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秋天斑鸠飞过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秋天斑鸠飞过


田中的稻草成一排排站在有少许水的稻草茬中,毛头的样子在风中常常惊吓飞了到田中寻觅落下稻谷的鸟。

南瓜滕依然沿着田坎边向前延伸,早结出的圆瓜已让主家收回凉在了街阳台上,但那青春不停的滕还在持续不妥协嫩绿的芽,向前不断吐露自己生命不败的赞歌。最新的滕条尖有了才开出的黄花,像一朵朵向太阳呐喊的喇叭花。荷叶一样的瓜叶下悄悄潜伏着一个个弯弯的小瓜,光洁的瓜身透露出一种骄傲的花纹,兴许是在展现那自强不息的美妙。

一身碧绿套装的蚂蚱,优雅舞动二根长长触须,一蹦到了瓜叶,再蹦到了瓜花,却发现花中有一只花纹的蜜蜂在忙。不爱这个整天嗡嗡叫的家伙,又一蹦到了瓜儿上,偷偷看见一只黄褐色的蝴蝶正翩翩而来,那落落大方姿态与那装成飞机的蜜蜂简直是二个世界来的。正当它暗自得意自己发现时,一只可恶的麻雀吱的一声窜过,吧一声降下一粒屎不偏不倚落在它的身旁,吓的它顾不得自己锻炼很久的稳重样子,呼一下逃的不知踪影。

阳光好极了,看见远山上那些枫叶正在变红。向上看着,以蓝天为背景,那枫叶到这个时节一下变的妩媚娇柔,一如恰好年龄的少女,远看近瞧都令人心动。虽然树龄大了罢,但因渐渐醉红的枫叶也显得神采奕奕。

路上走路一直不安份的儿子,手中捏个雪糕直往口中来回滑动,不知道这种吃法是在洗嘴或是在洗那老是很谗的舌头。步子从来不好好走,总是跳左跳右。对身后的老是管他的妈妈的好好走,小心脚下的话,听不到耳朵里,依然如故。他妈妈肩上的包中还有他老吃不败的方便面和书包。

今天是星期六,又是逢集的日子。于是二人说先到场上买个梨和铧,秋中秋后要梨田梨地,家中铧太钝了,不好用。况且自己家的那头水牛还小呢,不能累坏了。再则上小学的儿子也要回来,一家人放松一下多好啊。他爸也正歪着嘴吃雪糕,冰的牙生疼,扔了又舍不得。什么味啊,一点也不好吃。哼,他白了他妻子一眼,正好她妻子正笑嘻嘻地看他呢。

刚才在街上他给妻子和儿子各买了一根,他妻子看见他没有,就给他吃。他说,你们吃,我吃不来那怪味道。他妻子翘着嘴说,你不吃,我也不吃,让它化了算了。儿子叫,都给我!他妈一巴掌比在他脸前,恨了他一眼。吓的小子眼睛一闭,才不敢出声了。男人无奈,又去买了一根自己吃。左添右添,老是没什么内容,还冰的很。他看见路上的熟人过,还不好意思,背到身后。

妻子一身的短黑衣服,还把里面的白花衬衣露出一些来,现在这是什么装扮?当年这叫奇装怪服,现在还时髦。切!长不长短不短的,让妻子别买这巴掌大的衣服,还让店中姑娘奚落了一通。看着妻子走路,才发现,这衣服还真好,屁股还一拧一拧的。腰也有了,以前咋没发现妻子还是很美的哈。

三人一路正在开心走着,却听见路边有吵闹声。一壮汉从厨房慢慢走出来,脸上不开心的样子。才到门前院坝,后面跟来一老太太,手中拎着扫帚,很急很生气地在撵壮汉。并骂着:有能耐了,挣几个钱长本事了?还敢歪(骂)媳妇了?壮汉回头一看就顺手拿过一个小凳坐下,背对着老太太说:妈,您甭撵了,小心累着您,我坐着不跑了,您站着打吧。一下二下的扫帚打在壮汉身上,一句叫你长本事,一句叫你有能耐!厨房急急地跑出个小媳妇拉着扫帚:妈,别打了,小心您累着。他也没说啥,也没歪我呀!?

小儿子正看的开心,还跑到那壮汉前面去看脸上是否有眼泪水呢,让他爸一把扯到身边。低着声吼:好好走路!小子回首看见她妈正在拿眼瞪他。小子想,又坏了,这回准是我的错!乖乖向前走,不再一蹦一跳了。过了一会儿,他忍不住回头看。看见了壮汉背着一大背篓稻谷往二楼平台上背呢,那架似乎没有发生过。再看那老太太却坐在凳子上喝着媳妇端来的茶叶水。小子不明白他白受了他老爸的一抓,现在那手杆还发麻的疼呢,他们怎么就完事了呢?

沿着河边修的硬化路,很有味道,随弯就弯在村里人家门前扭着。路边的柳树边还有几株本地没有的红高粱,黄青色的杆和叶子,只是没有结出高粱籽。倒是红的发紫的鸡冠花拥成一大堆,长的很是讨人喜欢。

人家的房檐、山墙上都挂满了玉米棒子。凡是能遮风避雨的房前房后成排成架地都是这秋收的庄稼,不是在做秀,不是在炫耀。是因为凉晒地方有限,而收获太多。为了尽快凉干不生霉,就把玉米串成串绑在一起,在粗大的横着的木头上一挂,特成别样的气候。常常间或再挂几串红红的辣椒串,那就有了秋天最美的构思了。

门前街阳台角角里,也是小的上不了串的玉米棒子。常常就有学生书包也放在这些玉米堆上,还有门前铁丝上的那随风而飘起的纱巾,这时就会有个美丽的姑娘坐在凳子上,低头在用手机上网了。爸妈到地中在田中收割庄稼,那做饭炒菜的活儿就只有她和奶奶了。

上网聊的正开心,头发与银屏纠结在一起,却再次听见奶奶笑:幺女儿,电话打不通就算了,一会儿再打嘛!甭跟手机过不去,你整天介二手不停掐手机也没用啊?生这么大的气爪子呢?把手机掐烂了,还得你自己买!

姑娘没回头:奶奶,我就要掐,还要掐一会儿才高兴!你别管了!

路上一家人听见这对话,二人对视一笑。儿子起劲在对着树上一对斑鸠咋呼,那手上的雪糕只剩下一个小棍,现在对着树上斑鸠晃动,却像是一根小小的指挥棒。那对鸟儿从容不迫地飞走了,环着稻草人的上空,沿着依然忙碌的人们头上……



返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那就祝你毕业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