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女儿真可爰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女儿真可爰


女儿已近八个月了。

每天吃饱奶就玩个痛快,抓住什么直往口塞,害的妻一会不敢离,久了直累人。

女儿眼晶亮,发肤白嫩,身体浑圆,己有二十多斤。

下班回去,女儿扭过头,向我微笑,还吱呀叫。口张开,下鄂有两颗白牙尖。我由不住抱起她,吻个够。女儿笑的更欢…

看着女儿,我很欣慰,一日劳累荡然无存。

只奈妻有抽疯病,无法照料孩孑,幸的丈母帮忙。时间久了,丈母难免烦燥,发牢骚发卑气。我有时辩,难免口舍之交。

交完又恢正常,为了彼此彼此女儿罢。

我妻因初家丈夫生一子,四岁借口打工一去不返。

又与村里一位中年单身汉生活八年,汉孑对她很好,人诚个性好,又勤快,养羊种地,回去做饭喷香。她在家养猪。日子还行。村里瘟疫羊死怠尽,唯她羊无恙,也许上帝垂恋她。

男人八年间,不幸车祸人之。她哭干眼泪难挽人。

接下在大嫂苦口婆心与之相看一一相合。

妻是苦人,人性好。忍辱负重为我生一健康可爱女儿,我决定对她好。



返回列表
上一篇:夜色济南
下一篇:燃烧的咖啡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