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灵魂歌颂者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灵魂歌颂者


如果说人生是一首歌,他给予了我许多人生的旋律,他是二十世纪的灵魂歌颂者—许嵩。

“寻不到花的折翼枯叶蝶……断桥是否下过雪,又想起你的脸……”一次偶然听到他的歌,从此结下了渊源。他清脆的歌喉,锐耳的歌声,是我无数次夜晚的聆听者。

他是二十世纪最感伤的诗人,他用优美的旋律,将平淡无奇的文字幻化成最伤感的诗,一字一句描绘成了景。沉浸在脑海里,明明是海市蜃楼却实实在在感到悲伤。

网络上对他的流言蜚语很多,有的人说“听他的歌词就好,不要看他的长相。”他穿着始终坚持着自己的梦想,无论有多成功,他始终走在一条平坦的路上,他谦卑坚持的品质早已升华的完美无缺,只有平庸的人才会用肤浅的目光去衡量一个人。

有人说《玫瑰花的葬礼》是他写给他逝世的女朋友,《灰色头像》的落寞,留言板上的空白,历历在目的情景,转逝如云烟,支离破碎的回忆凑不回当初的笑脸,生活的挫折让他越挫越勇,他仍没有放弃过梦想,他的人生充满阴霾,而他的坚持,让音乐为他的人生添上色彩。

《庐州月》桥边红药夜夜哀叹,独自青石板上,望《断桥残雪》,雪如细绒融化指尖,痛在心头,《星座书上》说我们不合,我徘徊在现实与幻想的落差,你没我《想象之中》那么恋旧,我突感《全球变冷》,淅淅沥沥的雨,风夹杂着愁绪,《粉色信笺》压积在角落,我开始《叹服》你的《城府》,你如此的好,我将你保留在《南山忆》,空留一纸寂寞,也许无人逃得过宿命,曾经彼此口中的《天使》,如今成了《多余的解释》。

他始终坚持对爱的信仰,遍体鳞伤的他在爱情的迷途寻觅真爱。《爱情里流过的眼泪》总是甘甜,《单人旅途》因为有你的思恋作伴,从不曾孤单,你《白马非马》的思维使我嘴角微微上扬。《你若成风》,我亦不离不弃,我寻你《千百度》,黯然回首间,你早已不在灯火阑珊处。一个人的时候,《幻听》你在我耳边轻轻《浅唱》,如果当时不在青涩,《七号公园》熄灭的街灯,点亮我们的爱情。我想说《我想牵你手》,《双人旁》少一人,那埋在时光的《情侣装》更显沧桑,我已等过《花满楼》,伊人却不回。

而许嵩仍唱着《小烦恼没什么大不了》,他的成功不仅仅在于他音乐上的天赋,更在于梦想的坚持,生活的磨难,爱情的不安,给了他更多的感悟。

 



返回列表
上一篇:海阔,天还空吗
下一篇:救人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