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说说我们那疙瘩怎么过端午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说说我们那疙瘩怎么过端午


又到了端午,在收到朋友“端午快乐”祝福的同时,我也很想念老家的亲人。已经有十年没在老家过端午了,在我的老家东北的端午节还真有一番特别的风味呢!

小时候,我们那疙瘩很穷,穷到什么程度呢?反正一年当中只有三个节有肉吃——那就是春节、端午节和中秋节。我们那疙瘩管端午节叫“五月节”,管中秋节叫“八月节”。我们总是在这个节日过完后就开始掰着手指头算下个节日,对于我们小孩子来说,我们更喜欢过“五月节”。

五月节有几项让我们开心的事,首先就是能吃到我们平时吃不到的好吃的,比如肉和鸡蛋。现在的小朋友们如果听到我这样说一定会嗤之以鼻:“有肉和鸡蛋吃就能算是开心的事?”可三十年前的东北农村就是这样,平时自家母鸡下的蛋都舍不得吃,用来换取了零花钱,只有在要过五月节之前,才会把蛋攒起来,留着过节那天吃。

那天早上母亲早早起来煮一盆鸡蛋,然后分发给我们姐弟,一般情况下我们每人会得到二到五个蛋,蛋得到多少得看节前我家的老母鸡们给不给力。大人们每个人只有一个指标,可后来他们的蛋也都进了自己最宠爱的孩子的口袋。我们那么稀罕蛋为什么不进肚子里而是进口袋里呢?那是因为我们都舍不得吃,更喜欢把它带到学校,在同学中显摆。显摆了一天回到家,一般情况下蛋也没少一个,然后在兄弟姐妹们间继续显摆,直到发现别人的蛋比自己少了,才带着一种满足感去品味自己的第一个蛋。经常是过了三五天我们的口袋里还会揣着一两个蛋,我们怀里揣的不只是蛋,还有一种过节的快乐和幸福感!

我们女孩子特别喜欢过五月节还有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过五月节可以展现我们的“才艺”。一般情况下,在过节的前几天甚至一个星期前,我们就开始做准备。家里再穷,我们也能要来两元钱去买彩纸。

我们那疙瘩有端午节挂彩色葫芦的习俗,家家户户的屋檐下都笼罩在五彩缤纷的节日气氛中。小时候我们家的葫芦都是我们自己用彩纸折的。一般情况下我家都会叠几十个上百个大大小小的葫芦,我会叠单个的,也会叠“一对双”,还会叠“三胞胎”和“四胞胎”等。端午节那天清晨,我们会把家里三间茅草房的屋檐下都插上翠绿的松枝,甚至鸡架、狗窝、猪圈上也要插上。每个松枝下都挂着几个鲜艳的葫芦,每个葫芦下面都缀着彩色的飘带,微风吹来,松枝微微颤动,彩带飞扬,传来??之声,大人们看着开心,它也撩拨着孩子们对美好生活的梦幻。

后来城里和乡下在端午节即将到来的时候到处流动着卖彩色纸葫芦和香包的小商贩,每一辆小货车都是一道美丽的风景,卖的葫芦造型漂亮,做工精致,也很便宜,一块钱能买十来个,已经很少有人家自己叠葫芦挂了。但我还是很怀念自己叠葫芦挂的童年,家里的兄弟姐妹在一起,陆陆续续叠一个星期的葫芦,我们就能提前一个星期过节,提前一个星期感受过节的快乐。

过五月节最快乐的事还有一桩,那就是那天早上学校会免去我们的早自习。那天早上我们要去踏青,去麦田用露水洗脸。我们那疙瘩这个季节三四点钟天就亮了,五月节那天我们都会起得特别早,采松枝的采松枝,挂葫芦的挂葫芦,准备早餐的准备早餐,全家人都有自己的事忙。挂完葫芦,看到母亲在包馄饨,有心帮一下忙,她会说小孩子都出去玩吧,饭她一个人做就行了。我们都知道,那天的早餐一定是我们一年只能吃一次的馄饨荷包蛋,所以心里总有一种甜蜜的期待。

然后我就怀揣一块新买的香胰子和自己的花手绢蹦跳着跑出家门,在村口与几个小姐妹会合。我们嘻嘻哈哈地耍闹着,跑向离村较远长势最好的一处麦田,那时那刻仿佛整个世界都属于我们,我们的笑声也融化在了绿浪当中……

为什么要用那天清晨要用露水洗脸呢?据说那天如果用露水洗脸,那这一年都会神清气爽,百病不生。

后来进城生活,城里人不用露水洗脸,而是要在那天早上游园爬山。那天早上,所有去公园的路边都排满了小商小贩的摊位,公园里也到处是小商小贩,卖葫芦香包的,卖儿童玩具的,卖烤肉串的,卖粽子的,套圈的,照相的,打枪的,应有尽有。在前两天还是两角钱一个的葫芦,在那天早上一元钱能买到十多个,前两天五角一个的粽子,在那天早上五角钱能买到两三个,节日商品大甩卖在那里得到了最好的体现。

带着当时只有四五岁的女儿去玩套圈,运气不佳,啥都没套到,女儿有点不高兴,想接着套,我怕再套不到她会更不高兴,于是给她买个香包挂在胸前,买个扎成动物形状的气球让她拿在手里,女儿开心地笑着,跑到一个照相的摊位前,坐在一个小汽车里让摄影师为她拍照。

拍完照,我们去“爬山”,山上山下有很多人,所有上山的路都是人挨人人挤人,也有三三两两坐在半山腰闲聊的。所谓的山是用公园挖人工湖挖出的土堆出来的一个大土包,只有二三十米高,沿着它的脚下走,十几分钟就能走一圈,沿着上山的路往上爬,有点艰难,但也用不了多大会就能爬到山顶,山上寸草不生,可我们那疙瘩的人没见过山,就把它当成山了。爬到山顶站一会吹吹风,吼两嗓子,顿感心旷神怡,哪怕山上有再多的人,也似超脱了一般。

文章写到这里,妹妹在网上找我聊天,她说她刚包了粽子,又煮了茶叶蛋,问我在干什么,我说我既没包粽子也没煮茶蛋,但我为端午节和我自己献上了份特别的礼物——许久没写文章的我写一篇文章,以此纪念诗人屈原,怀念我的家乡和家乡的父老,还有那些过去了的日子。



返回列表
上一篇:L先生,你好。
下一篇:救人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