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秋天的红

导读 : 秋天,常被冠以金色二字,称为金秋,但在我看来,还有比金更动人的色彩,那就是红。红,是秋天里更热烈和成熟的色彩。秋天的庄稼红了。一场秋霜,遍地翠绿的红薯秧子发黑,割掉它们,就可见撑裂了土地的红薯,露出紫红的面皮,一镢头下去... [...]


秋天的红


秋天,常被冠以金色二字,称为金秋,但在我看来,还有比金更动人的色彩,那就是红。红,是秋天里更热烈和成熟的色彩。

  秋天的庄稼红了。一场秋霜,遍地翠绿的红薯秧子发黑,割掉它们,就可见撑裂了土地的红薯,露出紫红的面皮,一镢头下去,它们就随着泥土翻涌上来,那样新鲜的红,带着潮湿的泥土气息,令人心醉。红薯是很容易种植的,割下秧子,插在地里就行。有时候我想,那最初埋下的,也许就是一份痛楚吧,因为那最初的根,其实是一处伤口——而我所醉心的甘甜据此而来。红薯曾是被大量种植的农作物,因为它高产。在贫瘠的年代里,红薯用它的酡红驱赶着岁月的黯淡和人们的饥饿,它的伤和疼,曾传给了多少镰刀和镢头。

  红薯是埋藏在地下的红,那高高的飘浮在空中的红,是高粱。高粱,最高的庄稼,像长枪大戟,威风凛凛;又似爽朗的汉子,在风中发出朗朗的笑声。风中的高粱,也许是庄稼中最动人的景致了,起伏汹涌,宛如飘浮的云浪;奔放不羁,又似气吞山河的大军,望之让人胸中顿时豪气入云。

  与庄稼的红相比,蔬果的红星星点点,但那红却愈加妩媚动人。辣椒红了。光阴环宅绕户,从夏初到秋末,它们次第成熟。她们像农家女儿,换上大红衣裳,默默计数自己的嫁期。这些同一根枝条上的姐妹,呼吸相闻,笑语盈盈,她们甜甜地笑着,可那笑里,却暗藏着辣和香。这是用汗水一点点喂大的红,也是民间最底层的红,她们被采摘,暴晒,悬挂在屋檐下,紧挨着老屋和灶台,在寒冷的冬天,在流转的四季里,这是些能把日子照料得火红的红啊!

  枣子红了。枣子,小小的灯,挂在高高树上,秋风把它点亮了。像从青色的梦中醒来,一场寒露,一场青霜,碰上了它们内心的闪电。但不发出声响,在坚硬木棍的敲打中,它们悄无声息落地,有的还带上了伤痕。这小小的灯,小小的暖,在渐渐凉下去的秋天里,以沉默,说出了游子回家的原因。

  葡萄也熟了。这秋天的明眸,让多少人心中浸满了酒香,多少人心中涨满了怀想,带来了多少摇摇欲坠的幸福。还有石榴,炸开了体内的红色晶莹的星群。还有枸杞,红色细小的果子,挑在布满荆棘的枝条上,像太阳的胆,像大地的血性。还有桔子,像湿润的火苗,在秋天里静静燃烧,托一枚在掌上,它柔软的光,让一颗碎成八瓣的心,充满了蜜水。

  苹果也红了。与那些红得通透的果子不同,苹果红得含蓄,只是腮上一抹红,恰到好处的样子。苹果,是苹果树手里小小的水桶吧,一整个秋天,它们提桶打水,打时光和世界的蜜。而现在,有多少甜就要难以承受了,这羞羞笑着的苹果,这不同寻常的重,使多少树枝幸福地弯曲着。

  萝卜红了,花椒红了,山楂红了,鸡冠花、苋菜、番茄红了,喝了酒的农人,脖子和腮都红了,等到秋深似海的时候,满山的树叶也红了。红叶,比桃花还艳丽,比太阳更湿润,带着细微的香气,它们是一场又一场的秋霜一直在悄悄积攒的红光。

  秋天的红,多么醉人,热烈,它们是丰收的色彩,更是爆发的爱,是大自然献给秋天的加冕礼。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返回列表
上一篇:水怪不怪
下一篇:生而为你,荣幸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