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执笔但记故弦月,只空忆此去经年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执笔但记故弦月,只空忆此去经年


岁月的痕迹,附着在黛瓦青墙的绿苔上;流年的记忆,编织在淅淅沥沥的雨帘里。弦月下是谁川眉暗锁,执起一支夜思的笔。飞宣染墨,过往成昨。哑然一笑间,此去经年,纵千般思量,亦只是空忆。惟愿月色温柔,安禅你我那颗浮世的心,惟愿兰焰隐约,朦胧你我那个未完的梦。

良夜幽阒,晚风薄凉,独步日常往来的落叶小径,听蛩语如织,蛙声成片,顿觉心境清明,解尽烦愠。及冠之年的我初步红尘,于繁华盛世之中缓缓前行,结识过一些剪烛共话的好友,经历过一些跌宕起伏的故事,拥有过一些念念不舍得旧物。来路渺渺,修行不止,经历过,拥有过,得之又失之,失之复而得之,缘聚缘散,因起果循。任万般绸缪复加于我,我自浅笑淡然而过,此生亦无过多的遗憾了。

于今而言青梅竹马之词或许更多的用于从小一起长大的恋人之间的故事。而我却想将其用于亲情之间,未知可否?“红颜弹指老,天下若微尘。”倘若她还在,想来亦是正值青春芳华,可与我相伴。只是时光流逝,青梅凋,竹马老,故人逝。此生和妹妹的缘分只有十五年,她离开的那一年,我十七岁。高考前的一个月经历生离死别之痛,此后再遇任何天崩地裂之事,于我而言也不过云淡风轻。还记得陪她一起走过长江水湄,共候星辰流转,清风掠肩;还记得陪她一起荡过临月秋千,共看白鹤轩翥,扁舟歇岸。而今记忆里与妹妹相关的记忆碎片一点点的在消散,我努力的将以前的故事藏于撰写的文中,在梦里等一个人归来,又在现实中一个人不知不觉的走了好远。

人世飘忽,烟火迷离。何时是真正的归期,何处又是真正的桃源。走过江南古镇,看过吴天楚驿,落日融金酒旗斜飘,谁会一饮倾杯醉饯半生漂泊,谁又会折柳长堤埋下来世相遇。

我本渝东寒士,所居之所非是桂堂朱户,所读之书亦非锦绣含章。于寻常小山村里度过了快乐的童年时光。夜里欹枕凉簟守着烛火听着池塘蛙声渐渐入眠,下雨的时候会一个人安安静静的于窗前静静的捧读一卷杂志,听风铃摇曳传音,看檐下雨帘如织,口渴了便抱着搪瓷大碗咕咚咕咚的来上几口,累了便趴在窗台上打个盹儿。那时的幸福是那样的简单却又容易得到满足。

而今于他乡求学,望月思故,细细点检自己离乡已经是快十年了吧。那儿时一同玩耍过的小猫不知老在了那个街角?那儿时给过我糖吃的前辈不知是否还健在?那颗故里庭院的枇杷树不知长了多高了?也直到此时此刻才真正的体会到了贺知章的那首诗里的情怀:“离别故乡岁月多,近来人世半消磨。唯有庭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

良夜未寐,对影剪烛,琉月倾练绊惹故人之思,笔尖延牵渐续未完之梦。浮生百年,形消影徂,惟愿你我能够于斑杂绸缪的纷繁世事中安禅心境,浅笑如歌。



返回列表
上一篇:一路有你
下一篇:岁月如诗 青春如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