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为何情深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为何情深


看到林夕这个名字,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只知道他叫林夕,后来才恍然大悟,我爱听的大半歌里,词都是他这个才子写出的,他说他的名字很旖旎,他说他的名字把梦拆开,于是梦就成了林夕,他有天赋也有才,连名字都解释得那么不同,他那像迷一样过往,让我情不自禁的想去解开。

林夕说:“我写了很多词,到最终赢不到一个人”

我说:“我爱了那么久,到最后既不疼不痒”

他们说爱情无关男女,其实他们说错了,爱情哪里无关男女,其实爱情无关男女,男男,女女,只是我们都曾亏欠了爱情。

林夕写了很多词,到最终赢不到一个人,而那个人,是林夕的缪斯,而那些词,也都属于他,黄耀明。他在有生之年遇见黄辉明,竟会花光他爱情里的所有运气,我们都明白,可这也是他唯一没明白的。

我喜欢听歌,不懂歌的人怎知,每首歌都是写词人那颗有爱有恨的心,就像他的词,表现得那么淋漓尽致,那是他对黄辉明的爱慕之心,倾慕之心,爱惜之意,以及想得却得不到的无奈,所有的词,大概也是他要说给那个人的话吧,他的歌词是一眼就望穿的小心思。

黄辉明说过,在私底下,他最爱的颜色就是红色,于是有了“黄是你的姓,红是你爱的”《忘》,黄辉明手上的那颗痣,于是有了“你掌心的痣,我总记得在那里”《至少还有你》,“我想哭,你可不可以暂时别要睡,陪着我,像最初相识……陪着我,让我可以不靠安眠药。……离开,不应再打搅爱人,对不对”《假如让我说下去》,林夕一直有忧郁症的毛病,时常都会心情不好,那晚心情很烦躁的他打电话给黄辉明倾诉,可惜黄却心不在焉,甚至有点不耐烦,于是林夕说不下去了,黄说不如你去写歌词吧,于是就有了这首《假如让我说下去》。这样的故事在他的歌词里太多太多。

林夕曾说过一个爱情理论叫“富士山爱情论”,“其实,喜欢一个人,就像喜欢富士山。你可以看到它,但是不可能搬走它,你有什么方法可以移动一座富士山,回答是,你自己走过去,爱情也如此,逛过就已经足够”。

不是没有抱怨过,埋怨过,恨过,可是,我们都明白,你一点也不恨他吧,记忆是真的,快乐是真的,只是,你是千堆雪,而他是长街,日出一到,注定要彼此瓦解,但是,那些曾经的记忆是属于你的独家记忆,那是你和他的独家记忆,爱情从来就是这样,明明想要月亮,但是却只能得到月光。

我也有一个黄辉明,他永远站在好朋友的位置,那是我在他心里的位置,而他却深深住在我心房里,操控着我的心,控制着我的七情六欲,可是,我们从开始到最后都没有在一起,有时候,爱情只是一个人的事,他在或不在,我们都在这里,他应或不应,我们都在这爱情里。“没有得到你的允许我都会爱下去,被你一贯的赞许,却不配爱下去,在你悲伤一刻解慰找到我乐趣,我甘愿当副车,也是快乐着唏嘘”《钟无艳》。

坚持是一种病,放弃是绝症,现在的林夕独自活的漂亮,是神眷顾的宠儿,没有他也可以活,而且还活得那么漂亮,空着一颗心,只能用生活来填满那无奈。

他是你这一生的阿波罗,你却只是千万仰望他的向日葵的一朵,但你却心甘情愿,对你,他做不到投之以桃投之以李,你们的关系永远是,你赠他琼浆,他还你泪光。

林夕最终得不到那个人,我最后爱到不疼不痒,最终都得到的是那个他给的安慰淘汰。他说“唉,何必情深”,我说“让我感谢你,赠我空欢喜”。



返回列表
上一篇:《中国新歌声》
下一篇:又见菊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