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我的梦想很娇贵不得不暂时先向现实妥协

导读 : 我认识的一个姑娘,叫橙子,最近忽然忙碌了起来,我们几次三番地约她吃大餐或者是她最爱的KTV,她都毅然决然地拒绝我们。正当我们所有人都以为她有了一个不可告人的男朋友而且为此重色轻友的时候,真相忽然大白了,橙子决定要去国外留... [...]


我的梦想很娇贵不得不暂时先向现实妥协



  我认识的一个姑娘,叫橙子,最近忽然忙碌了起来,我们几次三番地约她吃大餐或者是她最爱的KTV,她都毅然决然地拒绝我们。

  正当我们所有人都以为她有了一个不可告人的男朋友而且为此重色轻友的时候,真相忽然大白了,橙子决定要去国外留学,所以她在准备托福考试。

  这个真相让我们很不能接受。

  因为橙子有一份全天下的女孩儿都会羡慕的工作,她是一个空姐。为什么她要放弃高薪的工作而选择留学呢,我们真的不理解。

  橙子连任了小学、中学和高中的校花,追求者甚多,但她始终保持着一个校花应有的姿态,那就是迟钝。很多年后,当我们谈到她的那些追求者做出的蠢事的时候,她依然会一脸迷惘地说:“啊,他那时候在追我?”

  直到现在橙子都没有交过一任男友,她似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爱好上。

  小学的时候,她喜欢画画,从临摹到原创,把学校乃至区里的奖拿了个遍。然后某一天,她忽然功成身退,说她决定不画画了。

  中学的时候,她又爱上了唱歌,没日没夜地练习发声,很快就包揽了所有文艺汇演上的独唱,当她的音准和尾音已经有了专业素养的时候,她又戛然而止了。

  后来她还陆陆续续迷上过许多东西,每次都能达到一个顶峰的状态,头脑好、体育强,长得还漂亮,到底让不让其他女生活呢?

  那时候,我问她,你怎么什么事都能那么牛?她笑了,说她不过是把时间花下去罢了。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橙子在我心里,就和那些神话人物没什么区别,我总觉得她离我很遥远。

  再后来,她考上了很棒的大学,再后来,她考了双学位,再再后来,临近毕业,航空公司去她的大学宣讲,然后她忽然成了空姐。

  我问她,既然你想做空姐,为什么当初不去考专业的学校?

  橙子看看我,笑着摇摇头。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了这些事背后的故事。

  无论是画画、唱歌还是别的爱好,都需要一样东西来支撑,那就是钱,其实她的家境很不好,但她却是一个倔强的姑娘,从不肯让别人知道,所以总是找理由放弃。

  大学快毕业的时候,她已经得到了心仪公司的offer,但她最后还是选择了空姐,因为这份职业的薪水是最高的。

  当时我问她:“你是想要存钱买房子吗?”

  她摇摇头说:“我有一个梦想,梦想很娇贵,我得先向现实妥协,然后才有资格谈论梦想。”

  原来她的梦想就是留学。

  有人说橙子很傻,毕竟已经工作了那么多年,等她留学个四五年回来,已经要三十了,那时候能找到的工作说不定还不如现在。

  还有人说,既然长得漂亮,为什么不去找个有钱的男朋友呢?让男朋友供她读书不就得了?

  当橙子对我转述这些言论时,我只是对她说,那些人懂个屁。

  梦想这种东西更像是果实,当然要自己摘到才最美味,况且人生在世不过短短几十年,不恣意妄为一番要如何对得起自己的青春?

  我认识的另一个姑娘,父亲早逝,母亲一直生病,而她在学生时代就确诊了乳腺癌,切除了一半的乳房。那个时候她要死要活,觉得没法过下去了,不如早死早超生。

  她做了许多疯狂的事,无证驾驶、抽烟喝酒、打架骂人,然后将自己攒下来的所有钱拿出来,买了一张去云南的单程票,想要在最美丽的风景里将自己的生命结束。

  听说她准备了许多东西,绳子、匕首,还有许多的明信片,想要寄给全国各地的朋友,用文艺的方式转达自己生命的消逝。

  结果她迷上了那里的风景,那些困扰着她的痛苦忽然就如同过眼云烟一般,不值一提了。回到上海以后,她更加努力地读书、打工,因为她想要在云南开一家客栈,养很多猫,一只叫“我去”,一只叫“我勒个去”。

  除此之外,她还在努力学习各国语言,因为她想做一个炫酷的、会多国语言的云南客栈老板娘。

  也许再过几年,我们就会在云南看见她开的“我勒个去”客栈。

  到时候我一定会落泪,因为我知道她有多么不容易。

  所以说,梦想,应该是燎原之星,尽管并不能成为燎原之火,却能让人因为这片星光,想象那燎原之景,产生无限的动力。原之火,却能让人因为这片星光,想象那燎原之景,产生无限的动力。



返回列表
上一篇:秋意菊浓
下一篇:生而为你,荣幸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