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所谓三十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所谓三十


这半年我听人提到最多的也就是三十这个数字,相信下半年还会是它侨居榜首。三十,以前从没觉得这个数字如此刺耳、刺心,因为它只是个单纯的数字,并没代表什么。如今,它代表的是一个尴尬的年纪,尤其对于女人来说。内心深处,我不想承认,始终认为自己还有着大把的青春年华。事实上,当所有人都把它摆上台面的时候,不想承认也是没有用的,因为所有人心中已经认定了这个数字。

有人问:几岁了?答曰:三十。小孩几个?答曰:没有。还没有结婚?答曰:是的。眼光太高了?答曰:……。这样的话题难以为继,甚至不想面对。奈何大家都很热心,似乎不提一提心里便会有根刺,如我们见着人问一句“吃饭没”般理所应当。于是,我在所有人关怀的目光下,不厌其烦的解答所有人心中的疑问。其实,没有人知道,这是我最不想提的话题。

我们不明白为何必须得结婚生子,为何年纪成了这般鲜明的分界线。进了围城,才算是正常的。不进围城,各种猜测、怀疑便揣在了每个人心里,它丰富多彩,如乱花般迷眼。于是,我们不自觉的往围城靠拢,听凭父母的安排去相亲,由着朋友们介绍去邂逅那万分之一的缘分。所有的朋友,所有的亲戚,见着人就说我家有女未嫁,如何如何。于是,我发现,自己从未如此的风光过,不经意也成了话题女王。

可惜,我终究上不了台面,遇着这类话题,总想置身事外。然而,避无可避。我不得不接受这悄然发生的一切,任它一石激起千层浪,扰乱我平静的生活。如这次的生日般,我想着悄悄地过了就算了。按老家的风俗,却得摆个酒宴,大家庆祝一番。看着父母操劳,我于心不忍。帮着忙里忙外,准备所有人的饭食,生辰便也这样过了。尽管如此,内心却多感激。我看得见他们的付出,听得见他们的祝福。有你们相伴,乃是我人生最幸福的事情。所以,我愿我所有的亲人朋友安好,愿他们幸福。

自然,我是有私心的,起码我曾像无数少女一样希冀过:得一心人,白首不分离。天涯辽阔,人海茫茫,谁会在不经意间擦肩,从此走进我们的生命?也许他在,也许他不在。无论如何,我总安好。我捧着我心爱的书籍,写着我钟情的文字,做着我喜欢的工作,爱着我最爱的人们,过着我想要的生活,多好!而他,此刻,便像是一缕清风,可有可无。

流年安好,不曾惊了风雨。如今,风乍起,吹皱这一湖心水,?起滟滟清波。几分辗转,解不了时间的锁。我心悠悠,百转千回。当所有的关心化为无言的尴尬,心与心之间便筑起了壁垒,即便亲如父母,那一份心事还是难言。并非排斥,并非疏远,只是这一份心事,只适合埋在心底,于无人时自斟自饮。

所谓三十,不过就是将所有的心事浸泡成无味的文字,偶尔拿出来品一品。甘甜不论,清芬随意。我所需要做的,也许就是认清事实。告别青涩,告别天真,告别所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告别所有的自在随心。我应担负起我这个年龄该有的责任,至少该让父母宽心。像是遨游于天空的风筝,飞得再高再远,总也挣脱不了手中的线。那手,撑起红尘里无限温情,如阳光般温暖着我。而我,确实不应该任性地去挣脱那根线。天空辽阔,属于你我,掌心温暖,升腾起火焰,驱散人生路上所有的森冷。

所谓三十,不过就是等一班只属于自己的列车。兴许有座位,兴许没有座位。或坐或站,舒心与否,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所需要做的就是安静的做好自己,不必期冀太多。那车停不停靠不由我,上不上车却可随心。这世上,有太多的身不由己,也有一些自在随心。我欢喜,那车上即便是站应该也有一个属于我的位置。

所谓三十,不过就是时光深处埋新酒,知与谁共?一些薄愁轻绪,酿成五味杂成的酒,于某年某月取出,或饮或品。或可对月高歌,起舞弄清影;或可曲水流觞,赋锦绣文章。怎奈,举杯消愁愁复愁,清风明月不堪托!意兴阑珊处,谁蓦然回首,众里寻他千百度?

所谓三十,清词小酒醉年华,酿一腔心事悠悠,随东风。那风掠过时间的长河,扬起谁的衣袂?撩起谁的发丝?天地悠悠,我在风中!耐得住风刀霜剑,才能闯得出世俗红尘,才能甩得掉满身负累。我赋新词,抛却闲愁,流光深处共谁一醉?同谁一笑?

莞尔处,百花度春风,飞雪舞深冬。韶华曾相邀,心事随柳絮,依依在流年中。所谓三十,不过一杯流年,慢饮即可。



返回列表
上一篇:在平凡的世界里有一人相望便是幸福
下一篇:救人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