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宽川河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宽川河


童年时的小河,曾留下多少欢乐和梦想,漫长岁月里,又流淌着多少父母一生的辛劳与盼望,宽川河,流淌着父母一生目光的河!

——题记

前年父母相继离世,我却在哪年的一场大病中苟且存活了下来,突如其来的灾难花光了所有积蓄,我在哪年的大病中失去了劳动力,一个人窝在家里养病。瘦弱的妻子为了一家人的生计只身去外地打工,供我吃药和孩子上学。曾经兴旺的家就这样衰弱了下来,正如这个冬天。

个人的苦难与别人无关,就像别人的笑声和自已无关一样,但我却非常羡慕别人的笑声,甚至有时会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嫉妒,便开始疏远欢笑的人群。

吃罢饭,闲着没事,便顺着河堤散步。河水很请,可以清晰的看见水底的砂石,小土鱼像隐藏心事般的把自己藏了起来,水面映出我憔悴倒立的影子,心情顿时晦暗了下来,记忆也就随之浮现在脑海。

这是一条流淌着父母一生的河,不像渭河,西汉水哪样.因为太细小没有名字,正如勤劳的父母一样朴实而平凡,在别人眼里很少留下什么一样。但我却分明看见年轻美丽的母亲在河边淘菜洗衣,欢快的笑声荡漾着河水,白发苍苍的母亲扶着岸边的杨树盼我回归,滴落的清泪激起一圈一圈微弱的水波。

甘甜的河水养育着两岸的人,人们在河边两岸的田野里辛勤劳作,每一个弯腰的身影都和父母出奇的相似,铁般的脊梁背负着暮昏和晨光。在父母如网的目光里,趟着河水卷起裤腿光着脚丫的孩童,为一尾仓惶游窜的土鱼奔跑着溅湿哪段童年的欢声和梦想。

蹉跎岁月苍老了父母的容颜,苍老了父母的笑声也苍老了父母的身影父母的目光。

河水依然那样平静,?纹深深。舍不得离去的水草依然把爱深深的扎根砂层,对外面的世界好奇却又摇摆不定,而那尾?G失在岁月里的土鱼哪里去了?光着屁股嬉水的孩童已经长大成人,成了父亲,平凡的河水同样溶入和父母一样的目光。

枯枝婆娑,每一根都如细小的血管从心底流淌着一缕缠绵的思念。两岸杨柳青青,如父母村头盼归的身影,苍老了肌肤,皱纹在岁月的风尘里越布越深,终于熬得白发苍苍,正如这冬天的雾霭凝固在枝头的冻雨,在岁月的黄昏里孤单的闪闪发光!

春送俺儿去他方,冬盼俺儿返故乡。

万针纳成千层鞋,唯恐俺儿脚冻伤。

每次的电话,母亲的关切总如河水一样哔哔哔的从不休止,决裂如小时候背的水堤,却没有孤单和忧伤 ……。

牵挂流成了河,思念汇成了河,盼归凝成了这条缓缓流淌的河,河水是那样的甘甜纯洁,经久不 息。

每年我总会顶着雪花,披着异乡的风尘,在寒冬里跨过这条母亲河匆匆回归,河水懂母亲啊,悄悄地结上一层冰遮住父母一年的心事与繁忙。

河水经久不息的流着,思念有音,一直流向更远的远方,就有了名字叫——长江。

河水哗啦哗啦的流着,奔腾不息,一直流向更远的远方,就叫成了伟大的海洋!

河水掩藏住平凡质朴的石子,就如母亲用生命保护自己的儿子。海水敞开胸怀收缆波浪,就如母亲包容儿子曾经背叛的粗犷。

没有人静下心来聆听一尾土鱼的心事,(心事里也许就有海洋),正如儿子永远不懂母亲的心事,又如一只盘旋的海鸟不懂蓝色的海洋,却又一生飞不出海洋。母亲河如一摊开的掌心,我只是她掌心一条粗糙的手纹(又如佛祖掌心的猴子,但却不如猴子),始终走不出母亲的目光。

天色渐暗,心情也愈发晦暗了下来,忧伤的淡雾逐渐吞噬了附近的树影,如天宫呼唤去了我的 亲人,而就是这淡雾曾是我向往的炊烟,暮昏里贪玩的小孩,锅灶里饭菜飘香。现在独留我一个人徘徊在暮色深处,清澈的河水哗啦哗啦的流淌,淡雾悄悄地爬上眼角,我感受到眼泪的味道。一颗星探出雾霾惊慌的张望,哪一定是天堂母亲的目光……。

宽川河,流淌着父母一生目光的 河,没有人知道你的名字,也许就从来没有名字,有一天我也会逝去如河水里一朵平凡的波浪。但终有一天你会流成海,流成江,让天下儿女对你歌颂和向往。

河水摊开掌心,我只是掌心里一条粗糙的手纹,用一生的时间却走不出母亲的目光。

宽川河,这条流淌着父母一生光阴和目光的河,像母乳般甘甜养育着我的河,今天,我把你叫成了母亲!

——借此篇献给天下盼归的父母亲!



返回列表
上一篇:浮生依旧,尘缘如流
下一篇:救人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