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细雨江南,轻拂情怀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细雨江南,轻拂情怀


江南下雨了,轻举着细伞,我融入了柔微里。

贴近你,轻轻的雨,移开我竹子伞柄撑起的绿色小伞,轻摇,我化成了秋风里的一缕轻丝了。

是的,我飞跃起,腾空而起,我飘忽地来到了云端,寻找一个千年不会凋零的梦幻,空中,我看到了断桥之上,白娘子亦是在一个飘雨的时刻,满怀着憧憬与出其不意的期待,与迎来之人,撞个满怀,便注定了一生一世的相随相守,影一个千年不变的神话,在时空的里演绎,在和风里细腻。

我的视线定格,我看到了白娘子的美貌,是的,一袭清净,立于带着无限美好的人间,只是,我的思绪,也由此而略带伤感了,那个以“卫道士”自居的金山寺法海和尚,却把白娘子,生生地压在了雷峰塔下,想以此来断绝“邪念”,却殊不知,凡是美好的东西,都无法替代,更无法割断,凡是情于一处的真念,都不会因为外界压迫而屈服。

在柔和的雨意里,我探着记忆的影子,回想,想起曾映入我眼帘的一池荷塘,那耸立的枝杆,任凭怎样的炎炎烈日,也是无法动摇的,那红的或白的花朵,似一个一个的仙子,衬托于叶片的中央,不炫耀,不献媚,端庄得让我无法自持。

我被感动了,因为它绿意夺人的叶子,我无法不被征服,我愿意化成一个并不强大的叶子,时时守在荷花的周围,我更愿意我并不坚强的身躯,陪伴着花朵,虽然我是卑微的,然而,仅此而已,我亦足够。

我又在痴心妄想了,如果我能化作一朵莲花,一朵并不耀眼的莲花,我将无比的荣耀,我将垂泪,带着生命所有的感激,投入到每一个平凡却也珍贵的生活里。我愿把最美丽的时刻,奉献出来,既然天地如此眷顾,那么,我亦有什么羞赧与腼腆,既然开放是一种姿态,就把最为果断与动人的状貌展示,如果能够因此而装点人们的视线,如果因此而高尚了们的气质,如果因此而凝固了回忆,这便是生命的最好诠释。

轻轻的雨,细细地飘,伸出手,让雨丝,落在我的掌心,没有形,亦没有色,但是,我感觉到它的气息了,江南独有的柔和,唱着“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的小曲,似乎所有的情境都收入囊中了,所有的诗意都写在了胸怀里了。

仰头,我看到了轻轻的云雾,在雨天里,更显沉重与严肃,闻不出味道,但是,我可以解释它的颜色了,我可以因此而听到徐志摩的诗句了: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更无须欢喜--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我的心里,顿时装满了忧郁的伤感了,我相信你了,诗人,你把我的心意撩起的瞬间,你又能何处,你又以怎样的方式存在,你是羽毛吗?是细雨吗?是雨天里的一丝轻柔吗?

你也一定在回答了,可是,我的耳畔,却回荡不出你的声音,你以自己的方式浮游,你以别样的姿态存在,留我在你的影儿里,苦苦地期待。

我思想自由起来,此时,我可以想我愿意想的,我可以秉弃我不愿想的,总之我是个自由人,我快乐得飞一般的感觉。

凝神眼前,我居然看到了一位轻风和畅的女孩,她有雨丝一样的纯洁,带着微笑向我望来:

“阿姨,您是来看雨的吗?”

我一动,是的,我将如何回答她,索性直说:

“是的,你呢?”

她举起大拇指来了,与我一个大大的赞美,然后,与我商讨起雨的话题来了,我惊叹于她的细致,更想不到她敏感的心思,在这样的雨天,我们因为共同的感受,因为有共同的想法,而来到了一个共同的地方了,我与她有了思想的相通,是的,江南的女子,或许,都有这样的遐思吧,于我来讲,不用质疑。

细雨江南,轻拂我的情怀,我毫无怀疑地说,我爱江南!江南的雨,我愿一生都以江南为耀。



返回列表
上一篇:自我伤感,算不算忧伤
下一篇:今日,我们之间却有了一条流动的小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