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马·石磨

导读 : 家乡地处偏远,那里没有河流,没有良田,因而家乡人世代耕种玉米,也以玉米为主食。以玉米为主食的家乡人,家家户户都配备一尊石磨,绝大多数人家也养马,以代人拉磨碾米。马和石磨便成了山村里美丽的风景,见证着家乡人或寒碜或殷实的生... [...]


马·石磨


家乡地处偏远,那里没有河流,没有良田,因而家乡人世代耕种玉米,也以玉米为主食。以玉米为主食的家乡人,家家户户都配备一尊石磨,绝大多数人家也养马,以代人拉磨碾米。马和石磨便成了山村里美丽的风景,见证着家乡人或寒碜或殷实的生命历程。
  
  生活在群山环绕的山村里,在“三通”尚未解决的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家乡人热衷于养马,一来是为了方便驮运货物,能完成许多人力所不能及的体力劳动;二来马能拉动沉重的大石磨碾米。
  
  小时候,养马是我们这些小孩子的固定任务。家里养了马,就意味着每天都要有人去割马草。马不像牛羊那样具有反绉功能,大凡食草均须细嚼慢咽,因此马吃东西是需要日以继夜的,素有“马无夜草不肥”之说。每天放晚学后,我们便呼朋引伴放马到村东头那座芳草鲜美的山坡上,然后比赛割马草,直至暮色四合才回家。有时为了展示自家的马的能耐,我们也会进行骑马比赛。从赛马中可以评定马的好与不好,而家长们就会考虑换马,直到买到好马为止,因为这也关系到马的劳动能力,各家也都尤为重视。
  
  春种季节,家乡的马帮要驮运肥料赶往几公里外的山地;金秋时节,马帮又在崎岖山道上驮运玉米,成为山村里一道美丽的风景线;而农闲时节,乡亲们凡是搬运柴火,或者上街做买卖,都离不开以马代劳。马成了家乡人重要的交通工具。
  
  和其他家庭一样,我家也有一尊大石磨。父亲说,石磨是已逝的爷爷亲手从村西头的石林中精雕细凿出来的。那沉重的石磨分为主磨和附磨两大块,主磨足有两百公斤重,上面凿开能容下五十斤玉米粒的大圆口;附磨大约有一百公斤,周围还凿了一圈小河道般的粉槽,粉槽还要凿开一个漏口,以便米粉入下排。这样沉重的石磨是需要用马来拉着转动的。每当碾米,石磨就像一位久经沙场的资深老者,发出铿锵的哼哼声;而玉米粉便在马的蒙眼旋奔中飘飘洒洒。
  
  在我的家乡,石磨分大、小两种。小石磨通常需要两个人分坐两边齐力推拉转动,劳力紧缺时,一个人也能勉强进行磨米。相对于大石磨,小石磨就显得便利一些。家乡人平时要做糍粑、豆腐等食品,就离不开小石磨。对于不养马的农家,每天晚饭后就多了一份人力磨米的农活。
  
  直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家乡通路通电之后,各家各户纷纷购置了电动碾米机,石磨终于结束了世代以来的伟大使命。至此,昔日以马拉磨碾米的农家,也日渐淡漠了养马。当然,原因还在于:家乡大量的青壮年外出务工,偏远山寨的土地相继丢荒,马帮再派不上用场;通乡公路宽阔平坦,乡亲们赶集做买卖都坐摩托车、汽车了;各家各户建设沼气池,再也用不着上山砍柴让马帮着驮运。
  
  岁月匆匆,转眼间离开家乡工作已十余载。近年来,家乡的许多农户已将老家迁建到乡、县里来,开始过上城里人的生活。又是秋色斑斓的季节,马和石磨以及与之有关的往事,又在我的心海翩然浮现。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返回列表
上一篇:风雨之后便是彩虹
下一篇:又见菊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