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烟雨葬杏花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烟雨葬杏花


杏花烟雨本是春天迷人之境,寒雨如烟缕缕蒙蒙,杏花若雪片片溶入雨中,一切都似乎如隐若现,又隐而不现,迷离、朦胧,似乎有着更为恰当和贴切的形容。

在每个葬礼之上,或有着浩荡的送别人员,或有着阔气的排场,或有着孝子真切的撕心裂肺地哭唤,也少不了或为争田争地哭天抹泪,或有者平日不孝死时牛喊马叫惊天地泣鬼神的嘶吼……但每个参加葬礼的人都不羡慕,只想好死不如赖活着。在死的世界里,生显得更为真实和短暂。

对于丧葬之哭,村人很有讲究。哥兄弟哭,争田争地;媳妇妯娌哭天喊地不如毛驴子放大屁;姑娘干儿干女哭真心实意。所以,少不了在葬礼之上,为证实哭得伤心欲绝而不辞玩弄手段,造点泪水,让人啼笑皆非。在没有真情流露的葬礼上,哭声远比笑声恐怖。村人的苦,大多是伤情自然的流露,有友人的哭诉像似孩子失去爹娘;有孩子的哭诉,有的数落养着活着的不孝或孝行,有的枚举生前的光辉或感人事迹,有的或泣以生死离异之苦……

每一个葬礼,最惹人关注的少不了唢呐,相传倾听唢呐,你能听出唢呐声似人笑还是摹人哭,是笑好事意味着从此清洁平安,是哭或许还有后事。似乎所有一切都和我这个来自小城的人无关,我看着路旁边累砌已久的围石成墙小院。儿时曾踮起脚,双手扣着石缝想拼命的看一下院内的那棵红杏,看看那满园关不住的春色。可惜那时人小,只能看眼齐眼的世界,一米略余的石墙也是登天的难。如今,根本不用踮脚,抬眼望去,就能看见院内其实是一片抽节的麦苗。只是可惜那一株红杏或许已经死去,因为怎么也看不到身影。那时的杏果更具有诱惑,还在青黄时就引得我们垂涎三尺,由于围墙的高杏果更显得吸引力,以致村东头那棵红杏树上不时爬满准备偷食的孩童。此株只作为摹本,在心灵里写下“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收住心情,绕眼看着村庄,熟悉的桃树已经开了几朵。在层层的薄雾中,李子树满树的花更显得白艳,而红杏似乎还躲在小巷里的阴沟上,还没能入我的眼。或许天气让我不想前行,或许只是那株红杏没有围墙,我已经看厌倦了。我把目光转向更多的花木,更多的暮光之景。没有太阳,整日都处在暮光之中。

夜里关灯小睡,隐约死去之人前来姗姗有语。花死人死,人死花死。爱花之人都是病恹子,一时半会还死不了,就如“死人街前走,活人床上睡。”总赖在那张铺满喘息声的病榻上,日日哀吟。你看那一株绛珠草黛玉,自己将死还葬花,花比人重情,不忍送行先离去。你看我家边上那株红杏,或者的时候,每逢春天总是招蜂惹蝶,还招引着那些想进院的人爬墙。我为断绝人们的臆想,把它砍了,围墙就从此没有人爬扰了。我看着死去的人,脸显粉色,比活着时好看多了。或许也是爱花之人,死在春天里。鲜花扮美了那一张脸,那一个人。春天本来就是一个葬礼的季节,一个华美的葬礼,万物为花殉葬。花儿就是春天的宠儿,春天把花儿宠病,人把花儿捧死。死在春天里,没有人的泪滴声,春雨掩盖了哭声;没有挽幕,烟雨作为幕帘,让生死与开谢在此刻相聚相离。



返回列表
上一篇:雪殇
下一篇:救人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