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 +

传子石榴

导读 :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muplayer('audio').setup()$(function(){if($("#audio").attr("audio-url")!=''){$("#audio-span").show();... [...]


传子石榴


我的家乡武安是老区,1946年这里就进行了土改,我家和两个贫农家庭先后搬进这家地主一进三套大院,是共产党打天下给了我家胜利“果实”。

院子里有一棵碗口粗的石榴树,我家住进这个大院的头年端午时节,石榴树像是迎接新主人,红红的石榴花挂满了枝头,等到秋天树上石榴果熟了,摘下上百颗石榴果,爷爷和奶奶把石榴果分别送给胡同里左邻右舍,让大家共享共产党分给的果实。

搬到这个院子里后,我们三户人家先后添了父亲辈分的7个男孩。不知是谁传出说,院子里的这棵石榴树是“传子树”,从此邻居中那些未婚的、新婚的、无儿子的、有儿子的,在石榴快要成熟的季节,他们都像求灵丹妙药来要石榴果,专挑结对子石榴挂在中堂画上方,当做自家的吉祥物。

1958年,生产队要在这桩院子里办大食堂,我们三家没提任何条件,分别搬到到邻居家的闲屋里。那年春天,那颗石榴树照样吐绿长叶,花骨朵刚吐出诱人的大红花瓣,调皮的孩子抢着摘花,只有树梢留下几枚花骨朵顽强地坐果,可石榴肚里才灌上嫩子,又被贪婪的人抢先下手摘掉。

我们一家寄在邻居两间潮湿阴暗的小屋里,我们没有怨言,因房子本是共产党给的,办大食堂是让老百姓过共产主义生活。祖父母最相信共产党。但他们看到那棵石榴树的命运,对吃大食堂的好处产生了疑虑,心想大食堂的命运不会太长。

不久,真应了祖父的猜想,大食堂解散了,我们三家又搬回大院里。石榴树遭受两年的祸害,伤了元气,这年果见得很少。秋后,乡亲们还像以前一样,登门讨传子石榴的,但不少人只有空手而归。

后来,祖父异想突发,给乡亲送传子果不如送传子树苗。于是他从这颗老树上压枝,培育树苗,让胡同里16户邻居的院里都种上石榴树。他帮邻里选址、挖坑、栽苗。渐渐地那个胡同里的里家家都有了石榴树。胡同的石榴树上,鸟飞蝶舞,蜜蜂缠绕,出墙的花与果,成了那个胡同的一大景观。

经过祖父的精心管理,我家院石榴树的伤痕逐步愈合,石榴树像是感激祖父的救死扶伤,来年恢复了花密果稠,一片生机。

1992年,政府规划我们的胡同民房拆迁,使我们不舍的是那棵传子石榴树。我们和不少邻居,大都要压枝移苗,在新宅地种上种植新苗,都留恋传子石榴乡邻情,更不要忘了共产党给的恩情。81岁的祖父去世了,临终还惦记着石榴树,他对围在床前的儿孙说,咱家的石榴树,是共产党给咱穷人的翻身果,要世世代代把石榴树种下去,走到那里别忘了移棵苗。

我们住的煤矿单元楼在里,无处移植石榴树,无奈的父亲买一个特大号的花缸,把石榴苗载进缸里,摆放在阳台上。但花缸伸展不开石榴树身子。为了为这我门家调换到一套平房里,好歹有了一片空地,那棵石榴树扎在土地上。

父亲当年那样,压了不少嫩枝,帮助好几家左邻右舍种上石榴树。父母和我都赶上国家要求一对夫妻只有一个孩儿的政策,父母只有我独生子,我有一个独身女。父亲精心培育的石榴苗没有给我送来男孩。父亲说,新时代了,女孩同样是祖上的后,不论男孩、女孩都要按照祖父的嘱托,把石榴树的种传下去。

父亲经常和他的孙女欣赏石榴树,春看绿,夏赏花,秋摘果,冬观枝上挂霜,每个季节都有石榴树的故事,给孙女讲石榴树的来历,讲祖辈过去的苦日子,讲共产党打土豪分田地的故事。



返回列表
上一篇:“直升机思维”与“穿山甲模式”以及我的反思
下一篇:那就祝你毕业快乐