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永远的水复花明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永远的水复花明


六月一日,是孩子们的节日。今年的六一,我和中国作家联盟圈子内外的无数博友和朋友,却意外收到了一个无比震惊的消息——中国作家联盟博客圈圈主水复花明突然去世了!

水复花明,就是那个总在中国作家联盟圈子里谈笑风生高谈阔论,博友在线的时候几乎无时不在闪动彩色头像的水复花明吗?就是那个热情邀约我们就近的中国作家联盟管理员赴青岛胶州三里河登艾山、观桃花的圈主吗?就是那个作为“全国百名作家进胶州活动”的组织者之一在与会作家画家采风的时候走在前面摇旗呐喊的微胖身影吗?就是那个呕心沥血历时五年精心打造了八十万字长篇小说《浮华梦》的张耀中吗?……

是他!他就是水复花明,他就是张洪军!但是,我真的不敢相信,他已经不在了!当我从一个又一个最值得信任的好友那里得到这一消息时,我还会继续打听下去,我真的希望打听的下一个人说,哪里啊,没有的事,这完全是一场误会!可是,至今,这种误会始终没有降临。我再也没有勇气继续打听下去了……

六月清晨,我刚刚上线,就看到一个陌生的图像在闪烁,打开原来是中国作家联盟博客群副圈主祝雪的留言:“雪泥,有事情找你,请和我联系……”我和祝雪虽然彼此知道对方,也有一些简单较为客套的留言,却没有单独交流过。正疑惑间祝雪那面说圈子出大事了,圈主去世了……我以为自己看错了!昨晚不知怎么没有休息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昨天,也就是五月的最后一天,一年多没有去水复花明老师所在的胶州的我,和同事一道开车去胶州行政服务大厅办理公务,因为对线路有一点迷惑,走到临近水复花明所在的市政府大楼,我拨打了水复花明的手机,一遍,两遍,都没有通……我又拨打了留有他名字的另一个号码。是一个女士的声音,问我是不是旅游公司的,我说不是,还要她转告他回来回电话。那面没有说什么,客气地告诉我到服务大厅怎么走就挂断了。我还猜想着是不是水复花明在开会,或者在旅行的飞机上不方便接听电话?过后,说不定会给我打过来呢!没有想到第二天的这个消息,让我知道这个电话永远都不会打过来了!在与祝雪的会话之后,我和若冰、依蕊听涛等圈友进行了单独交谈,自己又打水复花明的单位证实了这个不幸的消息,还给水复花明的朋友电话,委托我的朋友分头去调查事情的真相……不管怎样的过程,看来水复花明的已去已经不能改写。

得到这个消息后,脑子乱哄哄,心里沉甸甸,去参加一个不得不去的聚会也是神情恍惚,在市里开车感觉还算可以的自己去外地办事竟然闯了一个不该闯的红灯。几天来,总在关注着圈子关于水复花明的消息,但是始终没有看到我觊觎看到的消息。眼睛始终是盈满泪花,却不能痛痛快快地掉下来。心情那样低沉,什么也做不清爽……窗外的天空也在烘托着这种气氛,以往风景如画游人如织的大海,变得灰蒙蒙雾茫茫的,似乎在酝酿一场即将到来的暴风雨。

这样的心情,来自于与水复花明的一些圈子内外的往来。

最初,我在被批准成为中国作家联盟博客圈的管理员之后,是水复花明不厌其烦地告诉我如何管理圈子,看到哪里不合适都会及时指出,我在圈主的指导下进步提高的同时也为圈子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因为地域原因,我在所有管理员中,大概是比较近的,青岛离胶州大概有二三十里地。一次学习培训结束后,我和一位要好的圈友应圈主之邀首次赴胶州赏花登山,这是第一次见到水复花明。水复花明大大的眼睛,浓浓的眉毛,微胖的身躯,穿了一身深蓝色的运动服,带了一顶红色的登山帽。中午用餐的时候,才看到他的头发有些稀疏,有些聪明绝顶的意味。他和两位同事热情接待了我们,我们一同登上胶州的艾山,又分别去了三里河公园和桃花源,在那里合影留念。圈主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晚上,他就把我们当天参加活动的照片和文章在网络发布出来。令一路上萌生撰写活动文章的我大有后尘莫及之感。——大概在我们回青岛的路上,圈主已经开始撰写博文了。这些文章和照片始终保留在圈主的博客和QQ空间里。

尽管当时三里河的桃花还是一副含羞待放的模样,却给我们留下了无限想象的空间,诱惑着我再次踏上胶州的土地,追寻桃花的灿烂青春。

去年桃花盛开的时节,胶州市有关部门联合举办了“全国百名作家进胶州活动”,在参加这一活动的过程中,我再次见到水复花明。作为活动的组织者之一,他投入了极大的热情和精力,在活动的日子里,他早来晚归,跑前跑后。因为他当时身材微胖,常常是忙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有时,他会主动扛起活动的大旗,引导作家和画家们去一个又一个有价值的参观地点采风。智慧、热情、笑容、事业心、乐于助人、不尽的能量、微胖、聪明绝顶……这类词汇组成的他的形象就这样在我的脑海里定格。后来,通过博客和空间,我了解到他通过使用科学的方法和凭借坚强的毅力减肥成功,据说是瘦了不少,但我始终没有看到减肥成功后的水复花明。所以,胶州桃花会“全国百名作家进胶州活动”时的水复花明成为我脑海里永远的水复花明。

送走全国各地的师朋好友、作家画家,水复花明和他的搭档一起最后把我们青岛的文友送上车,还不断地向着我们挥手致意,白色的衬衣和诚挚的笑容渐渐在片片桃花绯红的轻云中隐去隐去……

没有想到,这竟然是见到水复花明的最后一面!

当时见到水复花明至今,已经是一年多的时间了。这期间,我们有许多见面的机会,因为我们相距只有几十里地。可是一个个机会不知怎样就错失了——

因为出生在四月的我生性喜欢桃花,去看三里河桃花一次是含苞欲放;一次是残花败柳。本来我们相约三五好友今年再去赏花,顺便带回博友“看天下苍生”送我的两瓶东北高粱酒——去年夏天,北京博客论坛会议上“看天下苍生”特意从东北给我和水复花明各带了两瓶东北白酒,委托水复花明带给我,水复花明也给我打电话说明情况,可我总是未能成行。这次桃花盛开的时节,我和两位同事因为公务去水复花明附近的地点处理公务,回返的路上路过离政府办公楼不远的地方我拨通了水复花明的电话,却遗憾地告诉他我公务在身,只好以后再在找机会了。

就在水复花明出事之前的一个周日,我突然接到水复花明的电话,说他已经到青岛了。当时正在拔智齿牙的我口中含糊不清地说,你听到了吗,我在拔牙,这么不巧!如果不是拔牙,我一定会见到水复花明一面的!最后一次见到水复花明的机会又这样错失了!

水复花明,这个名字已经深深地镌刻在我和许多圈友文友的脑子里。一个偶然的机会,谦虚的水复花明向我征求对长篇小说《浮华梦》的意见,看到张耀中的名字,我说怎么会是张耀中?不是你水复花明的大作吗?他开心得哈哈大笑,我就是张耀中啊,难到你没有听说?我以后的作品也想用这个名字!我说只好怪我孤陋寡闻,但是,我还是觉得水复花明这个名字更好,特别是在网络中,知道水复花明的人太多了!一向固守己见的他接受了我的建议,说保留使用水复花明,我感到特别开心,因为圈主是不会轻易改变自己决定的。后来我想,是不是圈主是试探一下水复花明在大家心中的分量,他才不舍得轻易放弃水复花明呢!

水复花明,还被许多人亲切地称为水复老师,花明老师,我也是几乎将他的本名张洪军给忘记了。从认识他以来,就感觉他是水复花明!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们心中永远的水复花明!

水复花明,你最近去的地方太多,深圳、广州、海南、三亚……现在,你又去了哪里啊?你怎么不接电话?你知道,多少人在焦急地找寻你?呼唤你?你家里的亲人在守望着你;圈子里的老师在北京等待着你共商论坛大事;中国诗歌群的圆心还要和你商谈文化合作;单位的同事在企盼着你……可你,到底去了哪里啊?!你,真的听不到了吗?我知道,你怎么会愿意这样匆匆离去?如果真是这样,你知道吗,有多少人为你伤心流泪,多少人为你魂不守舍,多少人为你祈祷,多少人为你——送行!



返回列表
上一篇:黄石的石头会唱歌
下一篇:燃烧的咖啡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