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一时相遇,一世记忆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一时相遇,一世记忆


人是一个很奇怪的物种,他的神奇之处,不亚于整个宇宙的奥秘。

单从记忆这方面来说,同一个人,就会在不同时期,不同地点,面对不同的人和事编织成形状各异的记忆网络,更不要说不同的人了。

有些人,相处一世,却被你从记忆的网络里剔除,从此不再想起。有些人,一次相视,却深藏心底,从此眉间心上,再难回避 。

洛洛,永远也不会忘记,那次相遇。即使她一直在强调,她拥有的是鱼的记忆。六七秒的记忆容量,已经达到了她大脑所能容纳的最大空间。很多事情,对她而言便是前一秒的发生,后一秒的遗忘。所以朋友们,只要不是被逼的毫无出路的时候,一般是不会找她帮忙记事的。

但有件事情,她却永远记得,并时常挂在嘴边,满脸笑意,无限追思,这与一向没心没肺的她有很大的不同。

洛洛,是一个非常可爱但却很文静的女孩子。她说,有一次她快死了,也许很快就会和死神大人见面。当时她被吓的大脑一片空白,脸色发青,目光迷离。当然她都忘记了,这些都是后来朋友跟她说的,这让她有些窘迫。

她只记得,在她最害怕最无助的时候,有人抓住了她,从此山林美景,亭台楼阁,汽车公路依旧可以在她的世界里闪现。

那个抓住她男孩儿,满目关切,手掌柔软,画面定格,绘成最美的图画。即使多年之后,洛洛再也想不起他的面容,却依然忘不掉他那双眼睛以及荡漾在目光里的柔情。

如果,没有他,洛洛想,那么这将近十年以及以后的幸福生活,她根本没有福气享受。正是有了那次经历,她变得格外珍惜生命,珍惜生活。

有时候,与死神的距离只有一步之遥。生活有诸多变数,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也许,咫尺真得可以在一夕间变成天涯。我想她是怕了,所以学会了珍惜。

对于她的故事,在同伴听来,其实比鲁迅先生笔下的祥林嫂还要可怜,至少祥林嫂在讲述"阿毛"的悲惨经历时,起初人们还是相信过的,并且还赔出了一些眼泪。她的故事,很少有人相信。朋友们,总是以为洛洛是在犯花痴。

少女们经常会有一种幻想,幻想着,自己惨遭不测,陷入危机重重的困境之中,这时她的骑士从天而降,然后上演一场英雄救美的动人故事。她们觉得,洛洛的故事,就是她自己编织的一个美丽的梦。

洛洛,从不在意这些,她想,如果这是梦该有多好,那么她多想在梦中停留,没有过多的希冀,只想看看那个男孩儿,然后说声谢谢。只是她知道,这个道谢的机会,很有可能不会再有。

思绪飘远,她又一次想起,那一次。她和朋友爬山,大家被长满山坡的青枣吸引。一个个四散开来,跑着去摘挂在藤蔓上的绿色果实。那是一种和大红枣差不多的食物,只不过它是绿色的。青枣不是长在长满刺的树上,而是像葡萄一样一串一串的挂在藤蔓上。它必须放软了才能吃,否则会很涩。成熟的青枣,味道和内部构造像极了猕猴桃,这也是长大之后,她走出那个乡村,第一次吃猕猴桃之后才发现的。

山村里的山,不像是城市或郊区里供人游览的山,那里没有台阶,也没有成形的路。大家一边吃青枣,一边玩闹,渐渐的迷失了方向。一个个,舌头被青枣染的发青,脸也变了色,焦急到手足无措。

那时还小,根本分不清方向,即使到现在洛洛头脑里存在的也只是地理书里的"上北下南,左西右东"的一套永恒不变的理论。可是,那是为了应付考试。在她看来,到现实生活中,依靠它,根本不管用。洛洛,真正信奉的永远是"鼻子下面有张嘴"的实用理论。世界那么大,总会有人认识。可是,在农村中除了八九岁的孩子,还有谁会在山上跑动,大人们都在干农活。

这时有个孩子眼前一亮,指着对面的一座有点陡峭的山说,那座山他记得,他跟他父亲去过。我们只要登上山顶,就可以了找到回家的路了,因为在山的那边有一片坡耕地,在地的旁边有下山的路。大家很兴奋,可也很紧张,因为对面的山真的很陡,像电视剧里的悬崖。也许是山的背面,植被有些稀疏,像是被无数块儿石头堆积起来的,直上直下的。

洛洛很害怕,她年龄小,个子小,胆子也很小。当她在大家帮助之下爬到半山腰的时候,他们遇到麻烦了,有一块巨大的石块挡住的他们的去路,而他们站的位置很尴尬,必须从这块石头爬过,否则还要退回去重走,可大家不想这样。

有几个男孩子,已经上去了。哥哥说,他在下面推着洛洛,让她扶好前面的石头。其实哥哥,不过大她两岁,也没有多大力气。可是,即使这样,洛洛还是没有扶住。眼看就要摔下去。洛洛,用眼角的余光扫了扫下面,然后吓的闭上了眼睛。这时,有一双手抓住洛洛,洛洛感觉自己的手心挤满了汗然后被一双手抓住。后来上去的男孩儿们帮着那个人一起把洛洛拉了上去。

洛洛有些恍惚,她那个年纪虽然不明白生死,却知道摔下去会很疼,而且不会再看见她的好朋友和爸爸妈妈了。男孩儿在洛洛上来之后放开了手,然后满怀关切的说“洛洛,没事儿,没事了……”洛洛,看着他,有些木木的。后来哥哥,上来之后也不住的安慰着洛洛。只是在回家的路上,洛洛再也没有说话。大家都以为洛洛被吓坏了。

其实只有洛洛知道,她是激动的说不上话来。有那么一刻,她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她为今后还可以见到好朋友和爸爸妈妈而激动,为没有受伤不用爸妈责备而激动,为在即将与死神邂逅的那一刻又被一双手牵回而激动。她想,这个世界真的有天使的,因为她遇见了。尽管,那天晚上,她还是由于回家晚被父母狠狠地责骂了。从此,再也不被允许去爬陡峭的山。可是那天晚上她依然做了一个梦,梦种有一个天使牵着她,对着她笑,可是却看不清脸。

洛洛,不禁笑出了声。说他们那时候,真的是在用生命爬山,而且是手脚并用的那种。洛洛在讲述这段故事的时候,嘴角总是不自觉的沁满笑意,然后若有所思的样子。她一定又想到了那个她生命中的天使,那双柔软的手掌,和那双满含关切神情的眸子,才会如此纵容笑容在脸上泛滥。

洛洛,早已经忘记了那个救他的男孩儿的模样,她只知道那是哥哥的一个朋友,但是她却忘不了那眼神,那双手。仿佛手伸出的那一刻,眼看过来的那一霎,所有的危险都会化险为夷。她觉得自己,像是生活在童话里,小说中。也许,那个男孩儿,从来没有记起过。也许,那只是一个人的本能反应。可无论怎样,如今的洛洛,好好的活着,这就是完美的结局。

洛洛的生活和大家一样,风平浪静之中偶有波澜,每当遇到过不去的坎儿时,她总会想起小时候,想起那段经历,然后笑笑对自己说,我曾与死神擦肩而过,这点事算不得什么,然后像个将军似的开始披荆斩棘。她活的很快乐,很勇敢。

洛洛觉得自己的记忆力差到极点,她常常会因此苦恼和自责。也因为如此常常闹出笑话,有时她只能尴尬的笑笑,然后充分利用自己短时记忆的优势,将他们一扫而光。

但有些东西,洛洛忘不了。用洛洛自己的话说就是,“生死存亡”的时刻,永远记在心头,永远刻在她的心底。那是一种回忆,是一种对生命的诉求。洛洛是有遗憾的,为当初自己的沉默和没有道谢而遗憾。但是多年过去了,自己也长大了,那种遗憾渐渐的也深埋心底了,留下只是一种记忆。

有些人有些事有些记忆就是这样,刻意的铭记往往换不来永恒的铭记,一时的相遇,一霎的相逢,一瞬的相视却可以永恒的浸透在记忆深处,获得一世珍惜。

(献给那些事,那些人,那些年)



返回列表
上一篇:直面现实 接受挑战
下一篇:又见菊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