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那难以忘怀的曾经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那难以忘怀的曾经


曾经,这个词,听起来是那么触目惊心的旧,只要带上它,一切都变成了一种无可奈何。悲伤也罢,快乐也罢,都只是一个过去。曾经,我是个特别乖巧的孩子,村上的长辈见到我,无一不夸奖的。都说,这个孩子小时侯,连哭声都没一点。整天笑嘻嘻的,讨人喜欢。

奶奶是个封建思想浓厚的农村老太太,当母亲第二胎依旧没给她添上一个孙子后,她便对我这个刚出生的女娃,不管不问了。虽然脱离襁褓后,幼儿后的我跟奶奶处得很好,经常围在她老人家身边。记忆中,奶奶的身影总是浓厚和热烈的。直至现在,每次一想起她老人家,依旧会情不自禁地掉眼泪。对她的怀念,深深地写在内心。

过往的岁月,宛如一张被尘封的黑白相片,默默地搁置在记忆的一隅,只需轻轻的一缕微风,便可以把无边的往事如烟地吹散开来。徐徐地,缓缓地,如紫烟袅袅。只是,母亲每次提到奶奶,脸上总会产生不满的情绪。隔了这么多年,太久太久的光阴匆匆飞逝后,太多的事物已经不复存在,许多的人,也悄悄走远了,再也无法相见。

但是,母亲依旧还在抱怨着,向来大度的她,却也无法放下对奶奶的那份埋怨。那,究竟是怎样的一段刻骨记忆,让两鬓接近灰白的母亲,这样无法忘却,放不下?或许,我没生过孩子,无法理解一个母亲的辛苦,所以我无法理解她的辛酸。小时侯,奶奶没有照顾我,那是母亲心头上一块厚重的疼痛,非常厚重,尽管我已经很好地长大了,尽管我全然不在乎,但那块疤,在她的角落里依然还会隐隐作痛着。

只是听说,母亲一休完产假,上班,是带着我去的。父亲也要工作,家里没有人照看孩子,于是她不得不把我带在身边。庆幸的是,这个婴儿,极其乖巧,似乎小小的我,就懂得了体贴父母的辛苦,不哭不闹,独自可以在摇篮里呆上一整天。在我的小手心放上几根红头绳,便可以一个人兀自玩上一天。乖巧得甚至让她和我爸怀疑,这个孩子是否有点傻气,怎么几根线就乐呵成那个样子?

只是,只是后来越长大越调皮,经常不停地做坏事,不是今天把家里的碗摔了,就是明天把电视机弄坏了。那时候的我,怎么那么倒霉呢,很多东西一到我手里就会坏。父母亲是彻底火了,对着我总有生不完的气。对于他们的批评和责骂,我则是一脸的不服气,总觉得那些东西不是我特意弄坏的,他们不应该这样指责我,小小的我,就倔强得像头小牛了,不如姐姐,永远那么温顺和乖巧,被父母骂几句,从来不吭一声。

于是父母情不自禁地埋怨开了,两个孩子真是截然相反的性格啊。大的那个,小时候特别难带,总让人不停地闹心,长大了倒是特别顺心。小的这个呢,小的时候出奇地乖巧,越大越不懂事,脾气越来越差。都说,性格这种东西很难改变,其实性格在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也是多变的,特别是在没成型的幼儿时期。也正是因为孩子时期的调皮,加上害怕父母的责骂,逼得我不得不去开动脑筋,把一些不小心弄坏的东西,千方百计地修补好,也因此逐渐养成了爱思考的习惯,成为了一个还算伶俐的女孩子。人生就是这样,得失永远都是天平的两端,它们总是保持着平衡的状态。

昨夜,突然醒来,久久不能入睡。躺着,又不由自主地胡思乱想起来,想起那些如烟的曾经,在脑海中如电影般不断闪现,一张一张的黑白底片,写满了岁月的陈旧。时间总是这样容易捉弄人,悄然间,我已经这么老了,老成了一滴冰凉的泪水,在眼角悄然滑落。太多的光阴流逝后,如今的我,又是怎样的一副模样?

(原创作者:窗外月胧明)



返回列表
上一篇:时光间隙里的爱
下一篇:今日,我们之间却有了一条流动的小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