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小酌,初雪的仪式感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小酌,初雪的仪式感


都觉得小酌配的上初雪的仪式感,今年的初雪来得有些晚,但下雪这件事看老天爷的心情,对它来说:没有早或晚,只要是来了,都是刚刚好。

对一个深冬出生,名字中带“雪”,还十几年如一日穿裙子的人来说,对这个季节实在是爱不起来,但是我不反对任何以初雪为形式的庆祝,记得多年前, 我的上司是个广东人和香港人,那年冬天,他们在北方赶上了人生中对他们来说重要的下雪季,当他们从窗户看见鹅毛般的雪片从空中落下来的时候,兴奋得恨不得拉开窗户就往下跳,丝毫没有考虑我们是在20层楼以上,作为土生土长的北方人,看见他们这个“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只能在背后送他们两个大白眼。

后来我想:他们看见雪的兴奋跟冬天我们往南一路走一路脱的兴奋感估计等同,这样一想,我就平衡了许多。

被他们拽着下楼,给他们拍站在雪中各种姿势的照片,我们北方人都觉得冻成狗他们却在雪地里玩起了打雪仗,那一刻,我深刻理解了什么叫“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的感觉了。

初雪来临,人们习惯用一场跟家人或者朋友间的小酌来庆祝,作为喜迎初雪的来临,顺祝来年是个丰收年。

可对于我奶奶来说,小酌应该是迎接睡觉的仪式感更为贴切,记得小时候,我妈妈有事让我跟我奶奶一起睡,每到临睡前,我奶奶都用白色小瓷酒盅倒上两杯白酒,然后就着几颗花米下肚,然后关灯睡觉。

从那时候起我就知道,花生米是白酒入门级的黄金搭档。

后来,我发现我老爹也是喝酒后就睡觉,原来,酒后不闹事儿是我们家的家风,是祖上传来来的优良传统。

初雪来临,我觉得这种天气应该喝点黄酒,放上姜丝陈皮加块红糖,温热后下肚,红喉咙到脚底都是暖的,微醺之后,上床,打开笔记本,找一部老电影,缩着身子到深夜,雪夜,也是另一种风情。



返回列表
上一篇:初雨
下一篇:岁月如诗 青春如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