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荞麦花开白雪香

导读 : □祁尚书   那年夏天,家乡连续几天暴雨,遭了一场水灾。田野一片汪洋,村庄犹如海中的岛屿。高的田地仅见秧苗稍儿,旱田庄稼和洼地的秧苗都被淹死了。   大水退后,... [...]


荞麦花开白雪香



祁尚书
    那年夏天,家乡连续几天暴雨,遭了一场水灾。田野一片汪洋,村庄犹如海中的岛屿。高的田地仅见秧苗稍儿,旱田庄稼和洼地的秧苗都被淹死了。
    大水退后,村里人在死苗的田地种下荞麦。荞麦是重要的粮食作物之一,生长期短,七八十天便成熟,既可春种,又可夏种、秋种,被农人称为救荒作物。我家的近一亩自留地也种上荞麦。
    播种前,父亲挑了三十多担水粪和二十多担旱粪,下到田里。由于基肥充足,荞麦苗儿好像奶水丰盈的娃娃,长得嫩活活的,水灵灵的。一个月后,褐红色的主茎上分出许多杈枝,枝上一片片卵状的叶子流碧滴翠。不久,枝叶间开出了簇簇细碎的粉白的花儿,迎着秋风微笑。这些小精灵那么可爱,那么纯洁,那么美丽。兴许是神话中的白娘子幻化的吧?或许是童话中的白雪公主幻化的吧?远望荞麦开花的田野,一片白茫茫的,如霜似雪。正像宋朝诗人王禹??描绘的:“棠梨叶落胭脂色,荞麦花开白雪香。”
    荞麦开花时节,吸引了放蜂人。村头的打谷场上,搭建起草绿色的帐篷,百来个蜂箱整地排列,不计其数的蜜蜂穿梭于蜂箱和开花的荞麦田之间。
    荞麦开花时节,我和几个同学喜欢在荞麦田埂上割猪草,在荞麦田旁的水沟里、池塘中摸小鱼,在荞麦田附近的梨树园内捉蟋蟀,喜欢看荞麦田里忙碌的蜜蜂:它们先在枝头叶上飞旋,嘤嘤嗡嗡吟唱;然后驻足花蕊,收拢双翅,低头吮吸花蜜。一朵花的蜜汁吸完了,蜜蜂又飞向另一朵花。吸足了花蜜,蜜蜂便振翅飞向蜂巢。凉爽的秋风会吹来几片荞麦花瓣,落在我们的头发上;送来阵阵花儿的幽香,弥漫在我们的周围。
    正当荞麦花儿凋谢后露出细小的青色籽粒时,偏偏遇上了秋旱,田里现出细缝儿。中午的太阳光下,荞麦叶子的边缘卷了起来。乡亲们起早摸黑,披星戴月,从河沟里、池塘里挑来一担担清凌凌的水,浇灌干渴的荞麦。刚接到初中录取通知书的我,跟在父亲后边,挑水抗旱。虽然我稚嫩的肩头磨破了皮,流出了血,但是当我看到潮润的地里,喝透水的荞麦,枝舒叶展,心里便流淌汩汩的甜蜜。
    秋分节气,荞麦成熟了。枝桠间露出一串串黄褐色的近似三棱形的籽粒。晒干后的荞麦进仓了。乡亲们又将干燥的淡青色的荞麦碎叶装箩入筐,作为猪的饲料;将干燥的荞麦秸杆堆成垛儿,作为冬天牛羊的草料。
    收完荞麦的地里,乡亲们又种上大麦、小麦、豌豆、蚕豆、油菜等越冬作物。一季荞麦的收成,弥补了被淹死的秋熟作物的损失,乡亲们的脸上洋溢着欣慰的笑意。
    收荞麦快乐,吃荞麦更快乐。每隔几天,母亲就做一顿可口的荞麦面条。那浅白的面条长长的,细细的,恰似一根根轻盈的丝线。面条入口,柔软光滑,十分筋道。冬闲时,母亲就做荞麦面猫耳朵。她用擀面杖把温水和成的荞麦面团子擀成一块厚近1厘米的大面片,再用刀切成半寸见方的小块,撒上一层干面,用大拇指将小方块搓捏成卷起的猫耳朵。猫耳朵煮熟装碗后,母亲将事先调好的豆酱、椒汁、麻油浇到碗上,还撒上细碎的香菜叶、青蒜叶。配上佐料的猫耳朵,外形美观,色泽鲜美,滑润爽口,令人齿舌生香。
    月缺月圆,倏忽间半个世纪过去了。每当我在县城的超市见到荞麦面食品时,就想起当年给乡亲们救荒的荞麦,便沉醉在荞麦开花白雪香的优美意境中。



返回列表
上一篇: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下一篇:救人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