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耐人寻味的叶村

导读 : 叶村,是歙南三阳的姊妹村,它们同住清凉峰下,昌源河边,深藏于万山众壑之中,四周群峰高耸,峰峦叠翠,林木葱郁。叶村置身于这样美好的环境中,掩映在树影波光、青山环抱的世界里,好像风姿窈窕的淑女,撩开面纱,舒展双臂,亭亭玉立。... [...]


耐人寻味的叶村


叶村,是歙南三阳的姊妹村,它们同住清凉峰下,昌源河边,深藏于万山众壑之中,四周群峰高耸,峰峦叠翠,林木葱郁。叶村置身于这样美好的环境中,掩映在树影波光、青山环抱的世界里,好像风姿窈窕的淑女,撩开面纱,舒展双臂,亭亭玉立。不远处的名景岳飞斩龙脉的“狮头岭”犹如一只即将醒来的巨狮,飞越昌源河,还有清凉峰上的“石剪刀”、“仙人锯石”、“猿人上山”等怪石皆罗列于村右,杭徽公路两旁,屋舍俨然,鸡犬相闻;昌源河畔,水口秀美,古木参天,时有鸡鸭嬉戏于悠悠碧水中,一派田园风光,难怪当年朱洪武未称帝时路过此村,由衷发出“横巷不通直巷能,处处美景皆画中”的感叹。

  在这里,远山、近水、长桥、蓝天、白云、田野、村庄……构织成一幅五彩缤纷、浪漫抒情的风采图,令人留连忘返。有位诗人是这样描绘这个村庄的:“青瓦古墙/错落有致的石巷/淡淡的炊烟/化作淡淡的雾霭……”诗美而古村的意境更美,这是一座地地道道的江南古村庄,是千万徽州人印象中记忆中的山村,它从灿烂的古徽州走来,经过千年历史的洗浴,已脱落成一个活泼俊俏的佳人,人们一见,似曾相似,它是从幽香的水墨画中濡洇出来,乡情亲情都有了。

  美妙如画的古村,也曾有过金戈铁马的历史,名著《水浒》里的许多镜头也曾在这里演绎。我进叶村,犹如踏步进入《水浒》里的古战场,大街小巷的村民们还能津津有味地说出“箍桶匠方腊”、“血流昌源河”、“大战木盘山”等传说,沿着村前的昌源河向东走,颇具《水浒》书中描绘的那种古风氛围便越来越浓了。昌源河虽是一条不出名的河,但历史悠久,据传古时河对岸便是浙江省淳安地界,而方腊本是山中樵夫,因打柴时去溪边净手,水中照出自己头戴平天冠,身穿龙袍,故以为有天子福分,此时苏州府朱?乙换镎?诮?险魅』ㄊ?伲?傩沾笤梗?巳怂悸遥?谡憬?蚬さ?ldquo;箍桶匠”方腊便乘机造反,攻占江南八州二十五里。至今昌源河两岸仍流传着“十千加一点,冬尽始称尊。纵横过浙水,显迹在吴中”的民谣,那十千是万也,头上加一点,乃方字也,冬尽,乃腊也;称尊者,乃南面为君也,悉应方腊二字。方腊这位农民领袖生于斯也流传于斯,“血流昌源河”之故事虽已成为过去,但悲喜剧交织的昌源河水依然村前长流。离村一里许的古桥——关桥,横跨于昌源河之上,是古代皖浙官道上一座重要桥梁,不知经过了多少春秋的风霜雨雪,青苔的侵袭和绿衣的攀爬,残缺不全的刻字都在无尽的岁月中漫漶,似乎已成为历史老人了。可当年,方腊领导的农民起义军与宋军在此大战,《水浒》书中有描写此战场的文字:“那桥两边柴草堆里,一齐火起,火炮震天价响。”如今,古战场两岸山腰上只有几户人家如舟般隐隐约约停于晨雾里,以前被义军血染红的荒坡野岭已被郁郁葱葱的茶园所替代,古桥下碧波涟漪,桥上白云悠悠,似乎向来人诉说当年金戈铁马、战旗飘飘的历史故事。官道的青石板已多年未修,显得斑驳参差,支离破碎,令人生出一些感叹。站在古桥可见昱岭关上的群峰,古松苍翠,松涛阵阵,似千军万马奔杀而来,遥想当年,好汉史进、石秀等六人为攻占昱岭关,竟埋骨于关下,为后人留下一则悲壮的故事。

  叶村一带确实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不然怎能生出“岳飞过狮头岭”之说,“乾隆千里来福泉”之典,尤其是“洪钧面君为状元”的故事更加美丽动人。清代同治状元洪钧就是从这个村庄走出的徽州骄子。至今,这个村庄里依然保存“状元及第”牌以及洪状元遗留下来的题字、楹联等。去年,我陪洪钧后人来此村寻根问祖时,整个村顿时沸腾起来了,人们争先恐后拿出各自的收藏状元遗物,让状元后人观赏。当来到状元祖坟地时,名曰“风飘罗带”山,村中的男女老少,个个热情十足,向状元后人述说着叶村的过去,以及许许多多关于洪状元耐人寻味的故事,此种氛围的确令人感动。我想,一个村庄的村民个个都能对自己的先人如此的敬重和珍惜,怎能不形成整个叶村的文化大观呢?难怪叶村是那么有魅力,又是那样令人向往。

  “铜锣响,脚底痒”。当然叶村最叫得响还数民俗表演“叠罗汉”了。

  叶村传统节目“叠罗汉”的名气可谓大矣,中央台、安徽卫视早已把它传播到很远的地方去,不过令我入迷的还是具有地方特色的徽州风情,每当农闲,开锣敲鼓,古村热闹非凡,女的提着毛线篮,三三两两,一路迤逦,在斜斜的晚照里,宛如一幅风情万种的风俗画。

  叶村叠罗汉取材于《罗汉救火》的传说,始于明代,已有三百余年的演出历史,演出形式奇特,动作健美,造型粗犷浑朴,扎根山民中,为徽州百姓喜闻乐见。二十四个罗汉造型,粉饰登场,表演六十套《叠罗汉》,如“童子拜观音”,禅味无穷,令人大彻大悟;“石猴出海”犹如孙悟空从茫茫的大海里横空出世,令人震惊;“水帘洞”深不可测,让人又走进美猴王的老巢,又刺激又惊险;“六柱牌坊”令人顿感徽州文化的博大精深,底蕴深厚。由于叠罗汉表演讲究起伏跌宕,动静兼备,亦惊亦险,趣味无穷。戏台下的观众时而鸦雀无声,时而嬉笑声此起彼伏,台下那些“罗汉”们的妻子窃听到女人们称赞其他男子时,心里会醋漫金山;偷听到夸奖自家男人时,又会自鸣得意。台上的罗汉们可不管这些,他们总是把自己虔诚的心理与热切的期望表现得淋漓尽致,切不可出丑,乡里乡亲的,人家来捧场,不是为了看什么流派,看什么布景,只是为了过瘾,尽兴而已……其中滋味,其中风情,的确令人陶醉,连田头地角、花鸟草木也沾有喜气,山村中歌舞升平就是这样的世俗和静好,走进叶村又让人进入一个婉约的江南。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返回列表
上一篇:午夜阳光
下一篇:生而为你,荣幸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