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蝉鸣乡情起

导读 : 乡间多的是音乐家,蝉便是其中一位。一到夏季,蝉便高调亮相,登上舞台。公路边,林子里,不管是房前还是屋后,只要有树,就会有它的身影。越是天热,它的叫声越是响亮,这边唱着那边和,仿佛要告诉人们它才是夏天的主人,只有它的声音才... [...]


蝉鸣乡情起


乡间多的是音乐家,蝉便是其中一位。

  一到夏季,蝉便高调亮相,登上舞台。公路边,林子里,不管是房前还是屋后,只要有树,就会有它的身影。越是天热,它的叫声越是响亮,这边唱着那边和,仿佛要告诉人们它才是夏天的主人,只有它的声音才能笼罩整个夏天。蝉是怎么唱歌的?它的嗓门为啥那么大?怎么非得在大热天才能听到蝉鸣呢?这些问题常常折磨着年少的我。于是我就想捕蝉看个究竟。

  儿时捕蝉方法巧、乐趣多。我和玩伴们一道把长长的竹竿一端用刀劈开,然后用一根短木棍撑开成“丫”字形,接着,我们四处寻找才结成不久的蜘蛛网,把它粘在竹竿的分叉口处,反复几次,捕蝉的工具便做成了。循着蝉鸣声,一路搜寻过去,看到树枝上得意忘形、高声鸣唱的蝉,便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将竹竿悄悄伸到它的背后,蝉发现了干扰,转身便飞,哪曾想身后有一张透明的网。任它拼命挣扎,无奈蛛网粘得很,在断断续续的哀鸣中成了我们的俘虏。剪去蝉的部分翼翅,蝉就不能再高飞了,扇动着短了一截的飞翼,跌跌撞撞地前行,终究飞不出我们的掌心。依稀记得小时候扯过它那长长的针样的嘴,也撕去过它的腹部,只是到底它是从哪儿发声的依旧没有弄明白。

  直至现在,我才知道,蝉的大部分生命是在泥土深处度过的,直到夏季,蝉的成虫才会挤破地表冲出黑暗,爬到树上蜕壳吟唱。雄性蝉虫依靠腹部发声来吸引雌蝉的注意,从而获取交配权。它的鸣唱现在看来,不只充满了对光明的礼赞,更是对生命延续的奋力高歌!

  蝉鸣高树,声声含情。难怪古诗词中有很多关于蝉的诗句。譬如骆宾王《在狱咏蝉》:“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侵。那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诗中作者以“蝉”自喻,抒发了自己高洁无人识,怀才而不遇的悲愤之情。“高蝉多远韵,茂树有余音”朱熹的诗句仿佛让我们听那种沸腾的蝉声,看到匝地的浓荫。品味王藉的名句“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让人有种身处谷深林静之地,耳边独有经久不息的蝉噪间杂着一两鸟鸣之感。

  每每听到蝉声,总易想起“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的诗句来,那也是儿时我们捕蝉的生动写照啊!只是时光易逝,儿时的种种趣事徒留记忆之中了,如今,我们为生活奔波在外,不再有捕蝉的闲情,反而多了一份“一闻愁意结,再听乡心起”的感受。一声似曾相识的蝉鸣,唤起我们对故乡的一丝挂牵,推开窗户,凭栏远眺,蝉鸣声声正从记忆深处悄然传来……



返回列表
上一篇:世界之大 谁的心才是属于你的
下一篇:岁月如诗 青春如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