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纯白的年纪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纯白的年纪


我叫清河,那一年我高一,座位在前排边角。我喜欢这个位置,窗外白云飞,窗内佳人笑。文韬问我:“清河,你喜欢哪个?”顺着他的目光,那是梦、芬、清、畅、渊五位女生,也是我数学课的唯一乐趣。我常常打量她们,肆无忌惮却也无人知晓。“你猜~”我趴在桌上,不再理会文韬——我的同桌兼死党。文韬自顾自地推理,梦傻里傻气,芬神经兮兮,渊……没有特点路人甲,那么只剩下中间两位,不知道是哪一个,清?还是畅?后来因为某次打赌,文韬知晓了我心中人,她是畅。

我和畅曾坐得很近,中间只隔一个渊。我常常和渊侃侃而谈,妙趣横生,只为博得畅的莞尔一笑。她眼中有光,只有我看的见,我为这着迷。那种眼神中有些不言而喻的珍贵,冰冷中带着火焰,拒人千里之外,却有灼伤心灵的力量。她总是讲很少的话,时常带着笑意,当然不是对着男生,在我的印象里,她几乎不与男生接触。我有些小聪明,成绩排名前列。然而那次畅拿了第一名着实惊艳了我,平日默默无闻却也是厚积薄发,并且在那之后不骄不躁,让我如何不佩服。我的视线在久久之后总是不经意的落在她的身上,教室,操场,马路,店铺。就这样,我看了她一年,还好她不知道,可惜她不知道。

还是那一年,每周一小考,每月一大考。周六周考,我自负聪明,从来只亲自做最后几题,前边的抄,抄她的。清,性格温润如玉,字迹工整,学习认真。那时候我们的关系就是我要抄作业,她便借给我,只递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需要的科目。除此之外,我们再无交集。

高一结束后,阴差阳错,我和清报了同一个补习班。渐渐的,她成了我补习班的唯一乐趣。她淡然如水的神情,赏心悦目。那段时间里,她在我的脑海留下了挥之不去的印记。我们渐渐熟识,某日我们在手机上聊天,我唐突的发出,我喜欢你。发完之后我后悔不已,害怕她因此疏远我,也害怕她也喜欢我。我从来都不相信爱情,无能为力。她那边沉静了好久,我很伤心,原来是我自作多情,也罢也罢。约么两分钟过去,她说,你不是开玩笑的吧。当然不是。怎么可能呢?怎么不可能?我以为你不会喜欢任何人。当我没说。又是良久,屏幕跳出,我也喜欢你。我激动非常,却又在自我反省,我是内心征服欲被满足而高兴还是真的喜欢她?后来,每次再见到清,我就会生出无法摆脱的情绪。那可能是爱情。我们就这样,断断续续的联系着,给彼此认可与关心。我们恋爱了?大概也许可能是。

上大学后,我在南京,她在淮安,很少联系。两年期间见过一两次,每次都让我生出一种心跳的情绪,我即喜欢又排斥。爱情就是这这情绪吗?岂不是很不可靠?还是说爱情是约定,你说我爱你,我说我也爱你,然后彼此遵守这个约定?我想和她在一起,长相厮守。虽然不明白为什么。

如今,作为老同学,我和畅也有些交流。某日闲聊,她说她在考虑要不要开始一段恋情,和她闺密的同学,让我给些建议。我说,大学的男生最纯粹,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

她:难道女生不纯粹?

我:那你抛个硬币吧。

她:我大概知道了。

我:啥?正面反面?

她:笑脸表情。

我:那我要不要说祝你幸福?

她:我还没开始呢。不过我觉得,祝你幸福,假假的。

我:恩,醋意十足。

良久,她:可是,你又不是单身狗啊。

良久,我:嗯。她:嗯嗯。

我呆呆地望着白墙,回忆我的高一。我是否也喜欢畅?大概也许可能是。

没由来的,记忆中一个个美好的女孩,从眼前飘过,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真是弱水三千……

对于爱情,只能爱一个人,是这个世界的一种妥协?

只取一瓢饮是一种妥协……



返回列表
上一篇:运动带给我快乐
下一篇:救人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