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春耕图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春耕图


南山上的桃花开了,开着开着就落了。北山上的黄花开了,开着开着就谢了,你远远地看见那一团团粉就是它,你远远地看见那一丛丛金就是它。

桃花开了,黄花开了,它们虽不说话,却都是一句句忠告,忠告农人清明到了,要快快地做好准备去春耕;忠告农人谷雨到了,要快快地做好准备去马上春种。如果你还一如既往地懒着惰着,时光一过,就什么都来不及了。

低低的石岸整齐又结实,一片又一片的土地,辽阔又肥沃。为了让土壤又松又软,机器在前边一刻也不停地犁着,奔跑着,隆隆地轰鸣着。

为了给禾苗准备出一张张温暖舒适的床,男人们紧跟在机器后面,舞动着锄头,把去年的旧茬梗收拾走,把深沟耙平,把比较大了点的碎石块扔掉,把辛苦而单一的事情,一遍遍耐心地重复着。男人们在没完没了劳动着的时候,风儿看着羡慕就吹过来了,风儿顾盼了一阵,嬉闹了一阵后又觉得太不新鲜,太没情调,风儿就又吹着口哨溜去了。早春的天气虽然还寒,男人们竟脱下了上衣,劳动使他们的肌体变得燥热,劳动使它们挥汗如雨,劳动使他们光滑的脊梁更加健硕。

来田垄上的时候,妇女们总爱捂着个红头巾,红头巾鲜艳如霞,为了给禾苗准备出足够的滋养,她们就一掬儿一掬儿往土壤里撒着化学肥料,她们在田埂上,一遍遍地走过来又走过去,红头巾变松弛了,滑落下来了,该系一系了,她们却只顾忙碌,竟然无暇。男人们已把土地耙平,等女人们一把肥料撒进去,立刻就可以覆盖上整齐的地膜了,地膜一铺平,种子立刻就要栽种,地膜马上就要变成种子的家了。

野鸟从田间飞过,见田园是如此热闹,她一快乐,就亮开嗓子,唱起了歌,唱着唱着,她看见田园仍旧如此忙碌,她就没有耐心了。她一失去耐心,她那动听的歌声,就又有一阵短暂地停止下来了。

鸟儿可以想唱就唱,不想唱就停歇。而农民们却不可以。他们必须慎守着时间,每天一看见太阳出来,他们就必须来到田园上。他们要趁晴天,他们要赶种,他们要在下雨前把庄稼种完,那样的话,一旦下雨,种子就可以喝饱雨水,就可以争先恐后地发芽。

如果种田人稍一松懈,庄稼不是误了发芽,就是误了开花,不是误了开花就是误了结果。不是误了结果,就是夏天尽了,秋天来了,果实虽然结起来了,却不能按时成熟。

农人们不仅想要让庄家开花,还想让庄稼结果,不仅想让庄稼有果,还想让庄家有个美美的一生,她们连一件有意义的事也不舍得让庄家落下。如果耽误了其中的一点一滴,一环一节,都不是一个完整的人生,都不是一棵美好的庄稼。只愿了这个目的,所以他们才宁愿把所有的力气都预支给晴天,所以他们就再辛苦也不喊疼,再匆忙也不说劳累。

他们的疲倦又该怎么办呢?就等有朝一日下了雨,等种子在泥土里饱饱地喝水的时候,他们才肯去踏踏实实地休息。可他们毕竟已经是这么辛苦了,歇息一天怎么能行呢?如果歇息一天不行就两天,两天不行就歇息三天,他们虽然极忙碌,却也是极自主的,极自由的。雨下几天他们就休息几天,直到把所有的疲乏全都驱赶净尽。

如果是雨,只下了短短的一小会儿,就停下来了呢?那么他们就不歇息了,干脆顶着疲劳,继续去与时光拼,直至拼得把种子全部种下去,看着禾苗发芽,看着禾苗长高,看着禾苗长大,看着谷穗稻穗结起,看着田园里瓜甜果圆。可是你相信在如此长的时光里,它们能等不到一场痛痛快快的甘霖雨,它们能逢不见一场需要多久就有多久,需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的休息和休憩吗?



返回列表
上一篇:梦中
下一篇:救人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