首《唐多令》哀哀切切地道出了自己与柳絮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同命相怜之情:“粉堕百花洲,香残燕子楼。一团团逐对成?隆F?匆嗳缛嗣??空缱绻,说风流。
  
  草木也知愁,韶华竟白头!叹今生谁舍谁收?嫁与东风春不管,凭尔去,忍淹留。”
  
  柳絮春风,春风柳絮。一段前世的孽缘,一场宿命的纠葛,一份来生的情债。如水斩不断,如麻理还乱。
  
  飘零的柳絮,薄命的柳絮。这是命中的劫数,造化的捉弄,上苍的无情。无人能拯救,惟有人叹息。久久伫立在窗前沉思遐想的我,只能祝愿柳絮在春日的暖阳下飞出属于自己的优美姿态,向百花招手,向百鸟致意,酣畅地体验一把这春令的鲜艳芬芳,不枉来世间的这一轮回。



返回列表
上一篇:马·石磨
下一篇:救人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