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流泉下的甜蜜蜜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流泉下的甜蜜蜜


看见了!看见了!绿色葡萄藤下的流泉,碎叶片飘落清水,芍药花盛绽着婉丽动人的风采,相依相傍倒映着,黑紫的玛瑙葡萄轻拂着泉面,微然起着涟漪。甜蜜蜜,柑橘洒糖的味儿,不,那是熟薨了的柿子。

渴望已久的仰慕那淡雅的流泉,如今仿佛身临其境,我怎么还漫游在梅林丛中呢?我深凝着前移的画页,聆听到高山上的瀑布,山脚下那一沟流泉就是瀑布狂笑的余音,叮咚叮咚,洗净了鹅卵石,冲褪了石缝里绒弱的苔藓,我捧一手泉水滋润枯唇,藏敛困倦,我灌满空瓶的凉泉搁摆在书架上,软化所有的烦恼,我用巾帕抹几下眼皮,清醒后的透明似水晶,我捏了一颗葡萄嚼咽着,酸酸甜甜,泉水带着凉气刷着嗓子,升华的血液在纤柔中骤降,是的,以前我经常碰撞梅林的字眼,炫耀痴心写诗杨梅,坦白啖齿杨梅,可见了流泉我忘记了杨梅,仅留下一丝酸。围绕着林语堂先生的香蕉林也被我从记忆里煞忘,我很欣赏那片香蕉林,日晒雨淋中的香蕉叶肥硬,它使我想到了芭蕉树叶,如果我走趟在芭蕉树丛那不就成“非洲人”了吗?幸亏我喜欢吃香蕉,总比那多棱的芭蕉耐吃。流泉使我遗忘了香蕉林,风景独好的流泉使我畅怀。

三月的桃花迷醉了古人的双眼,一层粉色染着夕落的晚霞,寻觅陶渊明的《世外桃源》,那时的桃花林万树的明媚,踏遍桃花瓣的文人和艺术家撷采了她千姿百态的风光,自从流泉紧握我的拳头,我就一刻也没有放松过,我不盼桃花的娇赋,却摁捺不住对流泉的喜悦。那般轻盈的流去,好像大姑娘的绣花鞋,没有了脚板的声音。

翠柏林里的鸣泉顿解了游人的愁伤,碧泉下的水草杂着柳宗元的《小石潭记》,渐挺渐俯,虽然消失了明潭里弋影的鳞鱼,却露出了恬静,曾经倒背如流的《小石潭记》涩濡不止,或许我被泉水的婀娜困惑,或许我羁驿奔涌的思绪,重新吟篇《流泉记》,句读都没落一个,我真的让泉水灵感了。

葡萄藤越长越旺盛,稠密的紫葡萄被藤叶掩盖,每一颗都微凉,或许“近水楼台先得月”吧,流泉倚着葡萄藤无忧无虑的淌着,偶尔有葡萄砸落下,流泉稍躲避仍然绵延,时间久了,葡萄藤相识了流泉,它总是温存的望着,风刮不疾,葡萄藤就不会乱砸,流泉浸泡的紫葡萄经过发酵酝酿成葡萄酒,红色的汁液倾杯,芳香远溢,甘醇的葡萄酒爽得人丰腴肌滑,我愿摘些紫葡萄带回家,让亲人分享甜酒的厚实。

流泉浓透了紫葡萄,诚心实意的紫葡萄歪腻流泉怀中,好似骨肉相连,谁还不心羡?端起那杯葡萄酒,晃荡一路的颠簸,莫名的感激诉不尽,如果说我神经麻木了,我不在意,可这葡萄酒醉不了我的风尘仆仆,特别是那流泉,假如我能够喝一瓶葡萄酒,我就运最黏的淤沙护育泉底,不知怎的我越来越想喝流泉酿造的葡萄酒。

甜蜜蜜,我觉得甜蜜蜜,那紫色的葡萄还有澄清的流泉。



返回列表
上一篇:背影
下一篇:燃烧的咖啡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