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生命中的四座房子

导读 : 岁月匆匆,时光荏苒。不经意间,我已走过三十几个春秋,住过四座房子。回首生命中的四座房子,我清晰地感受到今日农村已非昔日农村,仿佛一切由千年前的桃花源幻化而来。1976年12月,我诞生在第一座房子里,土做的墙,草盖的顶。天... [...]


生命中的四座房子


岁月匆匆,时光荏苒。不经意间,我已走过三十几个春秋,住过四座房子。回首生命中的四座房子,我清晰地感受到今日农村已非昔日农村,仿佛一切由千年前的桃花源幻化而来。
  
  1976年12月,我诞生在第一座房子里,土做的墙,草盖的顶。天长日久,墙上的泥土渐渐剥落,房顶的茅草慢慢腐烂,只要下了大雨,不是这儿漏,就是那儿漏,家里的盆呀桶的,全用作接雨的工具了。母亲怕雨水打在我们姐妹仨的身上,就给我们盖一张透明的塑料布,可冰凉的雨水还是会扰乱我们的好梦。第一座房子让我感到担心而害怕。母亲说,我们每天早出晚归,面朝黄土背朝天,可是队长不给你记工分,有什么办法呢?
  
  十岁那年,我们家有了第二座房子,虽是普通的三间小瓦房,可是我们已感到兴奋和满足。母亲又请来木匠添置了一些家具,我们家就有了一个带着大镜子的衣橱和一个长长的条几。父亲很虔诚地请了一个香炉放在条几上,每天按时焚香敬神;母亲买了一幅大大的《寿星老》图,挂到了堂屋正中的墙上。我和妹妹将不用的美术课本上的图一幅幅地剪下,一排又一排地贴在房间的白沙灰墙上。第二座房子让我感到温馨而美好。母亲说,多亏“分田到户”好政策,若没有这个政策,我们还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住进瓦房呢?
  
  二十五岁那年,房子变迁,我有了第三座房子。除了三间宽大的主屋,还有厨房、浴室、储藏室、餐厅,门前有一个新颖别致的小庭院,院子里栽了两棵白果树,树下有花,有草,有草莓,有青菜。院东有公路,院西有小河。小河里的水清凌凌的,可以淘米洗菜,可以洗衣洗拖把。河水里的小鱼儿自由地游来游去。母亲在院门前栽了些花:一两排葱兰,两三株月季,四五丛菊花,常常引得路人啧啧赞叹。第三座房子让我们感到安逸而舒适。母亲说若不是村里办了个玻璃厂,你爹月月挣个千把元,谁还有心情去弄那些花儿草儿的?
  
  三十岁那年,家乡搞新农村建设,第三座房子拆迁,我有了第四座房子。它是一幢小别墅,房子里的家具焕然一新:枣红的木沙发,木扶手,木地板;吊灯散发着柔和的光芒,餐桌精致而美丽。房间的墙呈淡淡的黄,玻璃移门上画着几把玲珑的扇子,扇面上有竹有松。第四座房子让我们感到欣喜和迷恋。母亲说,现在这日子,真是睡着也笑醒了,咱农村比城里还好。
  
  是呀,农村一点也不比城里差。你看花木场,这儿一片红枫,那儿一片绿树,多美呀!清晨,在鸟语中醒来,在花香中散步,清新的空气醉人哪!要不,我那远在镇江的叔父,放着豪华气派的房子不住,为什么偏要到我们这来买房?咱农村的生活就像那芝麻开花——节节高。



返回列表
上一篇:青瓷之约
下一篇:生而为你,荣幸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