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致予最亲最爱最远的你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致予最亲最爱最远的你


一直以来就想写一些关于你的人、你的情、你的事。与风月无光,与相思无染,与懂得有关。可是不知从哪下笔,从何提起。慢捻着一缕墨香,让思念揉进其中,这凉如冰的笔杆,生硬了纸上的笔画,总想画下一句圆满于这季,无奈匆匆收场,墨未干,心已凉,无从落下。

以前很近,近到无话可说;现在很远,远到记忆模糊。这世间,没有什么比结缘更美好的事情。但在这喧嚣的尘世中,总有一些孤独的灵魂行走在寂寞的路上。路口千千万,人走先后来,有些缘分终究无法把握,有些事态超控掌中。一些人或事,念起或忘记,往往身不由己。记忆的花瓣总要寻找一个灵魂的支点,一些记忆,暖了一路的高山流水,纵使隔着岁月,也常驻心底;昨日枝头的光阴,也曾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岁月之城,离散有时;记忆之门,绝别无期。光阴将日子描摹成一朵花的模样,梳理时间的角角落落,碎了一地青瓷,拼接着那一片片,好似折叠的书页,怎么做,都有一道道痕迹,怎么写,都走不出那座围城,留一抹春色于心底,并有一隅温暖,收留我的漂泊。许一段寻常的时光,妥帖在红唇白齿的光阴里。也许,这世间的美都有些凄凉,平淡生活中的陪伴,繁花落尽后的珍藏,无不在深浅中寻觅,在碎念中迷离。你的微笑曾温暖过我光阴的薄凉。

日子在一箪一食里堆积,而后泛黄,至夏了,是否会找到属于自己的风扇台。人生有多少相逢就会有多少别离,青丝白发,数落光阴,现在过的每一天,都是余下生命里最年轻的一天,不能轻易就让现实实现。酣睡的夜里,只剩疲惫的叹息在孤独中呻吟,找不到皈依。每次听人提起你,我无法含笑淡漠倾听,那些人、那些情、那些事,关于你,似一枚落叶因季节的终结而滑落,沉于淤泥而不腐。一路沿袭忧伤,泡一壶苦丁茶,在漫无边际的思绪中独自缓缓的呷饮,苦,苦得让泪滑下......

这一路行途,遥远而漫长,从未将心轻抛,将寻在每一个春花秋月、落日余晖,寻着寻着,就将岁月寻上了眼角眉梢。以醮夜为墨,写生鼓浪屿,借文字的清风,让情素绮丽,拽景成画,字也流觞。也曾刻意将你拾起或忘记,然而今夜的月,圆得有些哀怨,雨,下得有些凄迷,我又在这月雨中失眠......

人生,总有长嘘,得不偿失,总有短叹,失之交臂。是不是每个人,走到最后,都会把日子过到一无所有?当秋雨催熟了果实,时光催长了年岁,记忆在心里轻轻打捞,念一些人、一些情、一些事,写一方字,温一壶山水,细细品味。与岁月低眉合首,与时光抵足而眠,听风数雨,只愿安静,再安静些。

尘缘如梦,梦醒无踪。日子,蜷在一杯温吞吞的水里,把所有的时间浸泡的发白。有些人,舍与不舍都是无法忘怀;在岁月的长廊里,轻点柳眉,淡化胭脂,我曾是你眉间的一点朱砂;简心若素,剪落一阵冰凉的咸雨。我来时,剪断的是我血肉的脐带;你走时,剪断的是我情感的脐带。从此,我不再看自己的影子有多短,不再看自己的脚步有多长,漫无目的的去感伤去流浪,刻骨铭心的去沉思去回想。

门里是一片起起落落的睡梦,而唯独没有自己;门外的风,天边的云,一阵去了一阵又来,当不得认真。流年的朝华串起岁月万千,唯独串不起散落的心情。当向天的纸鸢载走一季流年,无韵的章节再也凑不起曾经的温暖。经年一梦,如水的月光冰冻了笑容;心,守着一池缄默。天涯海角,一别成决。曾经的曾经,染上岁月的殇,牵动丝丝缕缕的疼。寻一缕宁静之光,安放自己,快乐自己,感动自己。

静意悠长终究敌不过岁月深远,如今写下一程思绪,一页纸张,将最深的情,用寂寂的字符,装在一枚旧词里,安放于最远的天涯,致予最远方的你。



返回列表
上一篇:一件小事
下一篇:岁月如诗 青春如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