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致青春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致青春


我们终将和以前的那个自己告别,不管你是有多么的不舍,不管此刻的你是有多么的难熬。这是在此时此地此刻的我,最为真实而强烈的感受,似乎我也要和以前的自己告别了,无数的文字唏嘘,也仅仅是与那个自己离别前最为无力的哀叹。

这一次,我不清楚是要短期的告别还是要走多久,总之,在这个时间段,我也必须告别一段时间。

安妮宝贝说;选择了自由,你也就选择了被人多几分算计的可能。选择了做自己,你也就选择了被人言说的可能。是的,世界是等价的。当初我在决定走这条路的时候,也就该想好了为此该付出的代价。

你懂得越多,别人懂你就懂的越少,你越理解别人,别人就越难理解你。像我这么一个流浪的人,似乎要兜兜转转好几圈才能明白。每个人都很想做自己,但却发现做自己最难。

很奇怪,这个世界上貌似温度是最不显眼的东西,而我却将使其珍宝,我不清楚我为何要一直固执倔强的走在这条貌似不符合潮流的路上。但我知道,我终会耐不住这份诱惑,每当心爱的东西出现,我的心一样有着难以愉悦的跳动。总是明知会跳进悬崖,但还是如飞蛾扑火般奋不顾身。

周老师曾不止一次的跟我说,要我在理性与感性之间把握好一个度的问题,过于感性过于性情,终将会受到最残酷的打击。而我每次,都会以一句你是一个什么人,才会遇见一个什么样的人作为反击,告诉他们,我所谓的坚持,就是在等一类人的出现。等我成功的建立起一类人的时候,那就是我人生最大的成功。这是我曾以为的,这也是我努力倔强的理由。那个充满童真,善良,信任的世界,该有多好。理性的人们选择了避开伤害,但却也要与最初的天真要要告别。

而我的度,是该要如何的划分。我是该审时度势,用以前所有时间过的理论,说他们喜欢的话,做他们喜欢的事,得到他们想要的效果,然后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得到最高的权利,拥有一群虚伪的谄媚,违心的话语,享受着权力带给我的无上荣光,穿着金子般的衣服,外表华丽,却冷的可以。还是该坚持那份最无知,那份直言不讳的坦白,那份敢于表达自己想法的自己,哪个不因世事依旧放肆的自己,朋友虽然不多,但也各个都能真诚以待,穿着似乎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但却也能如一个小窝般温暖。真奇怪,每个人都要被现实所打磨,而被打磨的形态,又返回给现实。

我的度,你又在哪里?太过心软,是天使,也是魔鬼说实话,这是我从小到大一直在纠结也是在矛盾的问题。

我明白,谁比谁清醒,谁就比谁残酷,所以每个人都不敢睡得太深,就像《这个杀手不太冷》里的里昂,永远都是睁着半个眼睛睡觉。我也明白,对于任何东西都不可抱以绝对信任的态度,这个世界有了绝对就是错误,绝多的正确是错误,绝对的错误还是错误。可是,我也很想反问一句,你们不累么?

我的老板是一个很严厉的人,算算,这是我生命里第三个人有着超级理性的逻辑思维而又善良的人,他像尹建国,又像张艳华,他很有气质,跟尹建国很像,这样的人不必怀疑,必是成大事的人,有着果断的逻辑,做事讲求精准原则,语言精准而简练,做事也追求完美。这样的理性逻辑思维,四个字来形容,就是无懈可击。在做事上,能让你说不出一个不字。

了解我的读者大都会懂,当我也在用精准的文笔,不加风景环境描写修饰的时候,大抵是我真的被拜服的时候,当然,有我今天的惹事,是直接原因,也与我本身的性格与蓝色互补,这是最根本的原因。这样的改变,与其说是偶然,不如说也是必然。我的天性决定了我的放肆与自由,而我对任何事物的好奇心也决定了我终将败在蓝色的理性之下。

而我,最后要说的是,我不会因为任何不必要的原因而改变我自己,不会因为别人背后的议论而改变什么,因为我能让自己问心无愧,我能很好的对每一个人。

但现在的我要做回做事讲求精准而有原则的我,至少现在要做改变。只是因为,吕总,你真的是一个好人。



返回列表
上一篇:醉酒男友念着其他女孩的名字 难道只当我是个备胎
下一篇:生而为你,荣幸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