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我的东林情愫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我的东林情愫


我和东林结缘,始于前年国庆假期陪老公值班。

东林位于宣汉县城西南方,距县城仅9.3公里,公路就像笔架山的腰带系在山腰,顺着州河下行,经过樟柏溪、破石溪、醉仙谷等景点,驾车20多分钟就到了。

场口有个潭,嵌在石壁里面,石壁上还有冲刷过的痕迹,当地人告诉我夏天瀑布哗哗冲进潭里,溅起白色的水花,很壮观呢!顺着石壁还能望见鸟巢挂在高高的树枝上。

我惊异于东林的美:雨过天晴,蓝天白云,翠绿的树沐浴在金黄里,倒映在碧绿的河水里,河面成了中轴线!沿河的吊脚楼也披着薄薄的、金黄的纱裙,倒映在水里。这和九寨沟的镜湖有几分相似,难怪人说东林藏在深闺无人识呢!

空气中飘荡着阵阵酒香,诱惑着不会喝酒的我也去舔舔这五谷的精髓,居然有些陶醉了。据说东林有20来家酒厂,都是原始的作坊生产,我一定要创造机会去看看美酒是怎么酿出来的。古朴的石板街、斑驳的板房,仿佛述说着悠久的历史,也撩起我儿时的记忆。

场镇对面的曾山村位于插旗山麓,三面环水、易守难攻,是历时650余年的是鼓县城遗址,也是宣汉县内建立县城历史最长的地方之一。上世纪30年代,红军与国民党军在这里进行过激烈的“曾家山阻击战”,因而留下珍贵的红色遗迹。

夕阳西下的时候,秋风把桂花香吹进了我们的心里,沁人心脾。循着香味我们来到了院子里,坐在两棵桂花树下喝茶,那浅黄色的花瓣悠悠地飘进杯子里,纯天然的桂花茶!享受着大自然的最高礼遇,我有点儿乐不思蜀了。

东林就是弥足珍贵的天然氧吧,要是能收集起来,送到雾霾笼罩着的北方和江南,会是怎样的欢天喜地呢?

传说中的世界末日逼近了,据说12月22日天黑后,要25日圣诞节太阳才升起,这漫漫长夜多可怕呀!我开始失眠,真的到了那一天,我还得和家人一起度过吧!老公不能离开工作岗位,接我去东林。夜幕降临的时候,连续几天失眠让我无心开电视,只是傻傻的听着蛐蛐的叫声、蛙声,偶尔仿佛从天外传来几声狗叫。闭上眼,我和他们一样,只是一个生命体,迷迷糊糊睡着了。鸟儿的啾啾声唤醒了我,一缕阳光从窗户斜斜的射进屋里,我意识到了自己的愚昧!

我也感到庆幸。据资料显示,一半左右的中国人有睡眠问题,除去工作压力原因,环境问题也是重要原因,安稳踏实的睡眠呼唤纯洁宁静的环境!

去年四月,由于加宽宣东公路,要封路半年。驴友们约我由洋烈坐船去东林,AA制每人出50元,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周末,驴友们九点过就到了八庙河码头,洋烈大桥披着霞衣倒映在水中,朝霞洒在清澈的河里,微风吹来,荡起阵阵涟漪,一艘小木船悠闲地荡漾在霞光里。

驴友们争先恐后地上船,去抢占有利位置,拍下最美的照片。

两岸树木葱茏,以水面为中轴线倒映着,波光粼粼,山上红色的杜鹃花最多,白色的、黄色的不知名的野花点缀其间,像极了三峡。偶尔几幢红色、白色的房子,就是镶嵌在其中的别墅。行至窄窄的鹅项颈,船头的妹妹兴奋地尖叫,有野鸭子!我赶紧过去,果然两只鸭子悠闲地觅食,对机动船荡起的波浪习以为常。歪着脖子看鹅头的倒影,构成了三角形的山头。穿过鹅项颈,豁然开朗,岸边的石头杂乱的倒映在水中,一点儿没有人工雕琢的痕迹。岸边的瀑布传来潺潺的水声,溅起的水花反射着阳光,就像一朵朵彩色的小花。

当地人说“东林是个窝,出门就爬坡”。驴友们三五成群上岸,到了石板街,我们的胖哥有点儿累了,直接坐在石阶上休息,深情地抚摸着小猫,我抓拍了这个镜头,不知谁说像在疼爱“儿子”,逗乐了大家。

午餐在观湖饭庄,河里的鱼,绿色的蔬菜,本土产的纯天然粮食酒,好些驴友都喝高了。不知谁乘着酒兴提议去醉仙谷,大多数人都附和着。

我也从未去过,虽然有些累,也跟着凑热闹。掩映在苍松翠柏间的溪水清澈见底,我们干脆沿溪而行,溪边都是大小的石头,并不好走,好些姐妹拎着高跟鞋,光脚踩水前进。这个抓了只螃蟹,那个捉住了蝌蚪。内向的川玲用野花草编了个花环套在头上,坐在大石头上,脚伸在水里乐呵呵的。

这时下起了霏霏的毛雨,飘在脸上润润的,很舒服,悬崖上的杜鹃红得更加精神、鲜艳欲滴,却因旁边的青苔,没人敢去摘。

从每个驴友的笑脸上,就能看出惬意和满足。在办公室一周的紧张工作之后,如此亲密地在大自然的怀抱里,释放疲惫的身心,为更好地工作储备精力。

于是,我常常梦里都去东林,我的灵魂能在那里经过洗礼,变得更加纯净!



返回列表
上一篇:懂,又何处去寻,亦或表面
下一篇:生而为你,荣幸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