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西河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西河


西河原本算不得河,只浅浅而流的潺潺溪水,在群山之中蜿蜒而已。溪水清凉见底,小鱼小虾小蟹在溪里躲着两岸孩子们犀亮的眼,若是不小心被看到,必定会惊起一滩黄泥,岸边的石头三天两头会被翻来翻去,孩子们若有所获,便就地拾些柴火烤得香气四溢,再吃个大花脸才尽了兴。记不得几时修了升钟水库,小溪涨了水成了河,两岸的庄稼地淹了,鹅卵石看不到了,岸边好些个野果子采不到了,河里多了好些个鱼,鱼儿就在被淹的庄稼地里欢腾着,密密集集的翻出白白的泡沫,两岸的村人忙着回家拿盆拿锅下河去捞,水性好的跳进河里忙活着,水性差的站在岸边着急着,指挥着,最后大伙多少总会有收获,欢喜着回家向女人炫耀一下。孩子们更是喜欢,男孩子无论会不会水都会到河里闹腾一番,女孩们只能在河边大石头上将秀脚交给鱼儿们亲吻,弄得浑身麻酥酥的,还得忍着笑防着大人的白眼。后来会水的人购了船开始了渔夫的生计,最初河里一网下去,几十斤的大鲤鱼,鲢鱼常见的,还有百来斤的,鱼头足有面盆大,那时我与二姐夫就网到过几十斤的大鲤鱼。再后来,人们学会了用炸药炸鱼,一声巨响,河里漂起大大小小的白肚皮。那河里有种独特的鱼,现在知道叫枣林鱼,村里人叫刺客包,它刺少味美,却越来越稀少了!

清晨当朝霞染过河面时,那里必定会见着身披霞光的渔人,当晚霞谢幕后他们也还在忙活着,鱼越来越小,越来越少了,于是他们就开始网箱养殖,于是河水暗绿了,河面飘着一个接一个的白球,河水不再能入口了。过了些年,水位降了,网箱撤了,岸边多了城里来的垂钓者,留在龙村两岸的庄稼人开始经营起农家乐,孩子们不再爱去河里玩,忙着玩手机游戏了!

西河还是那个样子,有风就起皱,有石就涟漪,有船就承接着,有霞就反映它的美。



返回列表
上一篇:时光匆忙,谁曾勾起你的回忆
下一篇:生而为你,荣幸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