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捕麻雀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捕麻雀


初春时节,街道两旁的景观树和花池中总有许多麻雀发出叽叽喳喳的叫声,这忽高忽低、忽远忽近的鸟叫声,像一支悠扬美妙的乐曲,让人备感亲切和温馨。当你走近时,“呼”地飞起来,落到附近的树上和花丛中觅食和欢唱,有些还落在头顶的圆冠榆中跳跃,完全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园。这道迷人的风景,在闹市中,俨然是一幅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妙画面。谁能想到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在祖国大地还进行过一场轰轰烈烈的“人雀大战”呢。

记得小时候在老家农村麻雀可多啦,一到夏天谷子熟的时候,我和弟弟的任务就是赶麻雀。那时麻雀多,也没有什么保护动物人与自然和谐的概念,只是想怎样捕地多,怎么玩地高兴就行。就这样在与麻雀做斗争的过程中我们逐渐掌握了一些捕雀的方法。

最能体现技术水平的方法当属用弹弓打。“Y”型树杈是用结实的沙枣木做的;橡皮是父亲买来修架子车用的气门芯胶管,韧性足,弹力强;夹子弹用的革皮是从旧的翻毛皮挎包上剪下来的,面积大,手感好。虽然做弹弓“浪费”了家里的资源,但这是捕麻雀必不可少的武器,大人们也就默许了。那时把弹弓别在自己的裤带上,那股高兴劲就别提了。现在每次看射击比赛,总感觉还没以前我们打麻雀那么过瘾。顺着叽叽喳喳的叫声找到茂密树丛中跳跃的麻雀后,右手取下裤带上别的弹弓,左手从裤兜里摸出“石弹”压到革皮里,拉紧橡皮用一只眼睛瞄准,手一松,随着橡皮的收缩,“嘭”的一声,麻雀便挣扎着从树上掉了下来。

战绩最辉煌的捕法是冬天下雪后用大筐捕。下雪后的早晨麻雀没处觅食便站在屋檐上叫个不停,这时我们就在院子用一根木棍支个大筐,下面撒上几粒苞谷,木棍的一端上拴着一根细绳,拉到门背后,捏在我们的手中。我们操纵绳子,犹如操纵着一个简单而有效的机关,等着麻雀自投罗网。麻雀很快发现了大筐下散发着香气的那几粒金黄色的苞谷,它们可能也觉得大筐暗藏杀机,只是在周围跳来跳去,偶尔有一只进去吃一粒苞谷马上跑出来。慢慢地,它们发现情况并没有原来想象的那么可怕,更多的麻雀跑到了筐的下面。“啪!”我们快速地拉动了绳子,大筐罩了下来,麻雀在惊惶中飞起,但已经为时晚矣,运气好的话,筐下会有八、九只的。如果说弹弓靠的是娴熟的技术的话,那么用筐来捕雀则考验的是你的耐心和毅力。同时我们也就明白了什么叫“鸟为食亡”。

最常用的方法还是在晚上用手电捕雀。麻雀的视力在晚上不好,天一擦黑就“虚”眼了(夜盲)。人有一种病,叫雀盲眼,缺维生素A的缘故,也是天一擦黑就看不清东西,就是依麻雀的这一特点起的名儿。这一弱点成了我们捕雀的一个手段。浓浓的夏夜,夜色如泼墨,树影婆娑,我们拿着手电筒,来到通过白天侦查好的麻雀窝旁,一束手电光直射过去。受惊的麻雀“忒楞”、“忒楞”煽动着翅膀就是不飞,轻而易举地就被我们连窝给端了。

最不费劲的方法当属守株待兔法,只需要把粮房子的门打开,剩下的事就是你坐在屋子里,透过玻璃窗观察,看着麻雀一只只进去后快速把门一关,拿一个装化肥的蛇皮袋子装就可以了。

最得意的一次捕雀是在中午打麦子的场上。那是夏收后打麦子全队只有一台拖拉机,好多还用骡子打。我和弟弟抬了一桶水让骡子吃过后,把桶子放一边(里面还有一点水),就在树下乘凉。这是一只小麻雀飞过去落在了桶沿上,一边东张西望,一边叽叽喳喳。可能是太渴了,不一会儿便进去吃水了。我的心一下子突突跳个不停,脑子飞快地转着,怎么才能抓到呢。身边再没有其他东西,机不可失,赶紧把褂子脱下来蹑手蹑脚地匍匐走到桶子迅速地把桶子盖住,来了个瓮中捉雀。

往事悠悠,现在看到麻雀自由地在嬉闹和觅食,感到那么惬意。愿这些曾经遭受那么多苦难小精灵能够永远与人朝夕相处。

文/向国忠



返回列表
上一篇:有时、需要的只是一份信任和一个拥抱
下一篇:那就祝你毕业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