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雨夜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雨夜


这天醒来,在深夜四点。感受着窗外稀疏的电闪雷鸣,听着绵延不断的雨声,我依旧是个敏感体质,再无睡意。起身,开门,打开了楼梯间那盏不明不灭的灯,原本的一对灯泡坏了一颗。下了楼,去了厕所,我没有开灯。

楼梯间的光线足以让我看清所有的轮廓,也怕厕所的灯太亮,刺到我那双迷朦的眼睛。洗手时我竟不敢抬头去看镜子,害怕里面的自己把自己吓到,但是不经意间还是看到了自己一个头的照影,我还是那个我,只是不敢伸过头去细看。出了厕所门,顿觉口渴,于是来到厨房。经过一瞬间的纠结,我还是开了灯。

即使之前在我眼里是半透明的黑与灰白,但总觉得笼罩着我的是黑暗,我不喜欢这种感觉。抑或是觉得我喝水的时间停下脚步的那几秒也是很漫长的,深怕自己就此停驻在了黑夜里,我不要。

放下水杯,转身关了灯,寻着楼梯间那一丝光线不慢不倚地爬上了楼,再关上那盏不明不灭的灯,进了房门。我又回到了只有黑与灰白的房间。躺了下来,背对着墙,雨声依旧。本就无心睡眠的我,在喝了一点儿凉水之后头脑变得越发清醒。辗转难眠,于是想起了三毛,打开手机看了她的《蓦然回首》,似乎从字里行间看到了那个青涩的三毛也看到了隐藏在三毛里的自己。

此时离我醒来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雨越下越大,雷声越来越响,那一声声巨响像是击到了我的心上,整个人想要卷着被子蜷缩起来,心脏也一声声地颤着。几经折磨,后来在朋友圈里写到:又是一个不眠夜,依旧敏感……

于是有朋友回复我,说家里的两只猫被吓得一跳一跳的,我就想象着那个吓得跳着,毛也跟着竖起来的画面,不经自己心里也笑了起来。还有朋友找我聊天,听我说害怕,就说我怂。我也只能认怂,毕竟害怕就是害怕,假装不来。还好此时天微微亮了,感觉一切都苏醒起来,不再孤寂。



返回列表
上一篇:《局势》余舟
下一篇:生而为你,荣幸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